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春花致敬柴静:人的高度由双手决定

春暖花开 陈春花 2015-03-02 12:33:52

\

文/陈春花(微信公众号:春暖花开)

2015年2月28日注定已经属于柴静,当我看到柴静的《穹顶之下》时,第一个动作就是转发到朋友圈,脑海中闪出曾经给我震撼的《寂静的春天》一书,这本书和这段视频给了我相同的震撼,两位作者也遭遇了相同诋毁和赞誉,一切是那样的相似,也那样的耐人寻味。

《穹顶之下》所描述的雾霾,我身在其中,记得有一次北京完全浸在黑色的尘埃中,伸手不见五指,因为坚持跑步,不得不在半夜地下停车场里进行,当柴静说:“我也怕死,但是我不想这样活”时,内心的呐喊一样迸发出来。所以那一刻,我只是把可以转发的圈群,都转发了,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做任何的评论,因为视频本身已足够。 

但是,没有想到的是,仅仅是一天的功夫,朋友圈里的风忽然转向,柴静的私生活被扒了出来,视频的商业价值被估算出来了,没有人去谈论雾霾,议论完全从批判与评论片子的瑕疵展开,这让我再一次想起《寂静的春天》作者蕾切尔·卡逊所遭受的攻击。《时代》杂志甚至还指责她“煽情”。她被当做“大自然的女祭司”而摒弃了,她作为科学家的荣誉也被攻击,而对手们资助了那些预料会否定她的研究工作的宣传品。

美国前副总统艾尔·戈尔在为《寂静的春天》中文版的“前言”中这样评价此书:“《寂静的春天》播下了新行动主义的种子,并且已经深深植根于广大人民群众中。1964年春天,雷切尔·卡逊逝世后,一切都很清楚了,她的声音永远不会寂静。她惊醒的不但是我们国家,甚至是整个世界。” 

我也这样感知《穹顶之下》,柴静播下了行动主义的种子,她用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她所做的事情,引发了5000万人的关注和讨论,引来了全国的注视,她惊醒的不但是普通的民众,甚至是国家与政府,这就是她最大的价值,最值得尊重的价值,最值得我们守护的价值。

也许是从事管理研究的习惯,让我更关注人们从商业价值的视角来看《穹顶之下》这部片子,只是我觉得惊讶的是,人们会把商业价值绝对化,认为只要有商业价值就会丧失社会价值,我非常反对这样的立场。两百多年前,卢梭的社会契约论在政治领导中播撒了民主的种子,让他们认识到为公众利益服务的必要性,否则将危及自身的政权。这一思想同样渗透在商业领域中,商业领袖也非常清楚,有效提供社会所需要的商品和服务,这也是公司和社会之间契约的基础,与大多数人和公司实际互动的基础。因此在商业上具有价值,本身就是在为社会创造价值,如果确认《穹顶之下》的商业价值,无疑带来更广泛的社会价值。

我向柴静致敬,是想向行动者致敬。在我讲授《组织行为学》这门课程的时候,我会花很多的时间来讲解个体在组织中的作用和属性,我会非常认真的、明确的告诉所有人:组织是为实现个人生存目标和组织目标而存在的,组织存在的关键是个人对组织的服务,即对组织的目标有所贡献的行为。巴纳德认为,“组织不过就是合作行为的集合”,“当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个人进行合作,即系统地协调彼此间的行为,在我看来就形成了一个组织”,“世界上最简单的组织是两个人,甲和乙之间的商品交换”。组织能否发挥效用,取决于组织本身能否带动组织成员一致性的行为,大多数的情况下,组织成员有着不同的目的和行为选择,如何让这些不同目的和行为的人集合在一起?其关键要素是什么?就是组织目标。组织因目标而存在,同时也因实现目标而获得组织成员的认同。

因此,如果我们需要解决这些困惑,就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是:人们的角色问题。作为个体可以是一个充满理想的人,可以是一个热爱思考的人,也可以是一个不屈从于现实的人,但是当为生存做选择的时候,他只能够承担你所必须承担的角色,而这个角色决定了他必须是一个充满理想而又脚踏实地的人,必须是一个热爱思考而又身体力行的人,必须是一个面对现实解决问题的人。这样的要求也许在很多人看来是太过苛刻,但是你所承担的责任要求你需要如此行事、如此思考。 

哲学有一句名句:“人无异于一根芦草,只是这是一根会思想的芦草。”这句话给了人类本质的评价并使得人类承担了宇宙的责任,因为在这个星球上,人之所以能和其他物种区分开来,在于人有思想。但是这仅仅是人与其他物种区别的本质,而对于人类自身来说,在这个世界里,人之所以有优秀与一般之不同,在于优秀者更有实现构想的能力,而不是更有思想,人之优秀正是他的行动。

大部分人也在强调自已比别人优越的各种条件,但是究其根本一定是:一个优秀的人能够持续的完善自己的行为,以比别人更高的标准来行动。我认为柴静正是这优秀的人,柴静的《穹顶之下》有两个决定性的力量:尊重事实和非凡的个人勇气。她的作为、她揭示的事实、她诠释的视角,不仅唤醒了关注,也是证明了个体所能做出的不凡之举。

现实主义和理想主义没有距离,因为这个距离让行动拉近。不要用理想主义的口号来掩盖自己对于现实的无能,理想永远是理想,现实永远是现实,理想不要迁就现实,只有真正面对现实的人,才有机会成就理想。

我常常在不同的场合,要求大家把手举起来,我自己一句座右铭是“手比头高”。你现在把手举起来,你会非常清晰的知道:手是比头高的。人的高度不是思想决定的,人的高度是双手决定的。《穹顶之下》决定了柴静的高度,让我敬仰!

本文来源:春暖花开 责任编辑:yl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