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医梦(二等奖)

农财宝典 2013-11-06 00:01:16

每个人都有做梦的权利,而珍贵的是实现梦想的行动。五千年的古国有“中国梦”,作为兽医学子的我有自己的----兽医梦。

身为大五学生的我,样貌普通,家境普通,经历也普通,通过三个月的猪场实习生活,既感受到了作为兽医的压力,同时也更有动力去成为一名合格的兽医。

实习生活每天三点一线:宿舍,饭堂和厂房。三个星期后,我的作息时间基本定格,从每天早上需要闹钟到6:50自然醒来的规律。这若是在学校则万万不可能,校园的生活虽然闲散,但是一到晚上,几个宿舍的“战友”一旦打起游戏,不到两三点是不罢休的。而在这封闭的猪场里,因为工作的艰辛,疲惫使我必须早早的入睡,才能在第二天又精力充沛的去上班。猪场的工作说简单简单,每个部门各司其职,做好本分工作即可。在公猪站的时候主要负责采集种公猪的精液,并进行稀释,送至配种房;公猪站的师傅时常跟我们开玩笑,在他的口中我逐渐了解到猪场的人事制度和一些逸闻趣事。师傅说,他在采精的时候就被公猪咬过三次,都是因为粗心大意,结果被凶猛的公猪给攻击了。在公猪站的时间我认真的思考了自己所选择的专业“兽医”,以往听多了对于这个专业的不屑与贬低,但在公猪站的实习经历,使我觉得兽医也是需要技术的,需要专业素养的,师傅教我们在喂种公猪的时候要根据每头猪的性情,有些猪是十分爱干净的,因此会将粪便固定的拉在一个位置,而有些猪比较“邋遢”,所以针对那些不讲卫生的公猪,便要进行调校,每次喂料一定要将饲料投于料槽中,使公猪逐渐明白吃喝拉撒是要分开的。对于种公猪的采精调校也是一门学问,每次师傅赶公猪上爬跨器的时候,嘴里都发出“ou,ou”的声音,这使得公猪变得比较温顺。

相比较种公猪,后备猪舍的母猪个头就小很多了,后备舍的师傅每天放一栏猪去泥塘里玩耍,有次一头猪在泥塘里玩疯了,便不肯回猪圈,还跟师傅干起架来了。我看到师父拿着棍子,一边赶猪一边对猪讲话:我好心好意放你出来玩,你还跟我打架。听到这里,我跟一同实习的同学都笑翻了。猪场单调的生活,使得师傅时常跟猪群对话,这给我们的生活到增添了不少的乐趣,每每听到师傅对猪像教育小孩一般的训话,都忍俊不禁。

产房的阿姨和保育的大叔是一对夫妻。产房阿姨对小猪的呵护会让我想起我妈,想起妈妈对我的关爱,深深的体会到母爱是无时不刻存在的。产房里弱小的猪仔总会让阿姨皱起眉头,不幸被母猪压死的小猪会让阿姨心痛。产房是整个猪场最忙碌的部门,隔两三天就会有小猪出生,由于母猪强大的生育能力,一窝小猪大约都在十只以上,因此阿姨需要一直忙活。在产房呆了一段时间后,我发现产房的设计不太合理,阿姨需要不断的勘察母猪是否排便,一旦发现,就要立即清除,这给她增加了不少的工作量。如果有设备能自动检测并将粪便落至排粪沟会方便很多。另一个问题保育房也存在,因为圈栏高出地面约30公分,下面的空间用来堆积一周内母猪和小猪的粪便,于是每周清理粪便的时候,需要蹲在地上低头往里看,加上产房光线昏暗,没有照明使用的灯具,每次冲洗都必须往猪栏下方探头,此时猪粪和饲料很可能就掉在了头发上,这对于长发的阿姨来说是一种折磨,每天要对自己的头发进行清理。在冲洗了一排猪栏后,我的腿已经麻的站不起来了,而且长时间的蹲坐姿势,使我在站起来的瞬间头晕目眩。这一周两次的冲洗对于四十多岁的阿姨来说还是很吃力的,长期下来很容易使双腿浮肿,阿姨的手也因为长期与消毒水接触而变得粗糙。回去我便与同学讨论,是否有方法能将这累人的工作有所改进。虽然作为兽医主要是给动物看病的,但是如果能改进设备,给员工减轻负担,我觉得也是我们兽医在实践中灵活应用的表现,也是体现兽医价值的一部分。

