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泻虽难防但要相信科学,非洲猪瘟挺过去就是一片蓝天

2018-09-09 14:27:06 

农财宝典-新牧网 记者 王之娴9月9日,《农财宝典》新牧网主办的寒冬问道,猪业听风2018中国养猪寒冬应对之道研讨会暨第十届农财宝典猪业 ...

农财宝典-新牧网 记者 王之娴
9
9日,《农财宝典》新牧网主办的寒冬问道,猪业听风”2018中国养猪寒冬应对之道研讨会暨第十届农财宝典猪业论坛圆桌论坛环节,多名专家和行业资深人士就腹泻防控阻击非洲猪瘟问题进行深入讨论

\
 圆桌论坛现场

主持人:
黄伟坚(广西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
 
嘉宾:
贺东生(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谢灯养(四会市养猪协会名誉会长)
李伯荣(博白养猪协会会长)
李建丽(天津瑞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天津市生猪产业技术创新体系岗位专家)
 
\
广西大学动物科学技术学院教授黄伟坚主持圆桌论坛

主持人:您认为当前腹泻在所有猪群疾病里可以排名第几重要?以及据您所了解到的今年腹泻流行情况如何?和往年比有何变化?
贺东生:常规的病里(除了特殊的一类病如非洲猪瘟、口蹄疫)腹泻可以排名前三位,前三位还有蓝耳病、伪狂犬。当前其他疾病也要关注,比如局部猪丹毒的暴发等。
李建丽:从我们2013至今的监控数据来看,检出率第一位是圆环,第二位是蓝耳第三位是腹泻。但是从临床严重程度和造成的经济损失来看,腹泻是第一位的,第二位是蓝耳,第三是圆环或者伪狂。
关于当前PEDV的严重程度,整体而言相对往年来看,是处在控制中的。从全国的角度来看是处于可控的流行范围内,但在局部地区和局部猪场还未得到控制。
李柏荣:我自己有3个(养猪)公司,这几年对腹泻的感受就是,感觉有时候做了疫苗好像就解决了问题,但到了第二年又不管用了。因此我认为在腹泻问题上更应该强调还是生物安全。我们猪场在生物安全设计和管理——尤其是管理上,认识还不够。运猪车我认为是罪魁祸首,然后是饲料车、厨房等的管理。
我在2016年时参观了一个猪场,是一个90后管理,猪场里也都是年轻人,到现在都没有疾病发生,蓝耳伪狂猪瘟都是阴性。所以想强调的是,如果重新建设猪场,重新进行管理,生物安全还是最重要的。
谢灯养:腹泻这个老大难的问题现在已经基本上没有季节性了,最近接触的一个猪场7月份还在拉稀,接触的腹泻时间最长的猪场已经发生9个月了。我自己看法是猪场腹泻可能与PEDV有关,但是也不一定是它在作怪。
 
\
华南农业大学兽医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贺东生

主持人:从2011年至今腹泻已经暴发7年了,这么多年来腹泻苗越来越多,有活苗、灭活苗、二联苗、三联苗、经典株、变异株等等……可以谈谈哪些种类的腹泻苗比较好用吗?同时各种疫苗方案也很多,那么是方法重要还是疫苗重要?
谢灯养:我服务过的且愿意接受我建议的猪场没有一个是使用腹泻疫苗的,而且也不会有此病发生。目前猪场出现的产房仔猪3-5天腹泻的情况,按照我的办法去解决,2周左右可完全控制,且不会复发。我从2012年至今处理了不少案例(今年还处理了5个猪场),还未有一个失败案例。这里指的不是全场整体暴发腹泻,而是指整个猪场拉过以后,其他环节都不拉了,但产房3-5天的小猪却停不下来的情况,或全场都没有腹泻,仅仔猪产下3-5天就出现腹泻这种情况
贺东生:个人观点无论疫苗如何,遵循的免疫学原理是不可推翻的。第一,疫苗免疫肯定是重要的;第二,新毒株肯定是最优选择;第三,毒株选好后就比抗原含量;第四,腹泻问题不是一个简单的疫苗就能解决的,目前最好的疫苗也只能达到80%保护力,PEDV的免疫记忆是不牢靠的,要反复刺激,不否认有不做疫苗也能防控好腹泻的方法;第五,腹泻的病因非常多,除了PEDV,轮状病毒,传染性胃肠炎等,还有丁型冠状病毒,以及最近nature上发表的引起腹泻急性死亡的新病毒。因此腹泻控制生物安全排第一,疫苗防控排第二。
李柏荣:2011年时我接触到猪场腹泻,那时候想法大胆,把腹泻病料不经过细致处理又注射给猪,一个礼拜后好像它真就好了。那么这个方法是否真的有效?也许它真的有效,但是后续会有更多的问题。所以不要轻易认为“不拉了”这个病就好了,腹泻就解决了。实际上真正毒力强的腹泻,一个礼拜不处理也好了。
李建丽:关于腹泻贺老师阐述得很清楚,腹泻是很复杂的,所以解决方案差异化也较大,比如有时候解决的一些案例,也许把圆环控制好,腹泻就也好了。所以很赞成在生物安全做好的前提下使用疫苗。而在疫苗的选择上一定要选对毒株,选对生产企业,选对使用方法,这三点做到位,疾病的防控也就好了。

