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知名养鸡企业巨东陷入资金困境

南方农村报 廖亚琳 邓晓祥 高勇红 2014-07-29 08:38:32

广西知名养鸡企业巨东集团陷入困境

上下游均受牵连,债主接管部分业务

□南方农村报 新牧网记者 廖亚琳 邓晓祥 高勇红

近日,广西巨东种养集团(下简称“巨东”)破产的消息在业内人士的微信朋友圈迅速传开。对此,巨东新闻发言人陈思帆表示,巨东目前没有破产,也没有申请破产。玉林市政府则表示没有收到过巨东的相关消息。南方农村报、新牧网记者前往位于广西玉林市玉州区成均镇古城村巨东养鸡总部获悉,目前巨东除了一线养殖人员还在坚持工作,其他人均处于歇业状态,巨东部分业务已经被部分债权人接管。

\

资料显示,巨东是一家集养殖、种植、食品、饲料加工、科研、贸易于一体的民营企业集团。1996年10月,宁承东注册成立了“广西玉林市巨东种养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总经理。2000年,宁承东制定了“公司+农户”的养殖模式。在十几年的发展历程中,巨东先后在南宁、贺州、梧州、贵港等地注册成立了五个子公司,在桂林、南宁和玉林分别合作投资注册成立了桂林巨东勤业农牧有限公司、广西永舜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广西东冠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广西玉林大自然农牧科技有限公司和广西东英食品有限责任公司,2007年6月,与台湾福昌集团合作成立了广西玉林巨东福昌种猪研发有限公司。2008年4月28日,以母公司广西巨东种养集团有限公司为组织核心,以子公司广西南宁巨东种养有限公司、广西贺州巨东种养有限公司、广西梧州市巨东种养有限公司、广西贵港巨东种养有限公司和广西巨东食品有限公司为产业纽带,组建广西巨东种养集团,总注册资金为1.18亿元。现基地内存栏三黄种鸡55万套,父母代宝万斯蛋鸡2.2万套,肉鸡1020万羽,投产蛋鸡36万羽,瘦肉型种母猪3500头,年出栏肉鸡3000万羽,肉猪5万头,年产鲜鸡蛋6200吨。曾被评为广西首批和国家级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以及广西和国家两级的扶贫龙头企业。近年来,巨东年产值实现了从9亿、10亿到12亿元的增长。

总部现场:人去楼空

南方农村报新牧网记者7月24日到达巨东养鸡总部时,现场办公室大门全部紧锁,基本停止办公,食堂写着“请自行准备午饭”字样的通知。公司领导均不在现场,仅有部分员工还在此等待,希望能领到公司拖欠他们的工资。

据现场员工介绍,养鸡总部的办公室已经半个月没有人上班了,之前还在正常运转的采购部也于前两天停止了工作。目前,除了一线养殖人员还在坚守,公司其他员工基本上都处于歇业状态。

正当新牧网记者准备离开时,遇到了赶来的农行职员,该职员表示,巨东目前的情况让他们也感到措手不及,前两个月还在洽谈一笔一亿元贷款项目的续贷问题,这几日便已经无法接通巨东有关领导的电话了。由于找不到相关人员,他也只好在现场拍拍照,留作日后的举证。

\

(巨东集团养鸡总部,领导办公室都大门紧锁,只有在现场等发工资的员工)

\

(食堂公告,7月20日起便已停止供应午餐和晚餐)

25日,记者在位于玉林市市区的巨东总部大楼看到,除了一楼、五楼和六楼有几位员工,已看不到其他管理人员。一楼大厅电梯上贴着一张7月22日的公告,内容注明“巨东因拖欠租金、水电费而中止租赁关系,并封存物品”。

不过,南方农村报新牧网记者发现总部一楼的销售部还在紧张出货。员工解释道,这是公司用于给其他厂家抵债用的鸡蛋,现在这些鸡蛋是给很久之前就预订的一些厂家,近期新欠下的债则连用于抵债的鸡蛋也没有了。

此外,六楼的财务室也在紧张忙碌中,目前财务主要的工作是核算与其他公司近期产生的款项。财务梁小姐表示,此前公司总部运作一切正常,但就在两三天前,物业公司突然通知他们不要再来上班了。公司已经三个月没有发工资了,现在她之所以还坚持工作,完全出于岗位职责和对公司的感情,等对完这个月的账目,应该也会收拾东西回家休息了。而巨东官方网站的资料显示,其旗下员工有1280人。

\

(巨东集团办公总部,二十几人的办公室目前仅有两人还在坚守)