经过三个月的实习,我发现猪场药物滥用的情况十分严重,这不禁让人想起“瘦肉精”事件。总的来说,猪场的预防工作是做的很好的,但是为了防止小猪发病,在一生下来便给予众多的抗生素,这不仅会造成药物残留,而且在以后的用药中会产生很强的耐药性。产房的小猪常因为拉稀而被注射药物,于是每头小猪的颈部都有打针留下的伤痕,有时一不小心被扎到血管,耳朵和颈部便血红一片,因为产房阿姨只是按照师傅所教的扎针,具体的血管位置她没有学过也不清楚,但是每次扎到猪的血管,阿姨总是满脸的心疼。由于员工大多没有兽医专业知识,他们只知道按照前人的治疗方法和用药习惯来应对,时常会根据自己的肉眼观察而确定给药剂量,即便一直在给药,但很多仔猪的腹泻到断奶都未停止。

肉猪的用药是令人担忧的,这些最终被端到餐桌上的猪肉究竟有多少药物残留,消费者是不得而知的。人们对于“放心猪肉”究竟可不可以放心,兽医究竟该如何指导饲养员正确用药,这些都成了我的忧虑。既然学了兽医专业,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就业问题,更要做一个有良心有责任感的兽医。看着猪群被注射各类药物,我想到我们所学的中兽医学,在目前的研究看来,中兽医的方法来养猪是环保又健康的,尽管中草药的见效较慢,但是适当的将中成药,中草药制剂引入饲养工作,可以减少猪体内的药物残留。从长远的角度看是合理的。厂里虽然有兽医这一部门,但是形同虚设,三个月来都未见兽医亲自来就诊治疗,全都靠饲养员自己琢磨。员工们遇到生病的案例,还会问我们这些实习生。此时的我们才体会到“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我们学习的理论知识往往是一些大的传染性疾病,各种典型症状,如何用药,在真正面对实际情况时变得无用。一般的猪场做好防疫工作,很少出现大的烈性传染性疾病,多数是因天气原因,环境因素引起的小毛病,如脚痛,脱肛等。但是这些小病却会时常的发生,防不胜防,最关键的还是平时的饲养管理,猪是一种爱清洁的动物,经过有效的调校可以使工作量大大的减少。作为兽医的我们不能只会看病,更应该懂得防患于未然。

实习的时间看似很长,但是转眼也过完了。远离了城市,在这个猪场内,通过亲身体验和接触,我更加冷静的思考了自己的专业和将来的出路,尽管实习不是悠闲轻松的,但是正是通过这样吃苦耐劳的训练,才使我感觉到读书真的是一件相对轻松的事情,以往在学校并没有很用心的学习专业知识,到了实践的时候发现自己可能连一个熟练工都不如,大学五年,我不想自己白白浪费了时间。兽医,可能在很多人看来不是一份体面的工作,与农民工无异,但是我有自己的梦想,我想通过自己的学习与努力给“健康养猪,养健康猪”做出一分自己的贡献。我要用我的责任心,事业心,奉献心,进取心完成我们兽医的使命。

作者:魏开赟 华南农业大学

实习单位:韶关板岭种猪场 

点评:怀着“兽医梦”的魏开赟,通过在猪场实习的观察反思,发现猪场药物滥用问题,提出改进养猪设备的构想,对行业现状的反思进一步廓清了方向。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 责任编辑:杨鹏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