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另有打算(一等奖)

农财宝典 2013-11-05 22:38:46

   

作者:钟振威

学校:华中农业大学

实习单位:山东六合种猪场

 

一、日常工作

由于上半年的疫情使六合保育猪场猪仔的死亡率大幅上升,我刚到猪场的时候,那里正在空栏处理,各个单元,各个猪栏在转猪之前都要经过严格的消毒,而且消过毒的单元并没有立马转进猪仔,所以作为实习生,我感到很庆幸,猪少,工作也少,没有人会为了1500元的工资而累死累活,但猪场的工作也说不上轻松。

6点钟准时起床,穿上深蓝色的工作服;

6点20分,两公里外的服务区送来早餐,白馒头,榨菜和变换着样式的米粥。

7点钟要从猪场的生活区进入生产区开始一天的工作。在走进生产区之前要在洗澡间换一套颜色更深的工作服,并且穿上长筒橡胶鞋。每个员工至少有4套工作服,一双拖鞋、一双胶鞋和一双手套,顺便说一句,日常生活用品都是六合公司免费提供的。

中午11点下班,洗澡,吃中饭,午睡;

14点整开始下午的工作。

直到18点,拖着疲惫的身躯洗澡,吃饭,夜生活。

相比较日以继夜的封闭式学习,我觉得猪场的生活并不是很坏,除了那令人难受的猪粪和沉重的饲料。一踏进保育的生产区,便有一股持续不断的微风从背后缓缓而来,那是各个单元的轮机在旋转而产生的空气流通,其中夹杂着丝丝的猪粪味,但很快你的鼻子就没有厌恶感了。

人要吃饭,猪要喂食。在保育猪场里,猪的日龄在25到70天之间,日龄较小的猪要单独人工进行喂料,较大的则是依靠机器和料槽。我被安排在日龄较小的6个单元,早上第一件事就是抗起饲料给每个料槽倒半袋代号为001的六合乳猪饲料,6个单元,我和另外一个女实习生各负责3个,一趟下来已是大汗淋漓,加上单元里的温度在30摄氏度左右,有些气闷,在实习临近结束的几天里,我感到浑身乏力。在喂料的同时也要长点心眼,瞧瞧有没有病猪,要是猪后腿瘸了或是走路有些蹒跚,就得把它放到最后的栏里,还要给它注射磺胺,或者安痛定注射液混合阿莫西林钠,每只病猪注射5毫升。下午要再喂一次,不过时间相对稍稍延后,总之在下班之前绝不能出现空槽。那些病猪也要再注射一次药物。

日复一日,相同的工作,相同的饮食。我们守时地踩着点,沿着围墙,一圈一圈地生活着。

二、他们

7月15日,距离我进保育猪场已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今天下午,我和我的师傅小郑挨个给病猪打针。小郑是一个刚从职业学校毕业一年的女生,长得有些矮小,脸庞生得干净清秀,有着略带黑色的健康的皮肤,两只手十分有力,能够一把提起12公斤的猪仔。短短的头发羞涩地围住两只眼睛,走路时喜欢低着头。为了让我学会给猪打针,她熟练地抱起一只背上划有蓝色笔迹的病猪,对我说:“抓住猪的耳朵,在离耳根大约三个手指的地方下针。”我平时看过她怎么打,也就照葫芦画瓢。“下针用点力,拔的时候要快”,她一边下命令,一边用劲稳住手中的猪。打完针,我问她是否要一直待在猪场,她没有看我的眼睛,想了想,然后自顾自地说:“打算再干两三年吧,等掌握了养猪的要领就出场子,自个去做类似养猪咨询师之类的工作。这里太封闭了,长期待着不好。而且我还年轻,总得看看世界啊!”我不言语了,再过一刻钟就下班了,她让我提前走。每次晚饭后,我都看到她坐在宿舍的台阶上翻看着《2012年全国执业兽医资格考试辅导书》,那是一把走出去的钥匙。

说猪场很忙,那是吓唬象牙塔里的学生的。空闲的时候,我们就聊天。大家最喜欢聊的话题就是每个月休假后都出去干些什么,小郑就不用说了,肯定是见自己的男朋友去,久别胜新欢,免不了一番缠绵;至于张主管则回家见未婚妻,商量着结婚的事宜;在这里待了3年的老头,我们就这么称呼他,他要回河南,家里有最亲的味道。

场里有一对农民工夫妻。女的在保育,我们叫她李姐,男的是维修工,两个人体格都很健壮,典型的东北人。平日里下班后也不见他们亲亲我我,但不经意的举手投足往往可看出两人的恩爱关系。7月25日,打疫苗。为了让疫苗准确进入体内,每打一针都要把小猪抱起,在连续打完两个单元(每个单元大概有300头猪)的疫苗后,我浑身湿透,橡胶鞋里甚至积了不少汗水,整个人仿佛刚从暴雨中逃回来,。我们坐下来休息,我忽然听李姐说她只干到年底,我不知道她是否怀孕了,但照两个人的年纪推测,也应该考虑这事了。

我们的厂长已经在猪场里待了5年,现在不到30。他也打算离开猪场,打算转行。

三、自由

偏僻的地理位置、严格的消毒和封闭式管理确实保证了猪的安全,但限制了员工的自由。虽然六合公司对员工也比较关照,例如一个月4天的带薪休假,猪场也有无线网,每月初都会举行聚餐,甚至会为员工举办相亲会,但是我们知道要想真正地与什么东西建立联系,莫过于始终如一的相守,每个月间断的休假,只是出去透透气,并不能将外界的碎片连接成一种依靠,想要过自由的生活,更是妄想。

在保育的一个月里,每天下午我都会去打篮球,释放自己的身心。偶尔也站在球架上望望远方。在山东广阔平原上,大片大片的花生延伸到天尽头,庄稼人骑着自行车,电瓶车,行驶在种满杨树的小道上。小道的尽头是杨树林,森森的叶子透露着神秘。在清晨,远处的风掠过杨树林和成千上万的棵花生植株,来到我面前,如此清新,我更加向往外面的世界了。

听说,在我走后一批会来新的毕业生,总有人会走,总有人会来。彼时,一批猪会用一种疑惑的目光瞧着这位新来的,然后拱拱鼻子,问道:昨天还踢我屁股的小子上哪里去了?你又是来干什么的?人员的更新一部分显示了猪场的活力,但假如经验没有一定的传承,细节没有成为重点,那么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了,包括死亡率。

我们都有自己的打算,厂长和小郑打算转行,李姐要回家生娃子,我是实习生,来日方长。只有那个老头,他见证着人员不断地变换,猪场只是一个驿站,大家都是过客,为着——所谓的理由。

     

点评:文章叙述平实,胜在构思精巧,所有的人物和故事都围绕着那句“我们都另有打算”来展开。淡淡的讲述后,时不时点出一两句精辟的总结,勾勒出猪场的“过客”世态与心态。令人想起诗人郑愁予那句诗:“我达达的马蹄是美丽的错误,我不是归人,是个过客……“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 责任编辑:杨鹏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