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集防非理念与方案,接地气的实战专辑《非洲猪瘟大家谈》面世

2020-10-17 13:02:32 

10月14日,在2020首届西南养猪大会上,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领衔主编,众多一线专家与养猪专业人士共同参与编写的非洲猪瘟防控总集——《非洲猪瘟大家谈》重磅发布。...

《农财宝典》新牧网 记者 王之娴  图/游耀君

非洲猪瘟传入我国已2年有余,业内从最初的恐慌、绝望、无措,变得冷静、理性,掌握方法、重拾信心。这个过程离不开一线养猪人的努力实践,也离不开科研、专业技术人员对防非经验和理论的总结与传播。10月14日,在2020首届西南养猪大会上,由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领衔主编,众多一线专家与养猪专业人士共同参与编写的非洲猪瘟防控总集——《非洲猪瘟大家谈》重磅发布。

\
《非洲猪瘟大家谈新书发布仪式》

《非洲猪瘟大家谈》重磅发布
中国农科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就非洲猪瘟大家谈》的成书发表感言,他谈到:


非洲猪瘟传入我国后迅速传播,疫情初期形势十分严峻,业内可谓“惨象寰生”。养猪人处在焦虑、恐慌、难过的境地中,损失惨重,各类专家也是苦闷、彷徨。在这种情况下,作为养猪业的一员,作为一名兽医和科研人员,目睹众多猪场面临非瘟严峻的挑战,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急需防非理论和经验的正确指引!出自责任和良知,想要给养猪人正确的帮助,同时深感个人力量的单薄。后来在与众多同行交流中,发现大家都抱着为行业贡献力量的共同心愿,因此开始考虑采用一种方式凝聚众人智慧,邀请众多专家和一些猪场场长参与、献计献策,创办、完善、持续更新防非观点与方案,把大家对非洲猪瘟的理解和实践经验迅速传递给养猪人。于是“抗非大家谈”微信公众号应运而生。

\
哈尔滨兽医研究所仇华吉研究员发表感言

“抗非大家谈”的发心是没有商业、没有政治、没有恩怨,只有情怀和责任,将专家和猪场对非瘟的认识和经验用文章的形式第一时间呈现出来,并且组织了专家对其科学性、思想性、实践性等进行把关。在将近一年多的时间里,公众号陆续发布了七十多篇推文,既包含对非洲猪瘟的理念认知,也有具体的疫病防控实践方案,更有新的思考和突破。每一篇都凝聚了作者的心血和真知。可以说“抗非大家谈”是一个顾问团、智囊团,更是一个超级编辑部。

单纯的网络传播依然比较有限,为便于这些成果在更大的范围、时间、空间上帮助养猪业,帮助国内外同行,“抗非大家谈”的创作者们把这些散落在网络的文章集结成册,并结合当下最新的现实情况,进行了重新审阅和完善升级,于是有了今天的《非洲猪瘟大家谈》一书面世。《抗非大家谈》不是简单的文章堆积,而是荟萃众多专家的智慧和经验,持续改善的。大家都是无偿地在做这件事情,感谢各位参与《抗非大家谈》的创作者们的心血、总结、收集、贡献的防非经验。

仇华吉对所有为此书出版做出贡献的媒体和个人表达了感谢。
 
\

新书发布仪式启动:
仇华吉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
邵国青  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研究员
王爱勇  河南省驻马店农业学校教授
樊福好  养猪与猪病专家、博士/研究员
吴荣杰  南方金山谷总经理助理
尚海广  河南森和种猪基因育种有限公司董事长
苏志鹏  德康集团健康管理中心总经理
曹  昊  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

 
南方农村报社编委、《农财宝典》主编彭进主持此次新书发布仪式以及《抗非大家谈》论坛。
 
\
南方农村报社编委、《农财宝典》主编彭进

彭  进:请问各诸位在“抗非大家谈”系列文章的创作和阅读过程中印象最深的是哪些内容?
王爱勇:非瘟来袭之初,国内哀鸿遍野。当时听国外专家说非瘟感染的死亡率可达100%。我作为一名畜禽营养学的研究人员,认为不存在100%的事,这不符合逻辑。在东北做了调研后,发现了一些现象,比如猪场感染非瘟后往往是母猪先死亡,肥猪其次,小猪还算好;以及用颗粒料的猪场比用粉料的损失少,养猪大户基本受到重创,而小户有的却还存在。通过这些现象,我就想,作为一名营养研究者可以从中做到什么。我也曾养过猪,知道养猪不是某一方面单一的工作。