\
博白养猪协会会长李伯荣

主持人:就是因为腹泻太复杂,都没有十全十美的方案,所以方案才会太多,但是在座的各位要相信科学。那么防控腹泻是否有独门绝技可以分享?
贺东生:有,就是相信科学。
李建丽:没有独门绝技,就是刚才说的需要预防,一旦发生了都很难救回来。
李柏荣:借用今天论坛的主题“寒冬问道”,其实养猪没有寒冬,只是我们耐寒耐冷的能力不够而已。
谢灯养:我感觉有时候猪场出了问题不一定是病的问题,而是生产管理细节上出了问题,从而引起病的表现。
 
\
天津瑞普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技术总监/天津市生猪产业技术创新体系岗位专家李建丽

主持人:非洲猪瘟来了,根据指导思想,我们行业内要把它提高十足的警惕,但是不要引起市面上的紧张。非洲猪瘟现在还没有疫苗,它的爆发,会对猪场的疫病防控体系带来哪些影响?
贺东生:非洲猪瘟的发生对行业的震动非常重大,我对现在的处理方案指导思想是非常赞成的——即“内紧外松”,不引起外部恐慌,但行业内部要足够紧张。猪场自己要做好内功,车辆、人员、物料等做好消毒。实际上猪场在关注疫情的情况下把自身生物安全细节做好,就不必太多恐慌,如果整个省未发生疫情,就可等着猪价上涨,而如果不幸所处省份或周边发病封锁限制调运,也是我们不能控制的。所以,尽人事、听天命,自己做好工作,才有机会迎接利好。

\
四会市养猪协会名誉会长谢灯养

主持人:非洲猪瘟没有我们想象的致病力、传播力那么强,所有目前发现的发病点都是跳跃式的,这就预示着其发生与生物安全相关——也许是运输过程中把病猪或者潜伏期的猪运到了新的地方,目前已经测出所有毒株的基因型是一模一样的。
李建丽:对于非洲猪瘟有几个观点,一是一定要不隐瞒,因为这不仅关乎我们一个猪场的利益,而是关乎到整个行业;二是不传播,包括语言上传播负面消息,也包括发现疑似病情不该偷偷卖出去——这是对行业的摧毁;三是做好生物安全,做好六个字——“出不去、进不来”——废弃物场内销毁不随意丢弃,肉制品不往场内带。
李伯荣:对非洲猪瘟,政府职能部门首先要高度重视,疫情管控一定要严格。其次非洲猪瘟感染情况也许比我们想象中还要多,但非洲猪瘟也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么可怕,我们能挺过去。
谢灯养:其实现在非洲猪瘟仅仅一个月就在6个省份出现14个点,我相信实际情况可能比政府公布的更严重,因为一般实验室不可以做诊断。假如一个猪场发生了,但是无法诊断而没有上报,那么算不算隐瞒?这个很难说。广东、广西形势应该都非常严峻,因为传染源这块我们没办法知道是真实情况到底是怎样的。另外自己做的怎么好,假如3公里内另外一个猪场发病了,按照扑杀政策你也还是逃不掉,所以还是尽人事、听天命吧。
主持人:非洲猪瘟的出现未尝不是一个对我们生物安全体系的重要考验,挺过去就是一片蓝天。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原创稿件文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建立映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83003429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王之娴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