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将扩大冰鲜鸡试点 需警惕政府过度作为?

2014-05-23 20:16:40 新牧网

\

编者按:广州市自5月4日起在部分地区试点“冰鲜鸡”上市后,各方赞弹不一。5月19日,广东省副省长林少春表示要争取于今年10月1日前在全省设区的市全面推行,引起部分家禽业人士强烈反弹。有行业人士向新牧网编辑部投稿,认为此举将冲击家禽业,需警惕政府的过度作为。新牧网将来稿刊文如下:

莫要急着把推“冷鲜鸡”当政绩

“冷鲜鸡”运动不能一哄而上,不能急转、关停活禽销售

需警惕政府过度作为

作者:会飞的鱼

5月起,广州市率先开始在四个城区试点冰鲜鸡上市。5月19日政府又称广东争取于2014年10月1日前在全省设区的市全面推行。这系列举措,预示着在政府强大之手的推动下,一场浩大“冷鲜鸡”运动正席卷广东家禽业。新 牧网

政府出台家禽“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生鲜上市”政策本应是一个利国利民利企的好事。但政府若操之过急、过猛,急转、关停活禽市场,在既没有处理好已遭H7N9二轮深度重创而又完全依赖于活禽销售家禽业的产品流通问题,又没有等待市场自动调节机制产生效果,就急于用“冷鲜鸡”行政运动进行黄羽鸡产业快速转型,我们必须需警惕政府过度作为。通过市场调节形成的产业转型升级是可持续的,通过政府强力干预形成的产业转型升级虽短期效果明显,但很可能出现严重的失误和“后遗症”。

在产业转型升级中,政府的角色应该是:“长期服务的保姆,而不是出生时非常关键的助产士”。我们要警惕一些地方政府官员借打着防控H7N9流感和家禽产业转型升级的旗号,一哄而上大搞“冷鲜鸡”运动以谋求政绩或怕担责防控H7N9不力、不作为而从流为之。

一、“冷鲜鸡”政策急骤放大,活鸡销售渠道急骤收窄,广东几百万家禽从业人员的生计问题受到冲击

“冷鲜鸡”和活鸡虽都是“鸡”,但两者存在着巨大的分水岭,两者的消费者购买力和规模、销售渠道结构差异很大。一个产品的购买习惯是消费者在长期的经济和社会活动中逐渐形成的、不易改变的购买商品的行为,一个社会购买鸡的习惯决定了整个社会购买鸡的规模。我国冷鲜鸡产业目前还处于赴初期阶段,2013年,冷鲜鸡在中国肉鸡消费中所占比重还很低,大概只占黄羽肉鸡消费总量的4-5%,占肉鸡消费总量的2-2.5%,占整个禽肉消费总量的1.5-2%。当前社会“冷鲜鸡”的购买习惯尚未形成,整个社会购买“冷鲜鸡”的规模也就无从谈起。因而若广东全省设区的市全部关闭活禽市场,卖“冷鲜鸡”的量是无法承接关闭活禽市场的庞大“活鸡”量,必然造成严重的活鸡销售渠道受阻问题,相关从业人员的生计必然受巨大冲击。新 牧网

自从广州试行冰鲜鸡政策以来,大家可以看到的是很多肉菜市场的近大半鸡档关门走人,很多捉鸡捉了十几、二十年已经人届中年的档主要另觅活路,相应的一些雇工自然也就失业了。即使现在在做冰鲜鸡的一些鸡档,原来是夫妻档,甚至有三五个雇工的,现在销量差,利润薄,只用一个人来维持,以前的收益能养家糊口,现在只能勉强养活一个人,有的甚至场租都不够交。

还有很多大家看不到的在郊区的家禽批发商也是忧虑重重,现在试点“冰鲜鸡”政策,试点区域的农贸市场档口已经不去拿鸡,而是由垄断企业直接供货,销量减少了近30%。而随着“冰鲜鸡”政策的不断扩大,现在的垄断供应商规模肯定会随之不断扩大,将来即使政府增加供应商,也会是增加产供销一条龙的大公司,这些都将不断挤压批发商的生存空间,直至家禽批发商消失,又少了一条活路。新牧网

大批遭遇了去年春夏之交、和去冬今春两拨H7N9疫情天灾冲击的家禽养殖户和家禽养殖企业,刚从生死线回转过来,又要面对一场随时都可能会被置之于死地的人祸。现在“冰鲜鸡”政策试点是由少数企业垄断供货,其他养殖户和养殖企业的鸡根本就进不去,假如将来试点不断扩大,政府增加供应商,相关管理部门在完善制度的过程中也会设置诸多技术、资金等“门槛”,加大企业负担。新的屠宰供货机制也会加大企业的运营成本。这些,都是让在两拨H7N9疫情冲击中损失惨重的家禽养殖户、中小企业实在“伤不起”的,他们也将会面临着可能随时会破产的境地。

