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地资深业务员欠债近两千万玩失踪 百余债主追债

农财宝典 钟展锋 2015-03-28 07:53:54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独家报道,严禁未经允许擅自转载,侵权必究。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  钟展锋 杨磊

欠下巨款玩失踪?近日,关于康地饲料(中国)集团资深业务经理、博罗县浩丰农场(猪场)老板聂浩欠下巨款失联的消息在养猪圈内热传。农财宝典记者实地走访调查获悉,据不完全统计,聂浩欠债金额或超2000万。康地集团相关负责人也向农财宝典记者证实,聂浩是公司员工,目前公司正在进一步了解该事件。

\

聂浩(左二)曾获康地饲料(中国)集团“年度3000吨以上销售奖”。

│百余债主同日上门追债

平日的聂浩很少关机,但3月16日中午开始,养猪圈的朋友无一例外联系不上他。16日下午,聂浩失联的消息迅速在养猪圈内传开,平时鲜少联系的各路债主陆续浮出水面。如热锅上蚂蚁般到处奔走的,除了聂浩的妻子在内的亲人,更多的是被聂浩欠下钱的债主们。

强哥是聂浩的湖北老乡,多年来陆续被聂浩欠下近百万的债款。3月17日早上7点多,强哥第一个赶到了浩丰猪场。截至下午2点,已有十多辆车接近40人前来追债。当天去过现场的几位债主告诉记者,仅17日就有40多部车、上百个债主前来问讯,“晚上也有人来”。在聂浩失联的随后几天,不少债主陆续前往聂浩的猪场伫望徘徊,希望打听到聂浩的一些消息。

想起几天前的行踪,强哥至今恍惚不敢相信聂浩已跑路。原来,失联前几天,拆东墙补西墙的聂浩为筹钱已显得脚步慌乱。13日左右,聂浩在河源收回一批猪给强哥抵债。15日,有河源朋友前来广州看聂浩的房子,并写下借条,以五分的利息帮聂浩担保了15万元。15日晚上10点半,帮开车好几天的强哥将聂浩送回博罗县城。16日上午临近11点,聂浩给强哥转账9万元。没想到的是,这是强哥收到聂浩的最后一笔钱,甚至于可能是所有债主当中的最后一笔还款。

3月25日下午五点半,农财宝典记者来到广东惠州博罗县罗阳镇义和街道办,找到了聂浩经营康地饲料的仓库。记者现场看到,这个存放康地预混料多年的仓库并没有挂牌或贴出其他标识,偌大的一楼仓库如今空荡荡的,只剩下40包的康地后备母猪浓缩料(产地康地漳州分公司)堆在墙边,还有几本账本、30多个客户的送货单。

仓库员工兼送货司机张文军告诉记者,这个仓库经营多年了,但是一直没有营业执照。留下的送货单基本已付账,其他仍被赊账的客户账单应该都被聂浩拿走了。

3月26日中午,记者来到博罗县浩丰猪场,看到猪场门口紧闭,贴在大门两侧的崭新对联还存留着一些年味:“雄心壮志创伟业,事业辉煌展宏图”。记者还留意到,在猪场大门右侧的赶猪通道上还有近期作业的痕迹。据与聂浩有深交的养猪人介绍,在聂浩跑路前后,浩丰猪场均有进料卖猪。猪场目前由聂浩弟弟聂志雄以及债权人之一的李秀梅共同管理,员工正常上班,猪场生产稳定。

    \

浩丰猪场还在正常生产,但聂浩在年关追债潮的冲击下终于没挺住了。         

│欠债金额或超2000万

聂浩人在哪里?有传闻16日当天聂浩去了成都,甚至传言聂浩已被抓获。不过,截至3月27日为止尚无一人能确切联系上聂浩。对于坊间传闻聂浩已被抓捕一事,3月26日下午,惠州市博罗县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以下简称博罗经侦大队)一中队陈队长表示,尚未查到有相关逮捕记录。经侦一队进一步根据相关报案人线索调查核实相关情况,目前警员已前往惠州龙门、东莞等地调研。

聂浩欠下了多少债务?农财宝典记者在博罗县走访中听到了好几个版本,从1000万到6000万各种说法不一。博罗县罗阳镇义和派出所工作人员直言案件涉及金额较大,已将所悉资料转交给博罗经侦大队受理。博罗经侦大队一中队陈队长告诉记者,目前已有十个债权人前来报案,提交的涉案金额过千万,需进一步调查核实。

值得注意的是,博罗经侦大队只受理经济诈骗类的案件,涉及民事借贷的需到法院办理。由此可见,聂浩欠下的债务并不仅仅限于这1000万元。

近日,农财宝典记者走访或电话联系到25个债主问询债务关系。据不完全统计,聂浩累计欠债已高达1900万元。涉及的债务除了饲料原料、猪场用药未付款之外,更多的是以资金周转困难为由的借贷,以及投资经销饲料项目为由筹集的资金。

“可以说,凡是认识他的朋友都倒霉了。”有债主如此概括聂浩所欠债款之广。

  \

近几年,聂浩借贷或“融资”,签下花样百出的许多欠条。  

│曾一年销售预混料3000吨

能够瞒天过海筹集到这么多的资金,聂浩何许人也?

