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和、枫树湾、鑫广安,湖南猪企做环保的那些年

2017-09-21 18:08:16  来源: 中国农村工作通讯   作者: 蒋钊

农村工作通讯:湖南粪污资源化利用算出生态账效益账 湖南的畜禽粪污治理已经进入全面转型升级阶段,不是简单的一退了之、一禁了之,而是......

农村工作通讯:湖南粪污资源化利用算出生态账效益账

 
 
    “湖南的畜禽粪污治理已经进入全面转型升级阶段,不是简单的一退了之、一禁了之,而是要做到保供给与保环境、保生态相结合,找准‘退’与‘进’的平衡点。”湖南省畜牧水产局局长袁延文介绍,作为生猪年出栏量排位全国前三的省份,湖南走出了一条符合省情的畜牧业绿色发展之路。
    近年来,湖南省高度重视养殖业畜禽粪污处理和资源化利用工作,省政府出台了《关于推进畜禽养殖废弃物资源化利用的实施意见》,统筹布局、补贴到位、监管有序,从各地治污到全省上下一盘棋,从畜牧部门单兵作战到各职能部门协同推进,实现了畜禽养殖布局调优、生态转好、产量不减。
\
  
种养平衡:为7个生猪规模场配建起1520亩生态园
     站在两层楼高的观景台上,在郁郁葱葱的植被覆盖下隐约能寻见一排蓝色屋顶,那就是湖南省长沙县佳和农牧的生猪规模场,7个生猪规模场零星散布在1520亩生态园里,一年到头,1300头存栏母猪、3万头出栏生猪为林、果、蔬、草的枝繁叶茂提供着充足的肥料、沼液,而因生猪养殖配建起的生态园也成了村民垂钓、散步的好去处。
    “2006年,这里就是一片光秃秃的荒地,土壤贫瘠,土层浅,只有零星灌木,如今车马村已经建成我们佳和农牧规模最大的示范农庄。”回忆起当初,佳和农牧总经理李朝阳不无感慨。如今的生态园里荷花满池、竹林抱溪、曲径通幽,让人很难与母猪存栏量达1300头规模的养猪场联系起来。
    回归到“种养平衡”这一传统的耕作理念,李朝阳却认为这在当时是一种不得不做的选择。“当时规模养殖的污水要想达标排放就需要上马工业化污水处理系统,年出栏量5万头的规模就需要700万元~800万元投入,我们根本承受不起。”就这样,佳和农牧在长沙县基地做起了种养平衡的实验,把100亩地就能解决的养殖问题放到1520亩的生态圈中解决,不断摸索种与养的平衡关系。7个场年产粪便3760吨,污水3.4万吨。固体粪污经发酵腐熟后作为苗木、果蔬的基肥或追肥;液体粪污经固液分离后,污水进行沼气发酵。沼气用作基地生产生活燃气,沼液通过管网采用喷灌、滴灌或淋灌的方式定期施用于草地、菜地、林地。通过施用有机肥,基地可减少90%的化肥使用量,平均每亩地年减支增收1000元以上。
    事实上,佳和农牧的养殖规模经历了由少变多再变少的过程。尽管在指导子公司和规模养殖户设计生态养殖场时,佳和农牧给出了每亩地3~5头猪的标准,但长期的探索更让他们意识到种养平衡的标准不是绝对的,而是动态的。2011年,佳和农牧长沙县基地的存栏量规模达到1800头,但经过5年时间改良的土壤已经恢复到较好的状态,一边是持续增长的经济效益,一边是肥料消纳能力的不断下降,“压缩规模,可持续性是佳和农牧第一位的发展理念。”李朝阳说。
    也就是在2011年,佳和农牧开始转型,主动引导一些经济基础好、认同发展理念的合作者加盟,2012年,第一批复制佳和模式的生态小农庄诞生。“仔猪、饲料、兽药、技术服务都由公司统一提供,刚开始代养猪是一块固定收入,苗木、果蔬种植也是一块收入,但将来恐怕休闲农业的收入要占大头。”车马村罗科明是在佳和农牧的扶持和带动下,建起了车马村生态农庄,如今,带动村民增收致富。
    “我们的理想状态就是种养平衡能带给农户更多选择,即便将来不从事养殖了,但生态农庄里的花卉苗木还在、优美的生态环境还在,依然能给他们带来经济收益。”对于畜禽规模养殖的转型升级,佳和农牧还有更多思考。
\
  回收利用:社会化服务解决分散养殖户粪污处理难题
    岳阳县三合村的规模养殖户傅波勇如今享受到了粪污回收的社会化服务,“存栏1000头平均每天产生5吨左右的粪污,以前要么找人来拉或者给种植户,现在打个电话给公司,吸粪车就上门服务。”七八公里的车程,枫树湾畜牧公司按照每吨5元价格向傅波勇收取服务费,而回收的粪污则被收集起来集中处理:沼气提纯为生物天然气实行并网销售,固粪及沼渣加工成有机肥,沼液配送种植基地。
    事实上,为了统筹治理畜禽粪污,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对全县养殖企业、养殖户进行了全盘摸底,确定了3种方案:10家万头以上的养殖企业实行工业化处理,117家规模养殖企业就地消纳,存栏300头左右的养殖户主要依靠政府支持成立的社会化服务企业进行回收处理。“中小规模养殖场靠自己的力量建工业化处理设备大概要投入200万元,而污水每吨的处理成本也要5元,依靠社会化服务的企业回收是较可行、高效的方式。”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敖伟介绍。目前,岳阳县建成兴牧、能旺、枫树湾3家社会化服务公司,为各自20公里半径覆盖范围内的养殖户提供服务,除洞庭湖内湖及铁山饮用水源等禁养区外,覆盖面达到70%。
