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卫东:唯书与麻将不可少

禾丰牧业 金卫东 2016-06-20 22:25:21

6月18日,第十一届大赢家(AWA)中国魅力全农产业发展论坛上辽宁禾丰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金卫东做了《唯书与麻将不可少》的演讲,轰动全场。他讲到,读书代表学习,代表探索精神,麻将代表娱乐,代表自由意志,学习和娱乐都是不可少的,要读好书不容易,同样愉快的玩麻将也不容易。

\


大家上午好!

我的报告题目是《唯书与麻将不可少》,恭喜大家能来到京西宾馆开会,在这里做报告我感到忐忑不安,因为1978年12月18日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于此召开,这里是改革开放的真正起点,我们大家都受益于十一届三中全会,我何德何能在此神圣的殿堂发表20分钟演讲,要感谢大会主办方,各位何德何能在这里参会共享,想来也应该有战战兢兢的心情吧!(掌声)

我选择这样一个题目,好像是下里巴人,我想说这才是真正的阳春白雪,把书读好是相当的不容易的,大家同意吗?(掌声)把牌打好也不简单,追求快乐,永远以轻松的态度来对待生活,不管是顺境逆境,总要追求当下的欢愉,拥有这种态度,也当是人生的强者,大家同意吗?(掌声)

有人曾问梁启超:“你喜欢打牌怎么读好书啊?喜欢读书又怎么还打牌啊?”先生说:“我读书时就会忘记打牌,打牌时就会忘记读书。”读书一心一意,打牌一心一意,做到这两点很不容易,特别是我,作为一名企业家,要在管理好自己的事业之外,追求学业的精进,追求精神的快乐,我想这样一个题目分享怎么能说是不严肃、不正经呢!

有很多的好朋友长久未见,今天又重聚,我第一时间想告诉大家,我没有变,我的个性没变,我的锐气没变,我的风格没变。关于读书,关于打牌,我确实主动选择的这个题目,当把这个题目给会议主办方后,我发现被改成了《读书与麻将——论农业企业经营的思考》,张博士对我的题目进行了修订,但我还是想正本清源,改回到原本的状态。关于读书我有信心,我想中国饲料行业有大老板,有中老板,有小老板,如果哪天把大家召集到一起,没有准备地来一场考试,我有信心能考第一名,还可能远远超过第二名!

读书给我带来的快乐,这种快乐也支持我在目前有限的事业生涯中昂首挺胸,不趋炎附势,不阿谀逢迎,用知识的力量追求自己的梦想,当一段时间没书可读,当一段时间没有与爱读书的好朋友在一起谈一谈书的时候会感到非常失落,仿佛事业开始走下坡路。

上一周和我在朋友圈联系的朋友会知道我在美国,在美国明尼苏达州和伊阿华州,参加美国的猪博览会和出口协会的一些项目,那些出国参加会议的同级别老板,总是会有随行人员,或翻译、或助理、或秘书,我千里走单骑,一人独行,见了十五家供应商,一对一交谈,我想在这个过程中,禾丰收获很大,交朋友,获得供应商的信息,也赢得商机。另一方面呢,我给饲料行业,甚至给中国的企业家争光,因为我表现得足够国际化,足够知识化。在欢送我的晚宴上,我旁边的一位女士,是美国食品出口协会的工作人员,讲话挺多。她说:“你的孩子多大了?”我说我的孩子马上就要到美国读书了。她说她的孩子也差不多,就给我看她家的照片。我一看她家的照片,两个儿子都有女朋友了,还有她,但没有她的先生。我说你先生呢?她说我离婚了,这很好,这很快乐。后来我们谈的越来越多,谈到她的宗教信仰。我自己就是一个没有宗教信仰的人,因为我太科学了,太科学了就不敢相信人是上帝造的,总是相信人是进化来的,我一想美国这样一个科学社会还是不是有虔诚的信徒呢?她说现在年轻人也越来越不信了。我说那你信吗?她说我信啊。我说你是哪个教派啊?她说我是Catholic(天主教徒)。我毫不犹豫地说:“No,you cannot be Catholic。”她马上就笑了,指着我鼻子说,you know ,you know (你懂的)。为什么呢?我想在座的能有一半人懂那就太好了,其实天主教不允许离婚的,几乎是不能离婚的,她离婚了,我就揶揄她,调侃她不是个真正的教徒。

