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瑶生:引进精液更好,指标测定不可少

2013-12-26 21:47:15  来源: 农财宝典   作者:何觅之  有人参与

“引种实际上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东西。引种是为了什么,引种的理念怎么样,规模怎么样,基本的方法,引种后的处理,这是一个成熟的种猪企业要充分考虑的”……...

本文已经取得《农财宝典》编辑部同意,未经允许,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者使用,违者必究!谢谢合作!

“引种实际上是一个技术性很强的东西。引种是为了什么,引种的理念怎么样,规模怎么样,基本的方法,引种后的处理,这是一个成熟的种猪企业要充分考虑的”。中国生猪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陈瑶生教授说。

\

 《农财宝典》记者  何觅之  整理

引种规模应适当

陈瑶生认为,引种绝对并不是越大越好,在现有的繁育体系中如果要引种的话,首先应当围绕主要的生产性能,对自己的种猪群进行评估,评估其优缺点。如果现有的群体完全不适合现有的体系,应完全换种,再建一个场,这是在对自己种猪群体很好的评估基础上做出更好的选择。

但是,大部分情况下,引种可能只是对自身的种猪群体的一个补充,这时候就要慎重的选择,不是随大流,盲目的去国外引种,或者听专家介绍去哪里引种好,实际上这些对我们都没有很好的帮助,因为专家并不了解你的实际情况,也并不了解你群体里面是什么问题。

因此,陈瑶生建议加强计划性引种,做出严密的、适度的种公、母猪或精液引入,有计划、少量的补充公猪,有后续系统规范的选育措施保证其效果的快速放大,建议不要大规模的引种。

据了解,目前国内引种性别比例低的约为1:5,高的约为1:12。对于引种的性别比例,陈瑶生认为这是一个两难的选择,应考虑实际需求和育种需求;从实际需求来说,1:30、1:50都可以,从育种角度考虑,理想的比例应该是1:3-1:5。

引进精液代替种公猪

大量资本进入养猪业,使得现在很多养猪企业不差钱。陈瑶生认为,在目前情况下,不管是为了种猪资源的扩增和血种的弥补,还是扩大猪场规模等,种猪的引进已不可避免。种猪育种的国际化,所有国家的种猪育种都可以找到,企业不管是走差异化路线,还是借助国外种猪所谓的品牌,种猪的引种作为一种潮流,短期内也不会有很大的变化。

对于目前越来越大规模的引种,陈瑶生表示,与其买1000多头公猪,不如买100、200头公猪,因为只有自己的公猪体系足够大,才能对引进的种猪进行归化,保证引种效果的快速放大。而到国外引种潜在的危险是最大的,因为很多因素不可控;如果把种猪资源定义为让我们资源更加进一步丰富,在我们现有的环境体系里,最好是以精液作为主要的手段来完成引种工作。持续的公猪精液引进,并与自己种猪群体遗传相近的种猪群交换,对种猪群性能的保持和优化才是最重要的。近几年持续大量的国外引种,国外种猪的遗传性能我们已经拥有了,一两年也不会有多大的改变,所以,国内引种回来后,建立持续交换的机制,对大家都有好处,需要平衡血缘时,也不需要去国外引种了。

性能指标:有比没有好

2009年,农业部对引种提出了《技术要求》,要求对引进种公猪的生产性能综合育种值指数不低于120,而种母猪生产性能综合育种值指数不低于110。但引种势头只增不减。

据介绍,对于《技术标准》,美国NSR曾对此提出异议,最终协定引进种猪的NSR标准为大于105。陈瑶生表示,《技术要求》出台是一个无奈的选择,因为标准也要评估,而所谓的指数都不是自己的指数,是经过计算得出来的,这些算出来的指数,其实只是比没有标准要好一点,至少说我们有了参考的质量标准。对供种公司来说,毕竟还是有了一个限制,或者说引导方面是一个进步。所以,我们鼓励这些企业在引种的时候,第一要看性能,而性能也无非就是他算出来的指数。如果说引进种猪的家系指数全是一样的,母猪也是一样的,那这种情况下我们当然没有办法判断,比如说一窝生出来的都一样。

此外,陈瑶生还强调,引种后经检验检疫合格的种猪,需进行引种后处理,最理想情况是在100公斤进行性能测定,如果种猪体重130、140公斤,超过了国家要求的有效数据范围内,也要进行抢救性测定,把最有价值的数据拿回来,因为自身测定成绩价值远远大于亲属信息推测的指数,对后续育种的影响是无可挽回的损失。

引种需要的是资源不是冠军

对于目前火热的引种,国内的育种和保种却丝毫未见起色;而所谓的国外种猪冠军可能只是个是噱头。陈瑶生认为,在国外引种时,不能被“冠军”头衔迷惑,如果说冠军猪肉的后代是冠军,那猪的育种问题就不用现在来考虑了,几十年前就解决了,恰恰因为冠军猪的后代不一定是冠军,所以,如果说老外告诉你这个是冠军猪后代,你就拿过来,回来可能更难受。在满足性能指标要求的情况下,引种时一定要考虑的是平衡血缘,在有限的数量控制条件下尽量扩大遗传来源。

此外,在引进的种猪时,想要引进的是核心猪群的后代,但在选种猪时,对方会把自己预留种猪和供你挑选的种猪分开。而国外种猪的系谱也值得细究。“我看到一个引种记录,发现一头公猪的后代,总共100多头猪,而猪场就有100多头后代,这种高强度的国外引种导致我们的性能,最后是老外说了算,这种情况大量存在。”陈瑶生说,“当你想要的种公猪性能要求是100,而实际的性能只有60,你还拿它当个宝贝,你怎么去超越?”

育种联盟促育种发展

国内生猪全产业链受到国际强烈的竞争压力,但种猪企业主动的投怀送抱,把技术的引种送给国外种猪企业,整个核心的部分实际上就被别人控制了。如果有30、50家种猪企业加入国外的育种体系,不仅是在种猪上产生依赖,而且选哪头猪,哪头猪配哪个都要依赖的话,如果按照这种模式的话,毫无疑问会受国外种猪企业的控制。这也是最令人担心的,也许通过这种方式种猪企业可以快速成长,但是我想长期的控制对我们是致命的。

我们要将国外的体系过度到自己的体系里面实现运营,有很多种方式。从国家的引导来说,国家遗传评估系统可以得到充分利用,而区域性种猪育种联盟、高效的种猪共享平台和机制将会加速育种的发展。在引种后一定要育种,不能把希望寄托在今年引了明年继续引。育种标准化应该贯彻到我们的工作中,包括育种方案标准化、流程的标准化、性能测定的标准化等。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 责任编辑:杨鹏
  •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