杨汉春、袁世山、朱连德大咖论道,猪场蓝耳病净化之路该如何走

2017-06-19 09:19:01  来源: 新牧网

蓝耳病已经困扰了中国养殖户20多年,对于蓝耳病的防控,业内也一直存在着许多争议。在争议背后,是观点的PK,也是技术的较量;是商业的博弈,也是政策的纠结。...

《新牧会客厅》是《农财宝典》新牧网于2016年开办的一档新闻谈话类节目,它关注近期行业发生的重大新闻事件中的人和事,突出新闻中人、事件和新闻性的结合。与新闻人物面对面,以独特的视觉分析产业与行业。目前已经开展了4期。未来我们也欢迎各位网友报名到我们的演播大厅,现场观看节目的同时,与我们的嘉宾面对面交流。

新牧会客厅:三十“耳”立,路在何方?

《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李丹 廖亚琳 江恒

1995年底蓝耳病在国内首次爆发,出现在华北地区的规模化猪场。2006年5月在江西地区出现临床爆发疫情,并迅速在国内扩散和传播,其50%-100%的高发病率和20%-100%的高死亡率使其成为影响中国养猪生产的重要病毒病。由于PRRS造成的国内大量猪死亡,导致2007年出现了史上最高的生猪和猪肉价格。

今年3月份,农业部发文规定,到2020年底全国核心育种场蓝耳达到净化标准,一时间掀起轩然大波。

蓝耳病已经困扰了中国养殖户20多年,对于蓝耳病的防控,业内也一直存在着许多争议。在争议背后,是观点的PK,也是技术的较量;是商业的博弈,也是政策的纠结。这是一个复杂的疫病领域,似乎没有人能够完全说服其他人。但百家争鸣远比万木噤声要好。

本期《新牧会客厅》聚焦蓝耳病的防控,探讨在与蓝共舞的20年,中国蓝耳病净化之路该何去何从。同时《农财宝典》新牧网也跟各位行业人士一样,非常关心在中国,蓝耳病净化是否行得通,净化之路该如何走。

本期节目邀请到国内蓝耳病防控权威专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国家生猪产业技术体系疫病控制研究室主任杨汉春,勃林格殷格翰动物保健亚洲兽医研发中心疫苗研发负责人袁世山,勃林格殷格翰动物保健猪业务全国技术总监朱连德 ,来到我们直播室,共同剖析探讨我国蓝耳病防控与净化之路。

视频访谈精选观点,详情请看视频:https://v.qq.com/iframe/player.html?vid=w0515it94a5

蓝耳疫苗究竟是养殖户的福还是祸?

杨汉春:如果疫苗安全性好,合理使用则是福,如果疫苗安全性不好,使用不当则会变成祸。最近几年,蓝耳疫苗毒株不断增加,疫苗毒株太多对于蓝耳病的防控是不利的。

都说蓝耳苗免疫了发病,不免疫也发病,究竟蓝耳苗的免疫是利大还是弊大?到底要不要免疫?

杨汉春:要结合猪场的类型和目前蓝耳病的现状来决定免不免。蓝耳病不稳定、仍然有疫情发生,则科学使用蓝耳苗对于临床疾病的控制是有利的。是蓝耳病处于稳定状态、阴性猪场则不适合做疫苗免疫。原种场、核心种猪场不应该用蓝耳活苗进行免疫,如果是中小型、商品猪场,则可考虑合理科学地进行蓝耳苗免疫,以防止野毒感染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袁世山:目前国内蓝耳病普遍威胁比较大的情况下,疫苗免疫是必须的。

蓝耳活疫苗比灭活疫苗更加有效吗?

杨汉春:很多实验室数据和临床使用来看,蓝耳灭活苗、亚单位疫苗的效果是有限的,甚至是几乎无效的。而活疫苗无论是在降低临床的发病程度、感染后病毒血症还是排毒时间方面都是有效的。活疫苗除了可以提供同源毒株的免疫保护之外,还可以提供异源病毒的交叉保护。

袁世山:目前的蓝耳病灭活苗没有效果,这已经有血的教训了。如果能筛选出安全性好的种毒,活疫苗的安全性和有效性都还是可以得到保证的。

勃林格早在1994年就上市了全球第一个蓝耳病弱毒活疫苗,该疫苗目前在全球的使用情况如何?

朱连德:目前勃林格的蓝耳苗在全球的主要养猪国家和地区都有应用,例如美洲、亚洲和部分欧洲国家,是目前全球使用范围最广的蓝耳疫苗。

多年来,勃林格蓝耳苗毒株和生产工艺都没有发生过改变,这是为何?

