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广东首例H5N6禽流感患者康复!

2019-01-09 09:54:25  来源: 广东健康头条

去年广东首例H5N6禽流感患者康复,2个月里ICU只救他一人...

1月8日,广州市白云区23岁的小张回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复查。如今,他身体已完全康复,一口气能爬6楼。

他是广东报告的首例H5N6禽流感患者。2018年9月24日中秋节当天,他开始发高烧、浑身酸痛。他想不到自己竟感染上致死率极高的H5N6禽流感病毒。

\
2018年10月1日小张入了ICU。

在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呼吸内科ICU里,他整整躺了2个月,在死亡线上挣扎,经历了10次抢救。医院举全院之力精心救治,甚至腾出呼吸内科ICU只为救他一人。2018年11月28日,小张闯过一个个难关,康复出院。

22岁小伙接触可疑禽类感染H5N6

9月24日是中秋节,小张的父亲从肉菜市场买回了一只活鸡过节吃。想不到,当天小张就发烧了,体温最高到了40℃,持续性发热,同时伴有畏寒、寒战、全身肌肉酸痛、乏力、流鼻涕等症状。

他来到白云区当地医院就诊,医生考虑为“上呼吸道感染”给他进行退热等对症治疗,但效果欠佳。

9月27日,小张出现呼吸困难,来到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就诊。医院急诊医生考虑他为重症肺炎,病毒性肺炎。因为小张有可疑禽类接触史,医生便给予吸氧、抗病毒及对症治疗,并送咽拭子标本到广东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进行排查。

9月29日,省疾控中心通知,小张标本初步检测结果为禽流感!此时,小张已经出现呼吸衰竭。从胸片可以看出,他肺部病变进展很快,双肺广泛受累并实变,呼吸功能受到严重影响。此外,他的心脏、循环、肝脏、凝血、胰腺等多系统都出现了问题,还有严重的横纹肌溶解综合征,病情危重。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迅速反应,紧急成立了抢救治疗小组,以主管医疗副院长刘超为组长,院长助理姚和瑞为副组长,制定周密诊疗计划,举全院之力抢救小张。

\
省卫健委前来慰问并会诊。

9月30日上午,血压低、呼吸困难加重的小张转入呼吸内科ICU负压病房,他的指尖血氧饱合度降至70%,医护人员紧急为他气管插管。当天下午1点,省疾控中心确认小张感染的是H5N6病毒。

小张是2018年广东省首例H5N6禽流感病例。随后,疾控部门在小张家冰箱里,也检测出了H5N6病毒。

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重症医学科ICU(南院区)主任王吉文介绍,H5N6型禽流感病毒首次发现于2014年四川,2014-2018年间,全球共有22人感染H5N6禽流感,其中16名死亡,死亡率高达73%,比“非典”SRAS更为凶险。2018年,国家卫健委通报了一例H5N6禽流感患者病例,该名广西患者自10月16日病发到10月27日死亡,间隔仅九天。

\
2018年10月5日,江山平教授为病人诊治。

使用最优药物方案,他仍然出现了“大白肺”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开始了。为避免院内交叉感染,医院腾出了整个呼吸内科ICU作为隔离病房,抢救小张。呼吸内科ICU包括2间负压病房和11张病床,可同时收治13个危重病人,但如今只用于救治小张一人。

病床上,小张的嘴巴灰白,双眼轻阖,面黄肌瘦。在2个月的时间里,他经历了10次抢救,20次全院专家会诊。“性命大过天,我们要用最好的设备,做最专业的治疗!”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院长宋尔卫说。

透过隔离房玻璃可以看到,医院为小张配备了独立的心电图机、除颤仪、床边B超机、心脏超声机、X光机等抢救治疗仪器,每日安排医生、护士、院感管理人员等30人24小时轮班无缝隙看护。

9月29日起,专家组就联合使用了奥司他韦、帕拉米韦两种药物来控制病毒感染,并控制肺部感染、预防真菌感染。为减少炎症渗出,还使用了小剂量的激素。王吉文介绍,这是目前国内最优的治疗方案。

然而,这一方案没有明显收效,小张的病情继续加重,相继出现了纵隔皮下气肿、严重心律失常、心衰等危情,各器官功能损伤加重。

10月4日,小张双肺弥漫性渗出,吸纯氧都不能维持血氧。此时,他的双肺浸泡在炎性液体里无法呼吸,心脏功能也受到极大影响,濒临死亡。胸片显示,他的双肺已经完全是白茫茫一片“大白肺”,只剩肺尖一点点还可以通气。

怎么办?医院果断使用了最为先进的“人工心肺”体外膜肺氧合(ECMO),来部分替代心肺功能。同时,专家组查阅大量国外相关文献,寻找最有效的救治方法。

\
2018年10月23日进行呼吸支纤镜检查。

大胆创新使用西罗莫司“起死回生”

10月6日起,在常规治疗方案的基础上,专家们创新性地联合使用了西罗莫司这种药物进行治疗。令人欣慰的是,这一方案起效了!小张病情得到显著改善:肺部病变逐渐吸收,受累范围明显减少,肺功能明显改善。

西罗莫司为何能有这么显著的效果?会诊专家组组长、呼吸内科主任江山平介绍,西罗莫司其实是一种免疫抑制剂,可以抑制PI3K-AKT-mTOR信号通路,一般用于13岁以上肾移植患者预防器官排斥反应及治疗淋巴管平滑肌瘤。

早在2004年,就有学者发现PI3K-AKT信号通路在病毒复制中也起着重要作用。此外,H5N6最严重的就是发生“细胞因子风暴”,双肺广泛炎症,而西罗莫司作为一种免疫抑制剂也能拮抗细胞因子风暴的发生。

但一开始,是否能用这个药物还存在着争议。“我们把查到的文献拿给广东省禽流感治疗专家组,没有人敢拍板。在病毒感染者身上使用抗肿瘤药物,是要冒很大风险的。”江山平说。最后,面对着患者不断加重的病情,医院院长宋尔卫教授以及负责此次救治的副院长刘超教授拍板决定使用。

10月10日,使用西罗莫司第四天时,咽拭子病毒检测出现了阴性结果;10月16日,ECMO撤机;10月18日停用呼吸机;10月19日,病程第25天,深部痰病毒检测结果呈阴性!这天,医生为他拔除了气管导管,停用了抗病毒治疗,小张也开始清醒了,可以下病床活动。

\
医护人员为小张过23岁生日。

10月23日是小张的23岁生日,医护人员还为他在病房举办了一个温馨的生日会。11月28日,住进医院整整两个月后,小张康复出院了。出院时,他神志清醒,精神状态好,呼吸平顺,咳痰有力,可站立行走,生命体征平稳,血氧饱合度100%。

\
2018.11.28欢送病人出院,病人赠送感谢锦旗和感谢信。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来源:广东健康头条 责任编辑:冯嘉琪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