长期以来读书给我很多快乐,读书让我见微知著,读书也让我更有能力坚持原则。很多人读书愿意以实用为前提,读管理、读销售、读人力资源,这些书当然在我读书范围内,可是我读书很杂,读很多书,读的很纷繁。在我小学时期,我的母亲是教师,她给我养成读书的好习惯,所以我一直坚持读书,使得今天在商业领域不受委屈。我一个月前去了伊朗,在去伊朗之前又去了印度,我到那里虽然是第一次,但是我并不陌生,我仿佛跟他们相识很久,我对他们的历史、文化、文明有深刻的理解,这样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很容易在一起沟通交流。在印度饲料企业经理会上,告诉他们什么是中国、什么是印度,我们是什么样的文明,你们的文明是什么时候中断的,我们的文明为什么没有中断,我现身说法。

我这个中国人不一定是严格意义上的炎黄子孙,可能是匈奴的后裔,因为我是东北人。文明会弱化民族的战斗力,其他文明都被蛮族摧毁了,中华文明是四大文明中唯一没有中断的,她老是被北方游牧民族侵犯打击,然后入主中原再被融合,这些北方民族勇敢的血液融入到我们的中华民族,所以中华文明从没有中断过,我说如果我见到我的祖先可以讲同一种语言,用同一种文字与他们交流,可是你见到你们的祖先就不能互相沟通了,埃及人见到埃及人的祖先也不能互相讲话,因为这些文明都中断了,所以从这一点来讲中华民族是一个健康强大多元的民族。我有一个同学经常出国,每一次出国前都问我去那里看什么,每次回来还要再问我很多问题,我就说你不必要去,因为你去了也不懂。她说难道就你有必要去吗?我说我也没有必要去,因为我不去也懂。(掌声)我讲话有点儿狂妄,但也改不了了,这就是我。

我曾经想,我不走经商这条路,我会是什么人呢?我会是一个知名的大学教授吗?也许是,但是我想也是一个受排斥、受打击的、没有多少科研经费的教授。因为我也不习惯跟别人喝酒,也不习惯假装打牌输钱给官员,我愿意实事求是。其实讲到这一点我自己仍然非常的自负,我是在二十几岁的时候研究生毕业当年就获得国家首批自然科学基金,我想今天的院士在1990年就获得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的应是凤毛麟角,如果沿着这条道路走下去,当然也可以成为一名合格的教授,但未见得大红大紫。

我也在想如果我从政在官府里谋得一官半职,我会到什么级别,我问我的大学同学,我同学说“顶多副处”。我当时就问,为什么他们都可以是市长、副部长、部长……同学回答:“因为你管谁谁难受,谁管你谁还难受,所以你当不上大官。”我想什么时候我这样的人能在中国从政从得舒服,我想我们的国家就更进步了,(掌声)什么时候我这样的人如果去搞科研还被大家认可,我们的学术风气就更好了。

幸好我选择了一个更真实的领域——经商。经商并不完全公平,可是相对而言还更真实,特别是做畜牧饲料行业,动物听不懂宣传,也看不懂广告,不管是跨国饲料企业,国家产业化龙头企业;达官贵人背景的企业,还是一个草根百姓的企业的产品。只要产品好,就多产奶、多长肉、多产蛋。所以选择商业是我的幸运,选择做畜牧饲料业感觉更开心,特别客观,特别公正。

读书的岁月,系统地在学校学习的机会已经过去了,可是中国的企业家应该坚持持续不断地终身学习,终身学习我们才能少走弯路,才能少浪费资源,才能少危害社会。当你权力越大、事业规模越大的时候,你可能是一把双刃剑,可能对社会贡献很大,也可能危害很大。我第一个给大家的建议就是应该多读书。我今天给大家带来了一个礼物——推荐大家读一本书《巨人的陨落》,这是一部三册长篇小说,是被平均三天读完的畅销书,长篇小说不容易畅销啊,讲一次世界大战后的传奇故事。