聂浩,男,1968年生人,祖籍湖北,现居广州番禺。早年在湖北的生活、工作状况已少人提及,但聂浩与原湖北老同学常有交往。据几位债主反映,已有5人自湖北前来博罗追债。

2008年之前,聂浩曾先后在多个饲料公司就职销售饲料,并在惠州潼湖养起了猪。2008年,猪场搬迁至博罗县经营至今,也就是现在的浩丰猪场。

2012年后聂浩越来越少直接参与猪场管理。浩丰猪场2012年后由弟弟打理,一直维持在450头母猪左右的规模,前几年经营都有盈利,仅仅去年有些亏损。

据张文军介绍,近几年,因客户还不起饲料账,聂浩也曾多次租赁客户猪场来经营。如2012年左右在河源市东源县船塘镇租办过猪场,经营一年多后转卖。2014年1月在龙溪租了猪场,养了一批猪,下半年就将350头母猪全卖掉了,从此空栏。

除了养猪,聂浩在饲料经销上更是风生水起,2013年销售康地预混料就超过3000吨。

2008年开始,聂浩就争取到了康地饲料在博罗县的经销权。在这之前,包括惠州在内的粤东区域一直是易道恩在做康地饲料的代理。易道恩在2010年前后几年销量有所减少,聂浩获得博罗县的经销权则有了更多空间,尽管易道恩继续保有部分在博罗的老客户。那几年,双方在客户资源方面也略有竞争,后来聂浩市场越做越大,康地集团同时也给易道恩带来压力,最终导致易道恩在2012年停止代理康地饲料,聂浩从负责博罗县的经销顺理成章成为了康地饲料粤东区域业务经理。2012年聂浩已有150-180吨的月销量,当年年底更是突破300吨的月销量,成为康地集团崭露头角的销售大王。2013年,聂浩在粤东区域销售康地预混料超过3000吨,成为康地饲料(中国)集团的资深业务经理,一度站上领奖台获得美国游等福利。

故事的转折出现在2014年下半年,那时起聂浩常常嘀咕或对员工讲起,自己被客户拖欠了600多万的饲料款,资金周转困难,于是加紧了追还饲料款的节奏,并开始到处借钱。期间,不少猪场客户看到聂浩追债那么紧张,也知道聂浩最近比较麻烦,但究竟所为何事却多不知晓。

     \    

曾经年销3000吨预混料的仓库现在空荡荡只剩40包母猪料。 

│四处借贷越滚越多

那么,聂浩的债务是怎么累积起来的?

据称,聂浩经常哭诉其经营不善、资金紧张而四处借贷。“一般聂浩借钱时样子和说法是有点可怜的。”但多数人想到聂浩能够有3000多吨的预混料销量,加上猪场的固定资产,还有在广州有房产,也就借了。

张文军在2010年中秋节后加入聂浩的康地饲料仓库,负责康地饲料的搬运、送货工作,2013年下半年开始就一直被拖欠工资。而在此期间,张文军还两次借钱给聂浩周转。2013年8月借给聂浩8万现金,并将2万工资合在一起打下了10万元整的欠条;2014年11月张文军再次筹足20万现金给聂浩,打了20万元整的欠条。往后聂浩还多次提及资金周转困难,但张文军因确实手头紧张而未继续借钱给聂浩。时至今日,张文军共被聂浩欠下40万元款项,其中28万为现金,12万是工资。

做皮具五金贸易的陈老板在今年2月26日经朋友介绍借了15万给聂浩,约定一月内还款并多支付10条猪或以2-3分作利息。不料一月未到聂浩已跑路。

据惠州博罗县养猪户刘老板介绍,2013年,聂浩以无钱发货需要资金周转为由向刘老板借款。刘老板借了30万元高利贷,再转借与聂浩,由聂浩支付利息,本约定两三个月内归还,但一直拖欠至今。在刘老板的追款之下,聂浩答应于3月16日先归还10万元欠款,但刘老板在16日中午已联系不上聂浩。

类似拖欠或借贷的例子不胜枚举。聂浩跑路后,有债主们聚在一块对账讨论,有说法讲此类借贷多达3000多万。但因为不少债主考虑到特殊身份等原因而不露面,此类债务无从统计和核实。

│一个项目欺诈多人

除了因经营不善、资金周转困难而四处借贷之外,聂浩还苦心编造以饲料经销投资为由多处“融资”。

为做大销量,因资金不够周转,2012年聂浩找到大海(化名)那里借钱。考虑到聂浩是大学生,人品好又有干劲,大海就借了100万给聂浩。2013年年底大海应聂浩的合伙邀约再次追加200万元投入。2014年3月,聂浩又说要投资全价料项目,大海只负责出钱,由聂浩全权打理,约好每月分红。于是,大海再次追加投入200万。因为2014年猪价不好,聂浩只说猪场经营不好,全价料项目的盈利资金都周转到猪场了,大海只在账本上记个数,也没追要现金。直到现在聂浩跑路,大海陆续被借或投资超过了500万元,如今已石沉大海。