然后我们又见了很多养殖企业养猪人,通过沟通,认为防非必须要集中多方面的智慧,是一个系统性的工作。需要环境专家、管理专家、营养专家、社会专家一起攻克。过去很多人认为防非只是兽医的事,其实是比较片面的,所以我们提出了“系统防非”的概念。于是在我们的文章里,“系统防非”、“逻辑防非”这些词就出现了。

\
河南省驻马店农业学校教授王爱勇

尚海广:非洲猪瘟在中国已流行2年多,经过2年多的防控实践,可以很自豪地说,非洲猪瘟在我国已经实现可防可控。在中国,无论是控制传染源还是切断出传播途径,或是减少和保护易感动物方面,的的确确已经走在世界前列。
我总结了一些经验。在水的问题上,经过实践已经确定非洲猪瘟可以通过水传播,但是长江以南水网地区发生非洲猪瘟可能也并不完全是通过水传播的。今年大家对水的处理已经达到了极致,但是很多猪场还是发生非瘟了,这些现象值得我们思考。另外我们还发现无机酸防非作用较低,有机酸效果明显,但是否的确是有机酸本身直接作用还有待研究。
另外,众所周知防控非洲猪瘟要建立三、四道屏障,我认为还需要建立一道生物屏障。一些“奇葩”猪场之所以能幸存下来,共性的东西就是生物屏障。生物屏障可能是一种或几种微生物,它们可能是这些病毒的天敌,也可能它们的代谢产物可以杀死非瘟病毒。我认为这些“奇葩”猪场一定不是简单的“奇葩”。

\
河南森和种猪基因育种有限公司董事长尚海广

邵国青:从我们得知国内第一例非瘟发生,便开始停下所有的其他课题,转而全力进行非洲猪瘟防控研究。形势发展演化太快,太出人意料,我们最初查文献、学习国外经验,探索符合中国国情的生物安全操作方法,花很多时间到猪场调研,最后确定并不断完善生物安全加精准清除的解决问题方向。
到现在我们才可以较轻松地说,已经找到了实践可行的方法,再有1年多时间,养猪行业就可以基本恢复供应。生产中当前依然还有许多问题,必须要在操作层面找到科学方法。在这本书里,介绍我防非学习中3个主要收获。第一,遇到困难一定要自信,要有独立自主解决问题的能力;第二,养猪产业最高水平的管理思想是“将猪场永远置于不败之地”,不能步调太快,否则会得不偿失;第三,非洲猪瘟防控一定要求真,要实事求是。有求真、求实的精神,就不怕问题、不怕困难,就会走在解决问题的路上。

\
江苏省农业科学院兽医研究所研究员邵国青

解决非洲猪瘟防控的“牛鼻子”问题,要控制好流通市场中污染了病原的猪肉。屠宰场需要严格检测,对于市场流通的生肉处理,如果实事求是地允许熟化上市,就消灭了最主要的传染源,如果能实事求是地广泛检测,并消灭病原,在我国消灭非洲猪瘟将会很快。我不同意我们会很长时间与病毒共存。非洲猪瘟给我们整个行业带来的思考和改变都是深层次的,我国现代化养猪产业正走向安全、高效的快车道。
 
\
南方金山谷总经理助理吴荣杰

吴荣杰:书中有一篇在实践中总结得到的通过观察猪只“拱料不吃“现象来进行现场初步判断是否为非洲猪瘟的文章。因为非洲猪瘟病毒感染会导致猪扁桃体发炎、咽喉肿痛。正常猪玩水的时候,耳朵、头脸上有水就会甩头甩水,但是如果猪扁桃体发炎咽喉肿痛就不敢甩水。所以有一个很“傻瓜”的办法,就是把水泼到猪的头上,猪不甩水就可能感染非洲猪瘟了。

彭  进:“阳光猪舍”在非瘟中保持完好,是运气好还是有科学成分?
樊福好:我们在讲非洲猪瘟病毒特性的时候就明确了,非洲猪瘟病毒对温度、干燥敏感。所以阳光猪舍应该是符合科学规律的。干燥非常重要,我认为“阳光猪舍”是科学的。


\
养猪与主编专家、博士/研究员樊福好

彭  进:现在消毒剂卖的很疯狂,业内认为存在过度消毒现象,是否赞同?
苏志鹏:通过实践,个人认为业内确实存在过度消毒。我们应该把着眼点放在消毒剂的有效使用上,而不是放在使用频次、浓度、覆盖面积上。这样不仅会造成浪费,还会对猪的皮肤、黏膜造成损害,以及对猪舍湿度环境带来影响,这反而不利于猪群健康。简单地说,就是我们不要对没有病毒的地方高频率消毒,而对有病毒的关键环节,却没有抓住。
 
