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有变强才是王道(一等奖)

农财宝典 2013-11-04 12:23:39

 

每个悲惨的故事都有个美丽的开头,我的这个也不例外。

阴霾的小雨,淅淅沥沥,又是新的一天开始,我按照往常一样上班先巡栏。当巡到28号栏时,我听到了奇怪的叫声,循着声音找去,只见那头大白猪斜卧在地板上,身后好像有什东西在动。原来是这头大白猪产仔了,那叫声就是产下来的小猪发出的。在产下小猪中有一头格外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这小猪比较娇小,所以我给这只小猪起名"小不点".当时,"小不点"被一层膜包裹,这层膜在一百多天黑暗的日子里,为"小不点"提供了来自母体的温暖和全方位的保护。但在这个充满光明的世界里,却成了"小不点"探索未知事物的牵绊和桎梏,因此"小不点"使出全力挣脱这层膜的保护。这层膜很快被"小不点"七零八落的甩在脑后,甩完后还不忘回头吐几次口水。尽管动作太过笨拙,口水从鼻子和嘴巴流了下来,它也毫不迟疑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接下来,"小不点"像打了胜仗的将军,抬起那高傲的头颅,如享受战利品一般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这人类司空见惯的泥土清新气味,是处在黑暗的日子里的它从来没有机会品尝到的,所以它格外珍惜的忘情呼吸。

享受完战利品,"小不点"用那水汪汪的大眼睛四处张望,感觉四周的事物充满新奇。当它看到我的时候,眼睛突然不再往别处看,而是一眨一眨的,好像在说很高兴见到我。

跟我打完招呼之后,突然"小不点"好像看到什么,抑或是闻到了什么。只见它踉踉跄跄的站起来,朝那头分娩的大白猪肚子方向走去。然而,"小不点"才没走几步,就停在原地不动了。因为肚子的脐带把它跟和大白猪绑在了一起,以前这条带子是输送营养的生命线,而现在却成了阻碍前行的绊脚石。"小不点"显然对自己被牵制很不满意,但连续尝试了几次都没能把脐带弄断,只能可怜巴巴的求助于我。于是,我用剪刀剪断脐带,并用碘酒做了消毒。

脐带剪断后,"小不点"本性显露,犹如脱缰的马儿,快速朝着它母亲的肚子奔去。原来,刚刚它是闻到了奶香味。"小不点"走到母亲乳房附近,找了一个乳头,用鼻子拱了一会儿,就吮吸了起来。那乳汁实在是太甜美了,以至于不顾形象的发出'吱、吱'声。

当我兴奋的跑去跟饲养员讲这一切时,她过来看了"小不点"一眼。之后叹了口气,动作迅速的把"小不点"抓举到半空中,接着重重的摔到了地上。只见,"小不点"挣扎了几下,就一动不动了,口鼻中还缓缓流出温热的乳汁。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我目睹了一切,却不明白"小不点"为什么会受到如此残忍的惩罚?为什么一个生命没有得到它应得的尊敬?

过后,我了解到,养殖场有这样一项规定:初生重低于1kg的仔猪都予以处死。因为,经过多年的跟踪对比实验得出,初生重低于1kg的仔猪极易因抢不到奶而被活活饿死,就算母猪奶水充足或者通过人工喂奶养活,也容易在后来的饲养中(断奶阶段、保育阶段、中猪阶段)生病成为弱差猪。浪费人工和饲料不说,还传播疾病危害整个猪场的安全。

猪场就像一艘航行在大海里的轮船,任何的差错都有可能使全船的人葬身大海。而"小不点"就像一个随时都有可能爆炸的定时炸弹,虽然可以冒风险把引线剪掉,但是最好的办法还是直接扔到海里。

而我们人何尝不是一样呢?在这竞争激烈的社会环境里,你比别人优秀就有饭吃,比别人差就只能等着歇菜。就拿现在的高考制度来说吧,那些高校的录取分数线就是一个个指标,你考得好就可以进入好的高校,考得不好你就只能进差的高校。当然这样例子还有很多,在这就不一一举出。

"小不点"的遭遇是悲惨的,但是我们反过来想一下,这对其他合格、健康的仔猪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吗?它的死去,可以使它们有更多的奶水喝;对母猪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吗?它的死去,可以减轻自己的负担;对整个猪场来说难道不是件好事吗?它的死去,可以减少疾病传染的概率;以此看来场里这样做未必是个坏事反而是件好事。所以当我们遇到和"小不点"类似的遭遇时,我们应该做的是想尽办法使自己变得强,而不是在那里愤愤不平、怨天尤人。

"小不点"无力改变自己的遭遇,而我们可以。你是努力变强后享受强者该有的待遇呢?还是等着命运之手将你重重的摔到地上呢?这就要看你自己了。

姓名:邓永龙

就读高校: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点评:观察仔细,细节生动。作者由猪崽“小不点”的遭遇,延伸到达尔文优胜劣汰的理论,叙事抒情丝丝入扣,颇能切合普通读者的心理。文章开头非常简洁有力,文末议论稍显生硬。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 责任编辑:杨鹏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