杨汉春:如果疫苗毒株效率稳定、安全性稳定,疫苗毒株多年保持不变是可以的。

袁世山:这些年每出现一个新的流行毒株,勃林格研究团队都会拿来与目前的疫苗毒株进行比较,目前已经做了20几个毒株的对比试验。然而,截至目前没有找到更好的种毒。既然目前这个疫苗的有效性是“as good”,安全性最好,就没有必要变。

关于疫苗生产工艺,勃林格目前已经做到了世界最高水平。不是我们不想变,而是我们有更高的要求和标准,不能为了追求“时髦”而变。例如,我们希望能找到真正的“耐热保护剂”,耐高温、耐室温、能在非洲卖的产品!

朱连德:也不能说不变,其实还是有一些改变的。勃林格圆环-支原体-蓝耳苗三种疫苗混合免疫,用一针防三病,就是一种新的改变。

对于蓝耳活苗的安全性问题,比如是否有散毒、毒力返强、重组等风险,各位老师如何看?

杨汉春:越来越多的证据显示,目前一些高致病性蓝耳病毒减毒活疫苗是存在散度、毒力返强和重组的风险。新毒株的入侵也会导致其与猪场的减毒活疫苗发生重组的风险。

袁世山:一是这个疫苗本身(毒株)的安全性,二是使用过程中的安全性。关于疫苗本身的安全性,需要做更多、更长时间的关于安全性的评定实验。

目前蓝耳病病毒变异情况如何?

杨汉春:目前蓝耳病毒的变异速度在不断加快,变异毒株也越来越多。近两年NADC30-like株已成为优势流行毒株。在生产和临床上,我更倾向于用“低致病性毒株”和“高致病性毒株”来对蓝耳病病毒进行区分,而不是用“经典株”和“变异株”来分类。

从防控的角度,我们是该不断追求病毒变异的速度,寻求与流行株最吻合的疫苗毒株?还是以不变应万变?

杨汉春:疫苗毒株的更新是跟不上蓝耳病毒的变异的,我们不用追逐蓝耳病毒的变异。

养殖户如何选择适合自己的疫苗?

杨汉春:首先要评判猪场的蓝耳病病毒的感染状况、流行情况、临床发病情况、猪群的生产成绩与蓝耳病的关系,再考虑选择合适的疫苗。选择标准首先是安全,对生产成绩没有任何影响的活疫苗。

袁世山:对于疫苗安全性是第一位的。要结合本场的免疫情况、带毒情况来选择。关键要监测数据,用数据来评判疫苗的效果。

朱连德:对于猪场来说,很难知道这个疫苗安全性如何。所以一是要看国家的注册文件,二是从周围场的使用情况,也就是“口碑”来考虑。除了安全性之外,还要看在实际应用中,疫苗究竟能否改善猪场的生产成绩。

蓝耳苗一年免疫几次才合理?

杨汉春:我一直推荐在猪场实行一次性免疫。母猪在配种前1-3个月免疫一次,这样算来,母猪一年就是免疫2次。对于生长猪群,根据蓝耳病发病基点来做疫苗免疫,提前3-4周免疫一次。

袁世山:合理的免疫程序还是要结合本场的生产管理和免疫、带毒检测水平上来看。

朱连德:蓝耳病的免疫程序是一个很强的技术性问题。每个猪场的生产模式、管理水平、感染压力、使用疫苗的保护期都不尽相同,因此免疫程序一定要密切结合猪场情况来制定,这也是为什么勃林格会要求一定要有技术人员对猪场进行跟进的原因。

到2020年底国内核心育种场要达到蓝耳净化标准,可能吗?

杨汉春:这个净化标准要求猪场蓝耳抗体阴性,也就是最终不能使用疫苗。到2020年只有3年的时间,我们不可能要求国内所有核心育种场都达到净化,但是只要有40%、30%、20%,甚至只有10%的种猪场达到了净化标准,都是一个巨大的成绩。

我国从政策层面,未来对蓝耳病防控还会提出哪些引导?

杨汉春:未来关于蓝耳病的净化会从种猪场净化逐步走向特定区域的净化,但这需要政府部门、科学家、企业通力合作。最后实现更大范围甚至全国的净化,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更多精彩问答,请戳视频观看。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原创稿件文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建立映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83003429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来源:新牧网 责任编辑:工亘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