“大家都说他猪场大,经销量大,就交由他全权打理。一直觉得他很靠谱,就像亲弟弟一样待他。”面对现实,大海感概,谁也没想到的是,聂浩竟以同样的理由和方式相继从另外四个朋友处如此“融资”,且均超过百万元。

\ 

康地饲料公司发货给客户聂浩的单据凭证。

│欠款去向仍成谜

聂浩债台高垒,四处“融资”,压倒纸牌屋的最后一根稻草是怎样的?

认识聂浩十年之久的大海分析说,春节前追债算账的多,聂浩资金周转困难就答应年后给钱,而元宵后又是一窝蜂的债主追债,聂浩一拖再拖还筹不到钱,就导致了现在这个结局。

记者了解到,聂浩确实曾以没钱过年为由向同住一个小区的朋友借钱,还在大年初三向粤东某康地经销商开口借钱。“如果没有春节这个年关,估计他还会一直骗下去。”有债主苦笑这个无声无形的泡沫终于被挤破。

张文军告诉记者,聂浩一般借钱理由有:饲料赊销大导致资金周转困难;两个猪场经营不善亏损大;母亲近三年多次生病做手术缺钱。

聂浩员工告诉记者,工作时听聂浩说起, 2014年仓库饲料赊销有600多万,猪场亏损400多万,其中龙溪猪场亏了300多万,义和镇涌口村的浩丰猪场亏了100多万。而在吃年饭时,聂浩听闻员工妻子因耳鸣花去2万多元时,曾漏嘴说出母亲生病才花去5万元。

以上亏损也不至于导致聂浩欠下巨款而玩失踪。但凡认识聂浩的朋友都惊讶于他的失联,更不敢相信他欠下那么多的债务。因为认识聂浩的人均不知道他除了猪场与经销饲料之外还有什么投资,更不知道聂浩搞那么多钱干嘛去了。

据多位债主反映,聂浩平时偶尔打打麻将,玩得大时也就几万元来去的钱,并不成患。也有人曾听聂浩说过偶尔去过澳门小赌,但只有一次声称输了几车猪。此外,众多朋友可以肯定聂浩没有吸毒这些恶习。

那么,聂浩究竟在搞什么名堂?对此,记者接触到25位债权人,并无人理得清是什么缘由造成聂浩这种结局。

\

喜欢潜水的聂浩,人现在哪里?

■链接   他们眼中的聂浩

 “他早出晚归很能干,我们很少在一起。”李女士是聂浩的其中一个老婆,相识三年生有一子。她将自己和父母的私房钱筹集54万给聂浩做生意,并另借70万元给聂浩周转,累计被欠下124万元。“现在最想找到他,问他弄那么多钱都去干什么了?还有,为什么一直不来看看他的孩子?”而聂浩的表弟彭昌除了给聂浩现金之外,车房都被拿去抵押贷款,信用卡也被聂浩刷走5万元,累计欠下70万元。

“骗我们是正常,连他老婆家人也骗!?”强哥对于聂浩的做法感到愤怒,同时又感慨:“还算聂浩有良心,临走了还给汇款9万元。”

“聂浩是个很好的兄弟,但城府较深,我们的交往仅限于表明了解。”同在义和镇涌口村养猪的贾老板感激聂浩曾介绍猪场给他养猪。另有在涌口村养鱼的老板也表示聂浩平时为人都挺好的。

一位不愿具名的教授在3月16日还接到了聂浩的电话。相识多年,该教授平时给聂浩做一些技术指导,也被欠下一些药钱。平时感觉聂浩都很豪爽,没有什么欺诈行为,根本想不到会有失联跑路这种事情发生。

叶老板是康地饲料在粤东的一位经销商,13年12月相识聂浩,2014年1月成为康地经销商。“除了天天要钱就没做什么了。”叶老板非常反感聂浩经常在早上六七点就打来电话借钱,也曾在今年大年初三给聂浩寄去6000元。“诉苦说要帮他一把就他一条命,大过年的就给了,后来发饲料抵掉了。”后来聂浩知道梅州兴宁市有投资公司,更是多次寻找叶老板担保借钱。至今叶被欠下22万元。

“有认识聂浩20年的朋友也被骗。”猪贩刘老板与聂浩相识已有十年,被骗去146万投资款的他至今搞不懂聂浩在搞什么名堂。刘老板认为,聂浩多年来编造客户信息、编项目找合伙人,是处心积虑的欺诈,并表示“希望公安早点将聂浩找回来,别再害人了”。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原创稿件文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建立映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83003429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 责任编辑:咪咕盅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