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枚鸡蛋的故事(一等奖)

农财宝典 2013-11-05 22:55:34

他们是五枚鸡蛋,但是却有不一样的命运。

2013年7月17日是一个阳光明媚、金蝉欢鸣的夏天,也是他来山东峪口禽业有限公司实习刚刚满月的日子。那天的他非常高兴,早早地就从床上跳下来,在男浴室洗漱和沐浴后换上绿色的三级防疫服和白色的护士胶鞋后,便哼着小曲走向了饭香四溢的食堂,食堂的早餐比较简单,一般都是白面馒头和鸡蛋汤,作为南方人的他虽然刚开始来的时候很是受不了馒头,但是吃多了嚼多了也就慢慢的可以感觉到葡萄糖的甘甜了,也就慢慢的习惯了。他把饭盒递给食堂的师傅,说“师傅来一个馒头,一份蛋汤,谢谢!”吃完早餐后,就要开晨会了,晨会上领导讲了讲当天工作的注意事项和最近栋里的近期状况就散会了,散会后每个栋里的栋员回到栋里换上白色的一级防疫服和绿色胶鞋后就开始捡鸡蛋了。他也回到属于他的六栋换上一级防疫服开始捡鸡蛋。他熟练地将捡蛋车摆放在靠近墙的轨道上,栋里的大哥大姐看他是实习生怕累着他就让他捡靠墙的一面。每天捡鸡蛋是一件让他很快乐的事,至于理由他也说不太清,可能是像他的同学说的捡鸡蛋就跟捡钱一样,可能是你永远不知道下一枚鸡蛋是什么样的,它可能是一个钢皮蛋、沙皮蛋、纽扣蛋、双黄蛋、软皮蛋等,就好比生活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所以每个人都期待明天。跟以往的程序一样,他先弯腰捡完最底下的一层,他的手触碰到鸡蛋的肌肤时他能感觉到鸡蛋的体温,捡到头然后把捡蛋车再推回来捡中层和上层的鸡蛋。当他捡到光线较暗的下层时,捡到了一枚体积比较大的鸡蛋,他用手掂了掂,嘴角露出狡黠的笑容,然后很熟练的用铅笔在蛋的钝端写上日期、场区和栋号,因为这枚鸡蛋个头较大于是给他取名大头;当捡到中间的时候,他捡到了一枚表面粘有干燥鸡粪的鸡蛋,他用手轻轻擦了擦鸡粪,当蛋壳表面的已经看不到明显的鸡粪时,他嘴角露出了满意的微笑,然后同样在蛋的钝端做上标记,并且给他取名小灰;当他再将车向前推几步的时候捡起了两枚蛋壳颜色为褐色(褐壳蛋鸡产的蛋)、蛋壳表面光滑、形状为椭圆形的、蛋重适中的种蛋,给他们标记并取名小红和小黑;捡到头的时候,他捡起一枚和小红小黑长得很相像的种蛋,他给他取名小白。这样大头、小灰、小红、小白和小黑五枚鸡蛋就都聚齐了。

当天上午他们(五枚鸡蛋)就装在周装车上用运蛋车运送到孵化厅。在路上,大头看看旁边的鸡蛋然后低头看看自己的身形,都会情不自禁的笑起来。他很得意的跟同伴炫耀,说:“大伙看,我的块头比你们都大,我身体强壮,21天之后我一定会孵化成一只体格健壮的雏鸡。”旁边的鸡蛋听到这话只能自卑的低下头。说完之后大头翘着腿在蛋盘上颠着颠着就进入梦乡,并且梦见自己一出壳就能飞。然而现实却没有那么美好,运蛋车到达孵化厅的种蛋库后,一只冰冷的手轻轻地摸在了他的身上,然后把他放在手掌心掂量了一下,犹豫了片刻后,又把他放在电子天平上,大头清楚的看到电子天平显示的数字是0.073(单位是千克),最终大头被那只冰冷的手无情的扔在了纸蛋托上,他被摔了一个趔趄,差点没把他的美丽的蛋壳弄碎。大头噙着泪水,环顾四周,发现身边有个头很小的鸡蛋、有颜色泛白的鸡蛋、有形状不规则的鸡蛋、有裂纹的鸡蛋、有沙皮的鸡蛋等,好比一个万花筒,什么样的货色都有。他觉得很奇怪,于是拍了拍身边一枚个头跟自己差不多的鸡蛋的头,那枚鸡蛋睁开惺忪的双眼,大头问:“嘿,兄弟,这是哪儿啊?”那枚鸡蛋回答说:“哎,这儿是装商品蛋的地方!”当听到商品蛋时,大头感觉有如晴天霹雳,他记起了小时妈妈对他说的话:孩子,你长大后一定要成为种蛋,而不能成为当做别盘中餐的商品蛋。大头此时知道了他成为优秀种蛋的梦想彻底破碎了,他甚至还没来得及跟周转车上的兄弟姐妹说声再见就成了作为面包、蛋黄派、蛋挞和蛋炒饭的原料。对这一切大头是如此的无助,他能做就是默默地接受自己先天不足和成为荷包蛋的事实。