如果相关部门一意孤行,拍脑袋决策,一哄而上大搞“冰鲜鸡”运动,迟早会有人说,广东几百万家禽从业人员没被H7N9害死,却被那只冰鲜鸡害死了。到那时,这又是何等的悲哀。

二、“冰鲜鸡”市场并不是想的那么光鲜,“冰鲜鸡”遭受市场各方冷遇

 “冰鲜鸡”政策试行以来遭受各方冷遇,是有其现实的客观原因的。

(一)“冰鲜鸡”政策脱离国情、省情、饮食习惯、饮食文化传统。

各方政府官员、专家都在讲西方发达国家家禽都是冰鲜上市,没有活禽交易。但我们考虑到没有,一方面西方国家的肉鸡都是长速40天左右、成本4元左右一斤、5斤左右重的大白羽鸡,都是封闭式工厂化养殖、工业化集中屠宰,集中统一程度高,他们已经把肉鸡来当做半工业产品来做了,鸡肉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块工业化蛋白质肉。而反观我们国家,各种优质土鸡林林总总有几十、近百个品种,饲养天龄在90-130天,成本7-9元左右一斤、3斤左右重的鸡。品种特性又决定了这些优质土鸡必须散养,不可能实行统一封闭式工厂化养殖,同时我们的鸡肉要求的是风味和肉质而不是简单的蛋白质食品。另一方面西方国家的烹饪方式都是以煎炸烤为主,所以选用速成型的工业化肉鸡没有问题。但是我们要做清蒸鸡、白切鸡就必须要选择活禽现做才能吃到风味和口感,西方国家吃的只是鸡胸、鸡中翅肉鸡蛋白,我们吃的是全鸡美食。新牧网

鸡不同,吃不同,人不同,政策自然不能机械照搬。中国人都知道“食在广东”,美食是广东最大的历史文化底蕴之一。广东人是无鲜不欢,现在活鸡被管死了,代之以冰鲜鸡,令广东人吃鸡的乐趣大减。没有了活鸡,很多的招牌鸡菜式,就难免名存实亡,徒有羡鸡之心,再无饕餮之福。“原汁原味”一直是粤菜的灵魂,广东的饮食,有无鸡不成宴之说,白切鸡更是广东人心目中最为推崇的粤菜典范。做白切鸡的食材程序不可变,就像做西班牙火腿的食材程序不可变、做日本刺身的食材程序不可变一样。政府硬要改变它,就难免像船行陆上、蟮行沙滩!

过去人们说政府“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要管空气”。但现在有了雾霾,说明天、空气都没管好,地上又到处是污染,到处是拥堵,说明地也没管好。现在广东“上管天,下管地,中间还管冰鲜鸡”,我们本来就呼吸着雾霾空气,承受着污染的环境和交通拥堵,现在连我们嘴里这一点最后的美食乐趣都要收走了,政策推行当然会遇冷。

(二)强推“冰鲜鸡”政策所耗费的社会资源和代价及其潜在社会经济成本被严重低估,且这些成本由民众和企业所承受。新 牧网

1.“冰鲜鸡”必将让市民吃优质鸡成本大幅度上升,市民吃的“冰鲜鸡”只能是成本更低、长速更快的鸡

活鸡变冰鲜鸡成了加工品,在这个过程中企业投资厂房、设备、包装、广告等增长的系列成本以及各种看不见的各种渠道费用和各种税费,这些成本都必将会由民众承担。如广东零售市场上卖的土鸡基本上是16-20元/斤,而一只2.3斤左右的“冰土鲜鸡”售价为卖68-78元,一斤在29-33元。价格高更必将影响消费量,要实现“冰鲜鸡”价格不比活鸡贵,企业最终只会提供成本更低、长速更快的鸡,市民要吃到好鸡,将成为困难。这些是看的到的市民需额外增加的生活费用和代价。新牧网

事实上,现在老百姓看不到的是,我们现在还在承受着政府前期关闭活禽市场、全面休市政策造成供需矛盾出现的隐形成本影响。从三月底以来,广西、广东地区的肉鸡价格开始出现快速上涨,有的地方鸡头批价30天涨了5元多,如广西的三黄鸡从三月底头批8元多/斤飙升到现在13元多/斤,让许多活禽市场批发商及市民都感到“不可思议”,甚至有客商戏称其为“火箭鸡”。近期市场上鸡肉价格一直在上涨的根源就在于年初政府强行关闭活禽市场、全面休市,家禽养殖户和养殖企业损失惨重大幅收缩养殖规模,时至今日,上市肉鸡数量少,肉鸡价格自然就是暴涨,市民帮政府吞下了这个苦果。

2.养殖企业做“冰鲜鸡”真是产业升级走上康庄大道?还是做先烈?