彭  进:现在很多猪场使用三元杂,预计三元杂引种现象还会持续多久?
曹  昊:需要根据每个猪场自身情况来决定。比如没有建立自己育种体系的猪场,使用三元母猪可以在短期内为猪场带来价值和回报。但如果有自己的原种猪或者父母代母猪群体,在母猪足够的情况下,应当尽快淘汰更换掉三元母猪。总而言之,还是要结合自身的实际情况。未来一到两年,三元母猪更换为二元母猪一定是必然的。

\
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曹昊

彭  进:请嘉宾用三句话概括对非洲猪瘟疫苗的观点。
曹  昊:如果是安全有效的疫苗,有助于非瘟净化。差强人意的疫苗,将是行业的灾难。作为育种企业,我们一定是要净化非洲猪瘟,生产双阴性种猪的。
 
樊福好:如果把非洲猪瘟看成是一场战争,那么聪明的指挥者会在打仗之前就要想着怎么结束战争。把非洲猪瘟说成是持久战是错误的。毛主席写《论持久战》,其实是反对持久战,只是认为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人民。如果有劣质的非洲猪瘟弱毒疫苗出现在市场上,那么我们这场抗击非洲猪瘟的战争就真的成了持久战。
 
吴荣杰:种猪肯定是不能用疫苗的。非洲猪瘟是可以通过早期发现、快速清除净化的,这样的代价是最小的。如果没有第一时间发现也可以在场内阻断。
 
王爱勇:生物安全的概念我们99%定义都错了,定义错的情况下我们防非是有难度的。生物安全不仅是阻断病毒侵入,还应包括提高病毒侵入的门槛,即我们之前比喻的猪的“酒量”,要把猪培养成可以和病毒作战的“战斗员”。疫苗可以期待不能等待。
 
尚海广:非洲猪瘟会把中国从养猪大国变成养猪强国。非瘟疫苗的使用可能会把这个过程拉长。
 
\
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仇华吉

仇华吉:做任何一件事之前都要先问养猪业到底需要什么?需要思考这些本源问题。非瘟的存在不能成为常态,要想办法把它赶出猪群、逐出国门,实现非瘟净化,而不是像一些疾病一样变成产业、变成名利场。我们曾经犯过一些错误,不能再继续犯错。 

邵国青:国家对于非洲猪瘟、猪瘟等重大疫病立场坚定,就是发病区域内净化、消灭,没有任何法律或政策允许带病生产。这个政策永远不会改变。我们在养猪管理上,最好实现简单化管理,不去冒带毒饲养的风险,这就是所谓“立于不败之地”,这是最佳、最经济、最轻松的选择。
 

苏志鹏:从非瘟发现到传入中国已经有百年历史,中国做到了世界上做不到的事情。目前国内很多公司建立了非常完备的防非体系,总结了很多新理论,譬如仇老师的“系统思维、三管齐下”、樊博士的“提高朊度、精准拔牙”、王老师的“提高酒量”、吴总讲的“傻瓜式判断非瘟阳性猪”等新理念,能够帮助我们完善非瘟防控工作。在能够做到精准剔除且损失很小的情况下,疫苗对我们来说还那么重要吗?引用仇老师一句话:思路决定出路、格局决定结局。
 \
德康集团健康管理中心总经理苏志鹏

彭  进:最想对养猪人说的一句话?
苏志鹏:虽然非瘟战役中我们损失很多,但也是因为非瘟,我们才得以进步,反而是好事,我们一定要有信心。
 
邵国青:《非洲猪瘟大家谈》这本书里有很多亮点值得细读。
 
仇华吉:养猪,一定要把“养”字做足、做实,以猪为本、以猪为中心。
 
尚海广:养猪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重资产行业,今年的利润是不正常的,投资一定要考虑未来的市场。
 
王爱勇:与成功的猪场为伍、与明白的专家同行、与“抗非大家谈”为伴。
 
吴荣杰:猪场必须让每个员工树立强烈的生物安全意识。
 
樊福好:我虽然是兽医,但是我坚持认为,营养最重要。
 
曹  昊:读好“抗非大家谈”,非洲猪瘟可防可控。

\
《抗非大家谈》新书发布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原创稿件文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建立映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37596907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责任编辑:王之娴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