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政策:种猪场猪瘟净化势在必行

《农财宝典》新牧网 李萧佳 2018-03-29 11:54:38

国家政策:种猪场猪瘟净化势在必行
 
《农财宝典》见习记者  李萧佳

在近10年的猪瘟强制免疫政策的贯彻下,我国猪瘟发病率逐年递减,但另一方面,免疫压力下的隐性感染率却在升高。猪群免疫失败,一些猪群抗体合格率依然达不到要求,母猪带毒使得猪瘟在猪群中垂直传播难以清除等等问题依然困扰着养殖户。

疫病的控制仅仅凭借疫苗免疫是无法彻底清除的,最终还是要走向净化。2017年,猪瘟正式退出强制免疫。

农业部印发《国家猪瘟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年)》要求全国所有种猪场达到猪瘟净化标准。猪场可以因场制宜选择免疫方案和疫苗产品,而市场化的放开也使得更多优质的疫苗产品如雨后春笋般出现,为猪瘟实现净化提供了更多的可能性。

国家政策与技术支撑双重加持,我们有理由相信,实现猪瘟净化是势在必行且完全可行的。

2017年猪瘟多呈散发带毒,一些猪场抗体合格率较低

按照国家总体部署,坚持预防为主,实施免疫与扑杀相结合的综合防治措施,全国猪瘟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研究员仇华吉告诉《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现在全国猪瘟形势总体稳定,没有大的流行和暴发,但各地都有散发和带毒现象,少数猪场有急性发作和死亡,大多猪场虽然没有临床表现,但猪场的猪只带毒率在1-5%不等。

根据“嘉云健康”2018年1月发布的从黑龙江、辽宁、京津冀、山东、河南、陕西、山西、广州的582家猪场收集的32567份样品监测数据来看,猪瘟的发病率从2015年开始呈明显下降趋势。
\
嘉云健康2015-2017年从582家猪场收集的32567份样品监测数据

据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王红宁介绍,动物疫病防控与食品安全四川省重点实验室2016-2017年对147个规模化猪场送检的1124份病料进行9种病毒检测,其中猪瘟阳性率为4.71%;从免疫抗体来看,公猪抗体阳性率为91.30%、母猪为88.21%、哺乳仔猪为68.94%、保育猪为65.92%。哺乳仔猪与保育猪的猪瘟免疫抗体阳性率较低。
 
\
此外,华中农业大学动物疫病诊断中心2017年对全国30个省份5304家猪场送检的10万余份样本检测,经猪瘟病毒荧光定量PCR(FQ-PCR)方法和猪瘟病毒套式PCR(RT-NestPCR)方法对猪瘟病毒核酸进行分析,猪瘟病毒阳性率为2.8%;血清学检测结果显示,猪瘟抗体阳性率为89.23%。

通过分阶段采样的抗体变化分析,发现规模猪场在猪瘟疫苗免疫程序上存在首免时间过早的现象,出现母源抗体抑制,导致60日龄左右的仔猪存在抗体空白期。

猪瘟净化从种猪场开始,控制好种猪群就控制了源头

中国兽医药品监察所猪瘟参考实验室研究员王琴表示,一个群体抗体合格率要在80%以上,才能抵抗疫病的暴发。按要求,种母猪群体合格率要在95%以上;种公猪和后备种猪要求达到100%群体合格率。

从上文数据可以看出,随着使用猪瘟疫苗免疫密度的显著提高,发病率明显降低,猪瘟虽然得到了有效控制,但依然存在猪群抗体水平参差不齐、免疫失败现象严重的情况,一些猪群抗体合格率依然达不到要求。王琴表示,这与猪瘟持续感染带毒猪、免疫程序不科学、猪瘟疫苗质量、多种病原混合存在等多种因素相关。

而猪群隐性感染造成的温和型猪瘟时有发生,种猪(主要是能繁母猪)的持续感染是仔猪发生猪瘟的最大威胁,因为母猪带毒使得猪瘟在猪群中垂直传播难以清除。妊娠母猪表现为不同程度的流产、死胎、木乃伊胎、弱仔等繁殖障碍。有的仔猪就算幸存下来,但因先天感染猪瘟病毒而产生免疫耐受,对猪瘟疫苗不产生有效免疫应答,并不断向体外排出病毒。公猪和精液也是传播猪瘟病毒不可忽视的因素。仇华吉表示,持续感染猪是猪群中的“定时炸弹”。