    尽管枫树湾生态园的畜禽粪污回收利用项目才刚刚试水不足半年,沼气、沼液、有机肥生产都表现出较好的发展前景。“沼气天然气年产能388万立方米,预计年收益800万元,有机肥年产量1.8万吨,一年收益300多万,沼液售价12元/吨,年产值3000万元。”总经理尹水金算了一笔账,如果能保持满负荷运转,投入7000万元的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园区10年内就可收回成本。“我们公司是干养殖业起家,生猪存栏量上万头,这个二期工程一方面解决我们企业自身粪污处理能力不足的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想发挥一些社会价值。”几十年从事养殖业,董事长尹五光更清楚畜禽粪污的达标处理对养殖企业的持续发展意味着什么。
    清水村新墙葡萄园种植合作社社员李棉芝感叹社会化服务给自己葡萄种植带来的改变:“以前种葡萄浇地、施复合肥、打药都费人工,现在从合作社购买水肥一体化沼液肥,只需要晚上打开开关第二天早晨起来20亩地就都干完了。”合作社统一建设水肥一体化设施,施用统一调配的沼液肥不仅让李棉芝大大减少了人工投入,而且每亩节约肥料比较成本200多元,沼肥更提高了葡萄品质。如今的清水村5600亩葡萄种植基地开展水肥一体标准化种植示范,获得了“国家级示范合作社”“省级现代农业特色产业示范园”等多项荣誉,“新墙河”葡萄也越来越获得市场认可。
    目前,岳阳县共有10家合作社约6万亩种植基地在购买使用第三方服务提供的沼液,作为全国畜禽粪污资源化利用社会化服务试点县,岳阳县出台了配制或施用固态或者液态有机肥的激励政策。“岳阳县的养殖场主要建在山地、丘陵地区,农牧结合的少,社会化服务用车辆运输联结各个养殖场,弥补了这部分养殖群体处理和消纳粪污能力不足的短板,水肥一体化则解决了养殖场内污水横流容易污染地下水、河湖的问题。”敖伟认为,在解决畜禽粪污问题上,政府层面要积极推动,制定对策要因地施策、因户施策。
\
  惠民富民:“脏、乱、臭”养猪场华丽变身
    “想当年,这里的河水黑臭得让人不敢下脚,五六里地外都能闻到臭气,苍蝇、蚊子到处飞。我们村的村民在他们养殖场的大门上锁了10把锁。”长沙县上杉市村原村支书彭树祥回忆起10年前的场景仍历历在目。“那时候公司和老百姓天天扯皮,我天天处理纠纷。现在粪污处理好了,大家相安无事,公司组织我们进去参观,他们排出去的水清着呢,好些村民还在养殖场打工。”
    彭树祥说的养殖场就是距离他家700米的湖南鑫广安农牧股份有限公司,从2000年至今,公司的粪污处理经历了几次升级。“最开始污水直排,环境破坏了,老百姓意见很大,2000年开始做水泡粪,但气味大、污水难处理的问题解决不了。2006年建设大型沼气池,公司开始逐渐实现利用沼气供电。2011年又建了有机肥厂,沼渣也有了经济效益。2015年向周边500户村民家中铺设的沼气管道完成,免费向周边村民供气。”在总经理刘运秋看来,鑫广安实现粪污资源化利用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十几年间,环保要求越来越严,粪污处理方式越来越先进,养猪场在村民心里的地位也越来越高。
    如今,周边村民家里,鑫广安提供的沼气早已替代了过去的灌装液化气,“村里统一给安装了气表、沼气燃用灶,比以前方便、安全还省钱,我们家通了两年多才用了200多立方米,比用液化气一年省500多块钱。”彭树祥说。
    走进配建在养猪场旁边的粪污处理厂,沼液、沼气、沼渣、污水各处理环节都在有序运转。病死猪无害化处理也被纳入处理范围,经高温干燥、灭菌、生物发酵后产生的肉骨粉可作为有机肥配料,蘑菇包、秸秆粉、猪骨粉、芦苇屑、统糠与沼渣配比后制成有机肥。2014年成功申报农业部生猪养殖废弃物综合利用项目后,鑫广安又增建了两处有机肥厂,将来可就近收集、加工周边养殖户的畜禽粪便。2016年鑫广安共生产有机肥1.3万吨,每吨利润100元左右。但眼下,刘运秋认为有机肥有口碑没市场是持续运营的难点。“村民自己种的蔬菜、水稻都撒有机肥,但规模大的种植户还是觉得用起来麻烦,想大面积推广有难处。”
    记者在厂区内还遇到了来自永州市祁阳县的村民代表,“鑫广安要在村里建分公司,我们都担心会对环境造成污染,他们组织我们过来看看。这么大规模的养殖场竟看不出有什么污染问题,这下我们就放心了。”
    绿树葱郁、生产有序、村民受益,鑫广安在粪污资源化利用上下的真功夫如今在村里村外树起了口碑,村民从谈养殖色变到开门欢迎,如今的养猪场成了惠民富民的“香饽饽”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来源:中国农村工作通讯 责任编辑:高勇红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