五枚鸡蛋中,大头已经在第一轮挑选中出局,其余的四枚小灰、小红、小白和小黑因为外形为卵圆形、蛋壳颜色与褐壳蛋鸡京红1号的颜色一致、蛋重合适,介于50—68克之间,所以他们顺利晋级。他们从周转车上转移到装有导气管的孵化车上,在熏蒸室用2000ml甲醛用电磁炉加热熏蒸25—30min,接着被员工推到了孵化室,轮子和地面摩擦发出的咯吱声对他们来说是最美的音符,而大头永远感受不到音符的美妙和动听。孵化室给他们感觉是没有种蛋库那么冷了,他们身上的细胞开始躁动,他们在孵化室待了将近10个小时后被员工推进了孵化器。大伙已进入孵化器就像放在陆地的鱼儿进入了水中,身上的每个毛发都在跳舞,孵化器的回流温度是38.15℃,绝对湿度是28.60%,这是他们最喜欢的环境,似乎从他们的祖先开始就习惯了这种环境。

当大伙都惊奇于自己身体的巨大变化时,小白却一个人在角落偷偷掉眼泪,因为他身上的细胞一点动静都没有。细心的小红看到了小白在抹眼泪,就悄悄地问小白原因,小白得知情况后,牵着小白的手说:“小白啊,不要着急,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鸡蛋跟树叶一样,每枚鸡蛋都是有差异的,因此发育有快有慢。”小白听了这话,阴云密布的脸露出了一丝微笑。可是糟糕的事情还是在进入孵化器的第17天的下午14时左右发生了,当一道刺骨的光在他身上拂过后,发现他浑身透亮,一只手熟练地将他从塑料蛋盘中揪出来,无情的摔在纸托上,小白回头看看自己的小伙伴依旧还在原来的地方,当小白糊里糊涂时,一张无精蛋的标签贴在了他身上,小白没有哭,而是在心里想:接受事实吧,小白,你就是一枚没有受精的鸡蛋,因此你身上的细胞不能发育,不要怪天,不要怪地,更不要怪母亲,这就是命!就在小白正在想时,从塑料蛋盘那边传来了“嘭”的一声,小白回头一看,发现是自己的小伙伴被炸得粉身碎骨,小白张大嘴巴惊呆了,但是心里又有点高兴,因为外形那么好看的小灰的下场比自己还惨,但是小白满脑子都是疑问,不明白小灰为什么会爆炸呢?难道是他自己想不通?这是听见身边的日龄段略大的老者说:刚爆炸那家伙真够可怜的,不够他啊不值得同情,因为他是一枚坏蛋,别看他外形看起来很标致,但是他在装上周转车之前是一枚浑身沾满鸡粪的家伙,鸡舍的员工为了获得更多种蛋,而把他身上的鸡粪用抹布擦掉,更可怕的是这抹布已经不知道擦过多少枚鸡蛋,抹布虽然擦掉了他表面的鸡粪让他变得光鲜,但是却让他感染了沙门氏菌,在孵化器里,随着他身上的细胞的发育,沙门氏菌也在他的体内大量繁殖,最后沙门氏菌利用他身上的营养物质,将含硫元素的氨酸进行分解,转化成二氧化硫气体,气体在他体内膨胀,最终他受不了爆炸了。他的爆炸给身边的种蛋带来灾难,爆炸的碎片落到其他鸡蛋的身上,为了安全起见,,照蛋人员将周围的鸡蛋都挑选出来当做无精蛋。哎,他身边的鸡蛋真无辜。”大伙听完后,都说坏蛋真不是东西,并且在心里庆幸自己不是一枚坏蛋。