因此,为了从根本上使猪场远离猪瘟困扰,种猪场的猪瘟净化迫在眉睫。

那么,应该如何实现种猪场净化呢?仇华吉表示,猪瘟净化是一个系统工程,需要政府机构、科研机构、兽医部门、养猪人、生物制品厂多方配合。进化程序从种猪群→商品猪群;核心示范场→外围场;区域性→全国性。控制了种猪群的感染就是控制了猪瘟感染的源头,要监测种猪群的感染与免疫状态,坚决淘汰感染母猪。

实际上,疫病的净化是最经济的疫病防控手段,种猪场的猪瘟净化能够显著提高猪场经济效益,减少疫病损失和大大降低防疫成本。政府正在鼓励猪场主动进行净化。据悉,对于已达成猪瘟净化标准的种猪场,政府将核发“动物疫病净化示范场”证书,对于准备实施净化的企业,政府鼓励其迈出第一步,核发“动物疫病净化创建场”证书。做好疫病净化,不仅可以提高养殖企业的信誉、质量和效益,还可以提高养殖企业抵御疫病风险、市场风险、法律风险,树立养殖企业“高大上”的形象。

国家战略支持,猪瘟净化势在必行

早在1925年,我国就发现了首例猪瘟疫情。1945年中国学者成功培育出了猪瘟兔化弱毒疫苗(C株),延续使用至今并取得良好的免疫效果。“C株帮助很多国家净化了猪瘟。”仇华吉告诉《农财宝典》新牧网记者,日本自1996年开始实施猪瘟根除计划,2006年完成;韩国于1999年在部分地区(济州岛)停止使用猪瘟疫苗;菲律宾自2002年开始阶段性根除计划。

而中国于1956年就提出消灭猪瘟计划,至今已有62年,猪瘟仍存在于全国范围内的养殖场。对此,王琴指出了猪场猪瘟净化存在的难点:生物安全防范不严格;疫苗免疫覆盖率低,免疫不到位;在不做抗体监测的情况下,制定免疫程序;不做病原检测和淘汰;不定期开展人员培训;综合防控措施不到位等,都制约了我国的猪瘟净化工作。

虽然猪瘟净化面临挑战,但已有不少国家达成净化目标,可见实现净化并非不可能!事实上,我国也在不断地结合实际,制定猪瘟防控、净化政策,推进净化目标。

2012年5月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国家中长期动物疫病防治规划(2012- 2020)》和《全国兽医事业发展“十二五”规划》,文件明确指出了动物疫病防治总体目标与任务,应对我国猪瘟的净化和防控提出了指导性意见和具体的净化策略。规划中明确提出了以下两点:猪瘟在2015年部分区域达到净化标准,原种猪场达到净化标准;2020年进一步扩大净化区域,全国所有种猪场达到净化标准。

2017年,猪瘟正式退出强制免疫。3月,农业部印发《国家猪瘟防治指导意见(2017-2020年)》,要求全国所有种猪场和部分区域达到猪瘟净化标准(即连续24个月以上种猪场、区域内无猪瘟临床病例,猪瘟病毒野毒感染病原学检测阴性),并进一步扩大猪瘟净化区域范围。

从国家战略层面可看出我国为实现猪瘟净化的坚定决心。仇华吉表示,净化并非难事,是国家战略需求和行业需要,技术上可行,而且标记疫苗和鉴别诊断方法基本成型,需要的是决心和信心!

2017年12月,业内期待已久的天康生物国内首个“猪瘟病毒E2蛋白重组杆状病毒灭活疫苗(Rb-03株)”终于获得二类新兽药证书,其将可以实现对野毒感染和疫苗免疫抗体的区别,为猪场实现猪瘟净化提供更多的助力。

湖南农业大学动物医学院教授余兴龙也说道,科学的疫苗预防接种是防控猪瘟最有效的方法,我国快速敏感的诊断技术和猪瘟标记疫苗的研发更有助于猪瘟净化。净化猪瘟在技术方面不是问题,相关人员防控意识切勿淡薄,要将技术与政策落实到位。目前已有不少种猪场达到了净化标准,减少了疫苗的使用,中国猪瘟净化不再是空谈,是可以实现的。
南方农村报、农财宝典、新牧网原创稿件文图,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摘编或建立映像。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编辑部电话020-83003429
本文来源:《农财宝典》新牧网 责任编辑:龙振辉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