好像我演讲的时间不多了,我得进入到下半部分题目——打牌。我打牌也不仅仅麻将打得好,各种牌技都很精。在座的我看有我的几个牌友,你们知道我的特点是不管输了赢了都不愿结束。只要有一个人在,我就继续打,我曾经和别人两个人打一夜牌,而且就是前不久。

打牌,我其实不仅仅在追求快乐,也是一种对现实的逃避。我昨天从沈阳赶到北京,下机前全体被通知不允许下飞机,静坐在原地,上来几位公安人员,当场抓去一个人,我不知道这个人是官员,还是企业家,大概就是两者中其一吧。所以现在从政是高风险,其实经商难免要同流合污,风险也不小。

我看到我那些同龄朋友事业心进取心强的人,几乎很少回家吃饭,不是陪这个管他的人吃饭就是跟那个跟他有利益相关的人吃饭,所以每一次在北京组织牌局的时候,我想在座的几位可以作证,我总是第一个到,我总是组织者。

我有时候问他们,为什么你们总是那么忙,怎么你们一辈子就是陪人吃饭组成的吗?你们就是陪领导吃饭写完你自己的一生吗?其实我自己愿意打牌,除了追求快乐之外,也有逃避不和那些可能话不投机的人交往的因素,发展事业我尽量靠自己的本事,哪怕发展得慢一点儿,我们八十年代读大学,不是讲“振兴中华,从我做起,从现在做起”吗?如果说现在我们能做的是有限的,那么不做什么还是可以自主的,所以不愿意做的事就不做。

其实我开始打牌是在我研究生毕业之后人生受到挫折的时候,受到不公平待遇的时候,我的苦恼需要解脱,但打牌慢慢在农大就有名气了。当时我们系主任在全系大会上不点名批评我,说有的青年教师碌碌无为,天天沉溺于赌博之中,我告诉你,生命是以时间为单位来计算的,要悬崖勒马,犹未为晚。我说张老师你刚才是说谁呢?他说如果你有这种现象就是说你呢?

我说你不可以说我,因为我现在遇到的是我感到不公平的待遇,这种不公平我必须要发泄,我用这种方式发泄才最好,我输了我认,我赢了别人也认,我赢的时候我要谨慎小心,巩固战果,不要再功亏一篑;我输的时候我要顽强,我要拼搏,我要东山再起,收复失地。(掌声)我赢的时候我要关心在意那些输的人,不要世态炎凉;我输的时候,也要认清谁是小人得志,不可一世。我说我不是在打麻将,我是在领悟人生呢。我如果不是用这个方式解脱,用别的方式发泄,不是危害社会就是破坏别人家庭啊!(掌声)我的时间到了,再讲两分钟可以吧(掌声)。

在这样神圣的地方来讲读书还可以,讲打牌好像格格不入,其实人生的真谛是什么呢?人生的最重要的需求就是信息的获得,不断地增长才干,所以你们总要看微信,总离不开手机;还有一个就是追求快乐,为了快乐宁愿放弃现实的利益,宁愿牺牲时间去打牌,这种追求自由是多么奢侈啊。裴多斐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你们的事业能比生命更重要吗?能比爱情更重要吗?企业家应该有学习探索的精神,还应该有追求自由的灵魂。

谢谢大家!

本文来源:禾丰集团

本文来源:禾丰牧业 责任编辑:小老魏

标签

  • 分享到
网友评论

金卫东

金卫东,辽宁禾丰牧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企业核心创始人。1989年沈阳农业大学动物生理生化硕士,国家首批自然科学基金获得者。曾在著名跨国企业从事销售及全方位管理工作,1995年毅然抛弃优厚待遇,以"创民族饲料品牌,打破外资垄断


作者其他文章

金卫东:中国饲料三十强的四大困惑

中国三十强饲料企业当前正处于如下四大困惑之中。一孔之见,姑妄言之。 本土化还是国际化?专一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