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轮“猪财”能发多久?三大变数影响出栏量

2020-06-28 10:23:20  来源: 《瞭望》新闻周刊   作者: 袁波、高健钧、陈地、陈健

四川生猪产量约占全国十分之一,长期位居全国生猪养殖第一大省,有川猪安天下之说。2018年四川生猪出栏量6600余万头。2019年受非洲猪瘟疫情......

四川生猪产量约占全国十分之一,长期位居全国“生猪养殖第一大省”,有“川猪安天下”之说。2018年四川生猪出栏量6600余万头。2019年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出栏量下滑近三成,不但未能“安天下”,连自身保供稳价都面临困难。

今年,四川要完成6000万头生猪出栏任务,基本恢复到非洲猪瘟疫情发生前的水平。出栏任务已下达各地,地方压力不小。达州市万源市委书记吴晓勇告诉《瞭望》新闻周刊记者:“现在每个星期我都要督察关于生猪养殖的各项细节,不夸张地说,现在生猪生产同脱贫攻坚和经济发展同样重要。”

目前主要风险在母猪扩繁不足,仔猪供应紧缺,猪瘟防控仍存变数。有专家表示,非洲猪瘟疫情如果再暴发,四川乃至全国生猪养殖市场会大受冲击,价格可能涨到“天上”去。另一方面,很多养殖户担心,明年上半年产能恢复后,生猪集中出栏,价格下跌了该怎么办?

高利润伴随高风险

随着猪价走高,四川仁寿县方家镇柳河村养殖户周建军尝到了养猪的甜头:“猪场目前有30头母猪,168头育肥猪。今年3月卖了14头肥猪,赚了3万多元。”

根据四川省生猪监测预警系统监测,5月生猪出栏均价仍在31元/公斤附近,较去年同期上涨96.5%,出栏一头肥猪的平均收益处于1500元至2300元的高位。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养猪利润高的同时,来自于价格波动、资金链等方面的风险也很大。

邛崃市固驿街道龙凤村养殖户周作彬说:“今年3月花18万元买了100头仔猪,新冠肺炎疫情增加了10%的成本,想扩大规模又缺资金,还担心环保通不过和猪价下跌。”

很多散、小养殖主体买不到仔猪和母猪,加上抵御风险能力较差,已退出市场。为了降低风险,一些中等规模养殖户依托大型养殖企业走“公司+农户”模式。仁寿县龙马镇万古村博伟家庭农场老板王波与德康公司合作,投资400万元,流转了300亩土地,建设三个单元的育种场,每个单元每年可产仔猪1200头。记者看到,圈舍目前存栏180头母猪、500多头育肥猪,周边土地种了花椒、西瓜、柑橘等,探索种养循环模式。

在重新补栏、改造圈舍、进行生物安全防护投入过程中,一些中等养殖户遇到资金难题。中江县四象农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韩红林说:“受非洲猪瘟疫情影响,饲料和防疫成本增加,一个月开销至少20万元。不能抵押融资就没有现金流,只能靠卖肥猪维持开销。”

“现在利润高,风险也大。防疫是第一位的,万一染病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王波说,他严格按照公司要求投资建设猪舍,仔猪、饲料、技术等全部由公司提供,公司回购生猪,平均每头猪有约300元的稳定利润。

成都旺江农牧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江腾涛目前在养猪上面已投入1.1亿元,最近有笔贷款本希望能贷到500万元,但是银行认为风险太大,评估后只贷了150万元。“我的房产、汽车、股权全部质押给银行,本是有限责任公司,自己却要承担无限责任。如果猪价暴跌,我将破产。”江腾涛说。

去年下半年以来,鼓励生猪生产政策密集出台,产能稳步恢复。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5月份全国生猪存栏环比增长3.9%,连续4个月增长。

受访从业者担心,现在养猪成本已经走高,如果按计划大规模恢复产能,全国生猪市场明年上半年开始可能会大规模集中出栏,价格可能大幅下跌,养殖户恐有亏损风险。

三大变数影响出栏量

四川省农业农村厅厅长杨秀彬说:“这么多年四川还是头一次将生猪生产任务细化到每个县,而且还必须是县委书记亲自督战。”

能繁母猪扩繁不足风险是影响今年生猪出栏任务的最大“猪鼻子”。养殖户反映,饲养一头母猪从出生到配种需10个月,妊娠需114天左右,保育仔猪体重到30斤需2个月,养殖母猪见效需要14个月以上。也就是说,现在开始恢复生产的猪场今年要实现大批出栏非常困难。

能繁母猪不够用,又要努力完成出栏任务,一些猪场只能让即将淘汰的“老母猪”再生一年,或是让还未完全成熟的“小母猪”提前配种。

仔猪“一猪难求”是影响出栏任务的另一个“猪鼻子”。仔猪价格过高,一些中小养殖户担心风险,不敢养、养不起。通江县豕福现代农业专业合作社负责人说,合作社最近准备补栏1500头仔猪,商品仔猪供不应求、价格过高,一些散养户买不到仔猪,补栏困难。

更大的变数仍在非洲猪瘟疫情,尤其生猪非法调运造成的疫情传播风险较大。不久前,巴中市南江县农业执法大队在巴陕高速南江县下两镇出口非洲猪瘟临时检查站,先后截获两辆非法调运生猪车辆。这两辆车共载有生猪200多头,价值100多万元,均无产地检疫证明,无动物免疫标识。

四川省农业农村厅畜牧兽医局局长王世林表示,截至目前,今年查获的多起跨省违法调运生猪案件中,已经多次检出非洲猪瘟病毒核酸阳性,非洲猪瘟防控形势严峻。

精准施策破解“猪周期”

四川省畜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何志平说,四川生猪产量约占全国十分之一,非洲猪瘟疫情如果控制不好,再暴发会对市场冲击巨大。

何志平建议,继续推行引种报备审批、产地检疫监督、落地报告隔离、出栏检疫报告等系列规范做法,加强规模养殖场非洲猪瘟自检措施落实,定期开展疫病排查诊断和网格化监督管理,确保及时发现及时处置。

对仔猪跨省调运发现的非洲猪瘟疫情,王世林建议,应尽快研究制定省际高速路收费站撤销后生猪调运监管政策及措施,统筹考虑全国指定通道建设,在全国层面对违规调运种猪、仔猪行为进一步加大查处打击力度。

为增强中小养殖户的养殖信心,王世林建议,从国家层面对仔猪价格进行调控。

对于养殖户担心的生产恢复后又出现“猪贱伤农”问题,一些养殖户表示,国家可以在各地猪场加强监测,通过科学测算大、中、小养殖场的饲料价格、养殖成本、出栏量等“养猪账本”,帮助养殖户提前打好“猪算盘”,采取类似工业企业的稳产、限产措施,精准施策减少“猪周期”破坏。

何志平认为,生猪养殖具有明显的时间规律,市场的消费情况又基本可以判定,因此应当加快推动生猪期货交易,扁平化甚至破除“猪周期”。

另外,针对规模较大的养殖户和养殖场,国家推出了生猪价格指数保险这一政策性保险工具,目前四川覆盖面仍比较低,很多养殖户特别是中小养殖户盼望这项政策更大范围推广落地。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来源:《瞭望》新闻周刊 责任编辑:张帆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