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伟李职犀利访谈录:猪价、血浆蛋白粉和企业锐气

新牧网 2014-05-21 12:50:58

英伟李职犀利访谈录:猪价、血浆蛋白粉和企业锐气

李职:我为何不看好饲料企业金融担保——专访深圳比利美英伟营养饲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职

农财宝典-新牧网(彭进 实习生许婉)

独家报道,侵权必究。

在中国畜牧业,深圳比利美英伟营养饲料有限公司董事长李职一直是个传奇人物。30多年来,他亲眼见证和参与了了中国饲料业的变革,对养殖有独特的理解。

5月8-9日,比利美英伟公司联合国家生猪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共同主办“清洁日粮应用技术学术研讨会”。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在此期间专访了李职先生,请他纵论当前养猪业的热点话题。一如既往,李职的观点独到、真实,不无犀利之处。

猪价突变 不排除利益集团操作

新牧网:您怎么看待猪价的走势?

李职:我们都有点看不透。这可能是值得我们行业去研究的一个新问题。过去那些对猪的行情的判断,到现在已经不适用了,因为现在是规模化(猪场)越来越多,散养户的比例越来越低。很简单的事情,过去散养户多的情况下,猪价低迷连续三个月、五个月、半年,很多个体户就会宰母猪。现在规模化非常多了,规模化猪场它不会宰母猪,因为它有一定的实力,多数大型猪场的后面都有财团支持。

新牧网:今年猪价规律被改变主要还是因为有钱人太多了?

李职:不是说今年(的规律被改变),我估计,今后都会有。这次亏损延续的时间比较长,而且这次涨价来也比较突然,我们正在悲观的时候它突然就起来了。说老实话,真的不排除后面有人操作,也就是说后面有钱的人多了。在这个行业里面,有利益集团开始形成了。在这些利益集团里面,有一定的财力。

新牧网:我看到有一种观点说,像双汇这种大型屠宰企业有可能操纵猪价,你觉得有可能吗?

李职:我们也不能讲是谁,应该说某些利益集团是有能力来推波助澜的。还有一个问题,就是经济运行到这个时候,价格传导速度很快。以前,广东的猪价一提起来,可能要到一个月、两个月以后才能传导到全国,现在的价格传导迅速,意味着造成什么呢?一个是在猪价跌的时候造成恐慌性抛售,这个传导速度快;当价格升的时候,它引起生产者的销售期望,希望明天(猪价)会更高,我今天不卖,经过推波助澜(猪价)就会上去了。所以要考虑猪价的话,要去研究新问题,不能够按照以前的方法来估计猪价。后市的猪价会不会再高或者又降,还是存栏的问题。按照吴秋豪会长讲的方略就是存栏量减少了4%,我们广东的母猪已经减少了百分之七点几。假如这个数据是可靠的话,那么目前这个价格还会延续下去的。只有一个问题,就是现在的统计数字是不是真实的。

谈金融担保 国家应该解决农民贷款信用

新牧网:有人说可能国家没有生猪的准确的数字,所以没有办法预测,但从饲料的销量,可以反推出来猪存栏多少。其实现在很多大型猪场的资金也比较困难,英伟有没有推出贷款、扶持、担保这一类措施?

李职:我们没有做这个尝试,因为这种办法是针对千家万户,我们针对千家万户(中小户)比较少,主要是直接对大型猪场。这个问题,国家的层面上要去考虑,农民现在变成没有信用。不是中国农民没有信用,而是国家不让他有信用。所有的农民都没有土地所有权,他们的土地都是没有担保价值的。银行认为他们没有信用,所以不能贷款给他们,这是国家政策造成的。经过企业担保这个方式来贷款,这不是一个好办法。

新牧网:我看到不少企业都在尝试这方面。

李职:假如银行能直接给贷钱的话,农民就可以直接到饲料厂来了,他不需要通过经销商。担保这种情况就是银行通过企业来贷款给农户,说不好听就是银行跟企业家相勾结再一次损害农民。

新牧网:很多企业做这个,首先就是稳住自己的客户,因为养殖户确实是资金链比较紧张。

李职:一定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增加农民的负担。国家为什么不把土地还给农民让农民可以有财产向银行抵押?然后拿走钱直接就向饲料厂来买料了。

新牧网:就是实现土地的私有制

李职:不要说私有制,不能说私有制。

新牧网:这个没关系,学术界都在争论的。

李职:应该要说给农民信用,我们总是讲中国人没有信用,其实不是中国人没有信用,是国家不去培育他们的信用,他们有什么信用,我的观点是很尖锐的。

谈清洁日粮怀孕母猪料没有引起重视

新牧网:今天会议主题是清洁日粮,您心目中的清洁日粮应该是包括哪几个层面?