对于家禽养殖企业来说,现在政府推行“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生鲜上市”政策,就意味着要求企业必须对现有的产品品种、生产模式、生产设备、销售渠道和模式等进行升级改造,而这个投资改造对企业来说是伤筋动骨,做好的是创新、升级,稍有不慎就成了先烈。

建设厂房、引进屠宰设备少则千万,多则上亿;配送冷链建设,设立中转仓储点,又需要一笔大投入,搞完这一套,这些已经让企业很吃不消。最难搞的是,“冰鲜鸡”销售渠道如何搞,如何使销售有规模承载费用?实现营利?“冰鲜鸡”要卖,或设立专卖点/店,或进入超市销售,或批发农贸市场,搞完这一系列,渠道费用、运营费用增加一大堆,更可怕的是货款回笼速度慢了。新 牧网

更致命的是冰鲜鸡保鲜期短,理论上是在理想环境下有4天左右的保质期,但事实上,到了第二天就已经卖不出去了,只能下架处理价值大幅度贬值。冰鲜鸡保质期内卖不了如何处理?冰鲜鸡处理为冰鸡,一斤冰鸡比冰鲜鸡便宜近几块钱。冰鲜鸡卖不出,卖不快亏死人。

冰鲜鸡看似光鲜,可是对于养殖企业来说却是不能承受之重。

3.农贸档口的鸡档档主卖“冰鲜鸡”心大心小

对于各农贸档口的鸡档档主来说,原来鸡档花了成千上万做的鸡笼设备等被当废铁拆掉,又要花费数万元购置冰柜等设备,一拆一购间又有几万元掏出口袋。更为可怕的是,培养消费者的“冰鲜鸡”消费习惯和需求是一个长远而漫长的过程,市民不吃“冰鲜鸡”还有很多选择,鸡档老板卖不了,卖不多,一家老小就要喝西北风了。原来销售活鸡生意红火,现在销售冰鲜鸡门口罗雀,每日收入仅能勉强养活一个人,现在的收入比原先少了七八成。“利润不够交铺租”甚至要“割肉促销”。新牧网

4.“冰鲜鸡”并不能解决家禽业因关闭市场造成销量受阻的问题,庞大的活鸡产量因推“冰鲜鸡”关闭活禽市场导致活鸡销售渠道变窄

政府强推“冰鲜鸡”政策,损失最为惨重、受到影响最为深刻的还是国内的优质鸡养殖行业。需求决定供给,冰鲜鸡价格高昂、口感不好,不受市民欢迎,目前试点的销量只有试点前的十分之一。今后试点如果不断扩大,那么市民的优质鸡消费需求量必然大幅减少,同时,冰鲜鸡这一产品形式也决定了屠宰后的优质土鸡对比快大型速成肉鸡不占优势。整个国内的优质鸡养殖行业肯定要缩减规模。国内的优质鸡养殖企业本来就规模小、实力弱,如果再遭此压制,行业发展前景必将更加晦暗。如果一旦有实力强劲的外资进入,国内优质鸡养殖行业必将面临覆顶之灾。

(三)强推“冰鲜鸡”政策是行政强制干预,违背市场规律。

在今年的两会上,李克强总理曾经说过,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要把错装在政府身上的手换成市场的手。要更加充分的发挥市场的作用。

政府部门为了公共卫生安全和肉鸡行业战略发展需要,提出“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生鲜上市”的指导思想,这无可厚非,但不能行政强令关闭活禽市场,政府鼓励 “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生鲜上市”同时也应允许活禽销售。剩下的交给社会、交给市场来做,让市场来选择,让市场来配置资源,政府发挥好指导、监督作用即可。但现在我们看到的却是政府以行政命令的方式急关、停活禽市场,强行推进“冰鲜鸡”政策。

三、“冰鲜鸡”政策的推行要结合省情、还处于挣扎中的家禽业灾区以及庞大的活禽销售基量,不可操之过急。

(一)政府当前重点应关注广东家禽业“今冬明春”生存危机,不止是“冰鲜鸡”上市

2013年12月-2014年3月第二轮的H7N9,来势更为凶猛,历时达四个月之长且集中、重创更深,破坏已严重危及广东家禽业生死存亡。虽2014年3月底后,广东家禽业肉鸡行情价格慢慢回升,当前肉鸡价格重回成本线以上,但“H7N9重症患者”广东家禽业仍在“ICU鬼门关”经受“生死考验”,整个行业仍极度脆弱,家禽企业资金链仍高度紧张,企业经营非常困难,企业群体岌岌可危的局势并没有发生实质性改变。家禽产业涉及巨大的农民群体,潜在引发一系列严重的社会和谐与安定问题的风险日与俱增。新 牧网