小白和小灰的离去,让小红和小黑伤心了几天,心里一直都有阴影,随着小伙伴的离去使他们对彼此越发的依赖。当第19天的早晨,他们从孵化室落盘进入到出雏室,他们的伤心情绪一下就消散了,因为他们离自己的梦更近了并且他们离开了伤心的孵化室。在出雏器里,小红和小黑能够手牵手,肩并肩,这种感觉让他们觉得好像在云彩飘荡。第20天的清晨,小黑被自己左手边的一个兄弟哒哒的啄壳声吵醒,小黑马上摇了摇睡得正香的小红,说:“小红,小红赶紧起来,有鸡蛋在啄壳,我们也啄壳吧,我要成为第一个破壳而出看到阳光的雏鸡。”小红立马睁开睡眼,连连点头说:“好!好!好!”他们开始在蛋的钝头用自己的喙疯狂的啄蛋壳。其他的兄弟姐妹听到身边的啄壳声,也纷纷开始行动,此时依爱出雏器内已经是一片啄壳声的海洋,仿佛浪花在欢乐的亲吻海岸。此时,出雏器的门被打开,只见有人在计算最上层、中间层和最下层的打嘴率,第484小时的打嘴率在正常范围4%左右,工作人员脸上露出了微笑,显然他们对这批鸡蛋的表现相当满意。第21日的凌晨4点时,出雏器内已经是一片小鸡的海洋,好比你年底镇里的集市。小红和小黑忘不了自己破壳而出的那一瞬间,虽然周遭一片漆黑,虽然蛋壳膜会扯掉身上的绒毛,但是自己奋力一冲,从蛋壳中脱颖而出。他们终于可以伸直双腿;终于可以在空气中发出悦耳的叫声了,叫声那么悦耳,有如笑语,向大伙传递破壳的喜悦,有如哭泣,诉说着21天的辛酸;终于可以彼此肌肤挨着肌肤了,小红和小黑紧紧相拥,绒毛在脸上画过的感觉真好,他们彼此能感觉到对方砰砰的心跳。当大家伙为破壳而出载歌载舞的时候,出雏器门被开启,在开启的那一瞬间,光线从门缝钻进来,阳光让他们觉得很晃眼,他们却忍不住想多看一眼,并且用自己的尖叫表达自己见到阳光的激动。21天黑暗终于换来了今日的阳光璀璨。

第21天的早晨9点左右的样子,小红和小黑被小推车运送到出鸡室。当小红和小黑还在蛋筐里时,小红发现前面蛋筐里的金色羽的雏鸡和银色羽的雏鸡被人为地分开,金色羽的雏鸡被挑选出来轻轻放在传送带上接受马立克氏疫苗,而银色羽的雏鸡则被工作人员一手抓四个,无情的像丢石头一样丢在了塑料筐中,落地时许多银色羽的雏鸡发出了惨痛的尖叫。小红看了看小黑的羽毛,然后看了看自己的羽毛,小红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又看了一次,当他看完时,眼里已经擒满泪水,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她不相信自己是一只母鸡而小黑是一只公鸡,她不敢相信命运。而此时小黑却仍然在欢乐的小伙伴跳舞和唱歌,小红走到小金身边,正准备告诉他所看到的一切,一双无情的手已经将她和小黑分开,留下的还没有明白一切的小黑和小黑撕心裂肺的呐喊。小红红着眼,哽咽说:“小黑,永别了……”

作者:胡林  华中农业大学 

实习单位:山东峪口禽业有限公司

点评:笔者以五枚鸡蛋不同命运的巧妙构思,通过戏剧性的故事,分享了实习期间对于小生命各种际遇的切实体验,丝丝扣人,点到即止。布局转段方面稍显不足。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 责任编辑:杨鹏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