李职:它包括广义跟狭义,广义的是什么呢,在饲料里面,是不应该有霉菌毒素的,应该尽量减少霉菌毒素,重金属不能超标,没有致命微生物的污染,没有抗生素,没有危害人类健康的东西,这就是清洁日粮,它讲的就是一个系统工程。

新牧网:就是说不危害猪的健康,不危害环境,不危害人类,就这三个方面。

李职:它还是安全高效环保,我觉得讲清洁日粮比讲其他的更科学。首先就是在怀孕母猪的问题,霉菌毒素的慢性、急促性中毒,摧毁了它的免疫力,打疫苗又不产生免疫反应,然后就越来越严重。

新牧网:怀孕母猪料里面的霉菌毒素超标是由于养殖场不重视还是饲料厂本身?

李职:是原材料的问题,不是不重视,还有一个是认识的问题。把它作为关键的话,我们应该找最好的原材料,它是可以通过其他方法解决的,因为这里面是很系列的问题。我们都知道玉米里面霉菌毒素含量最高,母猪要的不是能量而是粗纤维,我为什么要(用玉米),你可以用大麦或者一些其他的(原材料),所以这要去开发。

新牧网:英伟现在的怀孕母猪料是怎么用的?

李职:我们跟中粮有合作,我们觉得中粮最具备能力,原料有优势,国内没有我可以进口,反正中国要进口这么多粮食。

新牧网:相对于同行的怀孕母猪料来说,你们是降低了玉米的添加量?

李职:我们减少,甚至不用它,如果要用的话,比如我们在四川做的饲料,选的是新疆的玉米。

新牧网:不用东北的?

李职:东北的也可以,因为新疆的(玉米)霉菌毒素低,那你就要检测它没有(霉菌毒素)

新牧网:是不是说大家对怀孕的母猪料不那么重视,但是哺乳的阶段,更为重视?

李职:不是不重视,是因为它不容易看到。因为怀孕17个礼拜,不容易看到,到16个礼拜以后要产仔了,慢性中毒,看不到。

谈血浆蛋白粉 很难评估正面多还是负面多

新牧网:我前两天看到欧美的仔猪腹泻非常严重,有人就说是血浆蛋白粉惹的祸,有没有可能?

李职:其实这个消息最早是我传出去的。因为我跟加拿大一些大学有联系,有一些合作研究,他也知道我做非同源蛋白日粮多。在加拿大的一个饲料厂里面,在血浆蛋白里面查到引起PED的病毒。我把它的英文放到一个公共平台里面去,编辑翻译成的文章就讲是血浆蛋白粉惹的祸。老实说,血浆蛋白粉一定有影响,但是影响程度够不够大,没有人去评估。

新牧网:就是对它还是很难评估?

李职:不是很难评估,一定有影响。但它的影响我们从经济上看,是它的风险大还是它的利益大,说不清楚。比如说转基因的问题,转基因一定是好东西,一定是方向,但它对人类造成的风险跟它对人类造成的福利,是哪一个大,谁都说不清楚。

新牧网:英伟的教槽料是不用血浆蛋白粉吗?

李职:在2000年初的时候,当时欧洲已经禁用血浆蛋白粉,因为我们原来是欧洲的企业,我们执行他们的标准,就不用血浆蛋白粉了,我们已经开发出来不用血浆蛋白粉的教槽料了。大概在2010年,欧洲宣布解禁,还是可以用血浆蛋白粉了。我们评估,在所有动物蛋白日粮里面,血浆蛋白的性价比还是比较高的,所以我们现在对一些大型的种猪场,还是给他们做比非同源动物蛋白的产品。但是对一些肥育场,是经过经销商销售的,就两个类型都有,我们在深圳的这部分,做的主要是非同源动物蛋白的日粮。

新牧网:非同源动物蛋白是什么意思?

李职:非同源动物蛋白就是不用猪的,用其他动物蛋白。

新牧网:早两年您透露了英伟准备上市,现在进展如何?

李职:去年关门关了一年,今年看样子也是关门的,上市不是我们的目的,上市是当做规范企业,把企业做大做强的手段,我们还在做,水到渠成就是了,到时候能上就上。

新牧网:大北农计划入股猪场,就是拿出一部分资金去入股猪场,英伟这边有没有这样的措施?你们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李职:我们还没到这个阶段,我们有我们的战略,恐怕我们现在做的尝试就是直接进入到终端。比如像东江3万头猪场,因为他们已经有3万头猪,我们直接跟他们合作建饲料厂。直接跟养殖企业合资去搞饲料厂,我们通过这个方法就直接进入到终端了。

新牧网:对合资建猪场这部分没有考虑?

李职:我们没有考虑。

新牧网:最后一个问题,英伟教槽料是非常出名的,但这两年也有行业人士跟我私下说,李职总年纪比较大了之后,企业的锐气,似乎没有早两年冲劲那么足。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李职:我倒不觉得,我反而觉得我们的教槽料越做越好了。你找100个猪场,永远都不可能100个猪场都说你的教槽料是最好的,关键就是你的调查样本。你参加完这次会议你就知道,我们这几年在修内功。另外,我们这几年的产品做得很好,我们的锐气在什么地方呢?英伟擅长的是做技术做产品,你说感觉我们的锐气没有那么足,是人家的市场营销做得比我们好,我们的营销是做得最不好的。我们不擅长推销。你知道,现在的市场,占有量不是靠你的产品质量而是你的营销手段。

本文来源:新牧网 责任编辑:工亘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