广东家禽业受“今冬明春”H7N9流感和“冰鲜鸡”运动对消费量影响存在的不确定性,“今冬明春”仍迷雾重重,险象环生,广东家禽业的春天还远未到来,真正的考验才刚刚开始。2013年4月至2014年3月,广东家禽业超100亿元的巨额损失已经严重透支生存能力和应变基础。

(二)政府应警惕过度作为

粤港两地地缘相接、饮食习惯相近,与浙江、上海等地截然不同。因此广东要推“冰鲜鸡”政策应多借鉴香港经验,不能跟着浙江等地学。“让消费者慢慢接受冰鲜鸡,让行业慢慢调整,适应这个东西。”这就是香港的经验。从1997年至今,香港曾因禽流感先后5次扑杀全港活家禽,虽对活禽交易的管控逐步升级,但直至今日,仍然有133家活禽档口可以进行活禽交易。香港政府只是在每拨疫情到来时呼吁市民改变吃活鸡的传统而已,并没有一刀切的禁令。新牧网

香港在推广冰鲜家禽的过程中,先是用经济补偿手段压缩活鸡供应行业,为活禽批发档、养鸡农场提供高达上百万港元的一次性退市补贴。对仍然在销售活禽的档口,进行严格管理,每天晚上8点前必须宰杀完,然后进行档口消毒。因为管得非常严,活禽交易的成本就高,香港活禽卖得比别的地方价格都高得多,每只活鸡在110-210港元之间,是冰鲜鸡的数倍,通过市场的作用来抑制活禽的消费需求。香港市民吃活鸡的心态逐渐调节之后,从回归前每日约消费10万只,下降到目前每日只有约2万只。

广东推行“冰鲜鸡”试点是行业调整和社会生活方式调整的一个契机。政府只要不急着把推冰鲜鸡当政绩,只要有学习香港二十年磨一剑的耐心,发挥好自身指导、监督职能,不越位,不拍脑袋决策,逐步建立起市场监管机制,完善退出补偿和相关配套、补贴,建立起质量监控体系等,市民也许会逐渐接受冰鲜鸡,档主的生意也会跟着变好,家禽行业企业自身也会不断调整升级,最终形成良好的格局。

链接:

广东副省长:设区的市国庆前全面推行冰鲜鸡

广州市自5月4日起在部分地区试点“冰鲜鸡”上市后,各方赞弹不一。广东省副省长林少春19日表示,推行家禽“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生鲜上市”,是保障民众身体健康安全的有效手段,必须坚定不移地大力推进,争取于今年10月1日前在全省设区的市全面推行。

19日,林少春率相关单位负责人在广州市调研家禽“集中屠宰、冷链配送、生鲜上市”试点工作,听取民众对相关工作的意见建议。

H7N9使家禽业损失达1500多亿

5月18日,由中国畜牧业协会主办的“千人共宴,禽有独钟”大型主题公益活动在青岛举行。李希荣会长在致辞中指出,自2013年3月底出现散发人感染H7N9流感以来,我国家禽行业损失达1500多亿元,特别是今年初的散发H7N9流感卷土重来,使刚刚开始恢复的家禽业再次遭受冲击,消费者对禽产品避而远之,甚至“谈禽色变”,导致涉及4171万养殖场户、7000多万从业人员,攸关1.3亿人口生计的家禽业陷入绝境。新牧网

广州近期将增加试点家禽屠宰企业

记者22日从广州市食安办了解到,对于目前生鲜家禽产品品种较少等问题,广州将增加若干试点屠宰企业。而在生鲜家禽上市试点期间,将根据试点效果和市场供应能力,适时地在中心城区连片扩大试点范围。

据广州市农业局副局长蔡伟科介绍,生鲜家禽上市试点工作自5月5日启动以来,试点区域市场日均销售量生鲜家禽约3800只;周末销售量明显增加,销售量约4700只。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全市酒楼食肆、机团单位、超市等日均生鲜家禽消费量已达全市日均家禽消费总量的40%.

蔡伟科认为,市民和档主反映的价格、品种、配送等问题,“是市场出现的问题,不应该由政府解决”。广州试点城区一天的活鸡需求量为5万只,而3家试点企业每日各能生产3万只生鲜鸡,根据市场需求,试点初步选定了3家企业。日后会根据市场供需关系,对屠宰企业“成熟一批、审批一批”,促进市场良性竞争,解决上述问题。

据了解,广东省政府已经明确在10月份开始将在全省设区的市逐步推行家禽集中屠宰、冷链配送和生鲜上市。

广州市食安办专职副主任、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副局长林勇胜则表示,广州市在试点期间也将根据试点效果和市场供应能力,适时地在中心城区连片扩大试点范围。同时引导试点区域内的机关、学校等集体食堂及餐饮服务单位采购生鲜家禽产品,有序推进试点工作。新牧网

本文来源:新牧网 责任编辑:工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