资金链断:上下游均受牵连

巨东一养户李先生告诉南方农村报新牧网记者,今年2月份公司回收了他的一批鸡,应得养鸡款大约3-4万,但至今没有拿到钱。而此前,他还从公司新进了一批鸡苗,并交付了20万左右的押金(4-5元/只),目前鸡舍里还有3万多只一个月左右的小鸡,每天还需要消耗大约8千元的饲料。公司从去年7、8月的时候开始,出现供料时有时无的情况,偶尔有2-3天会没有饲料供应,一个月大概会出现1-2次这样的情况。4月份甚至出现了连续4、5天没有饲料供应的现象。原本10天内就会到账的养鸡款,自去年8月开始变成最快2个月到账,今年2月的那笔养鸡款直到现在都没有发放。大约在十几天前,鸡舍的饲料供应彻底断了。据知情人透露,目前巨东大量拖欠其合作养户养鸡款,仅针对玉林市成均镇养户的欠款就达500多万。据巨东饲料厂宁经理称,从去年年底开始,饲料厂的原料供应开始时有时无。

“所谓兔死狐悲,作为供应商,我们当然希望巨东能挺过去。”玉林当地一经销商表示,玉林的兽药、疫苗经销商大概有几十家,与巨东或多或少都有生意来往,虽然欠款可能只有几十万,但那也许是一个兽药店一整年的盈利额。在供货商方面,巨东的“大债主”是上游厂家,债务或要以千万来计算。

“银行收紧银根是造成目前公司资金链断裂的直接原因,”陈思帆表示,按以往的惯例,公司若能按时还清旧项目的贷款,便能立即获得一笔相应数量的新贷款。然而,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几千万的项目资金被银行收回贷款后便不再立即放贷,而新项目的贷款也大幅度缩水。与此同时,几个银行同时缩贷、停贷。

为了解决问题,巨东开始变卖手中一些合资企业的优质股。然而,2013年年底,巨东可变卖的优质股也已基本转让完毕。面对各种资金压力,巨东不得不开始向一些民间资产进行借贷,欠上游供应商的款也越积越多。

大约一周前,巨东玉林养鸡总公司计划将原本存放于养鸡总公司办公楼,记录了相关财务数据的电脑转移保管,这一举动引起了部分员工的注意,员工开始私自拆除宿舍内自行安装的空调等私人物资。这个情况进一步引起了养户骚动,100多户养鸡户聚集到养鸡公司总部讨薪,破产传闻越传越烈。

\

(原广西巨东种养集团有限公司饲料分公司,门口的招牌已经被换)

权宜之计:债主接管生产

南方农村报新牧网记者发现,原广西巨东种养集团有限公司饲料分公司门口的招牌已经换成了“古城村饲料厂”,并交由古城村村委会暂时管理。据宁经理透露,7月20日,厂长召集员工把厂内的库存紧急转移,随后将这些库存货物陆续卖出以支付员工的部分工资。目前饲料厂已经暂停生产,厂内除了大的设备基本上已是空无一物。

原巨东贺州分公司某供货商向记者透露,目前他已经接管了贺州分公司的部分经营业务。而他并非唯一一个与巨东达成类似协议的供应商。据知情人士介绍,这种由债权人接管巨东原有业务的模式已在多地开始施行,原巨东的“债主”转化为巨东暂时的“主人”,接管并负责公司的养殖业务,依靠现有的场地及资本(主要为养殖场内的鸡/猪)展开生产经营,获得的利润则用以抵扣原有的债务。

“这种模式既可以使债权人收回债务,也可以最大限度地保护巨东的资产,将原有生产维持下去。”据玉林某经销商告诉南方农村报新牧网记者,目前玉林市成均镇政府正在协调巨东的各债权人,希望通过债权转股权的方式维持公司的部分生产经营。这种方法与接管大体类似,唯一的区别在于接管方可获得公司的部分股份,而成为真正的“主人”,能更大程度地调动其生产的积极性,利用自身资源帮助巨东挺过这一关。然而,无论是接管还是债权转股权,接管人都需要进一步进行饲料和人工方面的投资。如何保证新投入的资金能够回本,甚至赚钱,这是接管人最担心的问题。

“目前公司在尽力争取各种支援,但公司接管经营方面暂时未获得很好的反馈。”陈思帆表示,虽然公司目前的情况很艰难,但各债权人都还没有向法院提出公司的破产申请,公司也会坚持下去,希望能扛过这关,保住这个品牌。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原创稿件文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建立映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83003429
本文来源:南方农村报 责任编辑:杨鹏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