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猪热情高涨猪精不够抢!但“不安全感”,你注意到了吗?

2020-06-03 10:55:02  来源: 扬翔科学养猪服务

随着复养增养积极性逐渐增强,猪精需求还将继续加大,现有产能是否能够满足需求,安全又如何保证?都值得认真思考。...

今年2月下旬以来,新冠肺炎疫情造成社会消费疲软,生猪价格出现明显下跌现象,但种猪、仔猪价格却没有明显回落,仍保持高位运行,这反映出复产大潮下,能繁母猪和后备种猪依旧是稀缺资源,生猪产能恢复速度的快慢,一方面看能繁母猪恢复的数量,另一方面还需要足够数量的种猪精液来满足配种需求。国内高标准规模化、标准化公猪站一直稀缺,导致非常时期猪精供不应求,由于优良公猪培育技术难度更高、成本投入更大、生物安全要求更严格,在养猪人生物安全“风险意识"显著提升的的当下及未来,外购高端安全商品猪精配种已成为主流选项之一。

随着复养增养积极性逐渐增强,猪精需求还将继续加大,现有产能是否能够满足需求,安全又如何保证?都值得认真思考。

\

1、生猪头均利润超千元,猪精需求仍在高峰

受新冠肺炎叠加消费淡季影响,今年3月份以来,生猪价格开始出现明显下跌现象,全国均价较年前下降高达5元/斤,但相比起常年水平,仍然处于高位,利润依旧可观。

卓创资讯分析师牛哲表示,今年2月份是自繁自养生猪头均利润最高的时候,“头均利润在2300元,是近年最好水平,此后就开始下滑,到5月中旬降至1400元左右。”

生猪价格下跌的背后,并非是全国生猪产能的明显回升,据农业农村部对全国400个定点监测县数据汇总,3月份能繁母猪存栏环比增长2.8%,快于1月份的1.2%和2月份的1.7%,自去年10月份以来,能繁母猪存栏已连续6个月增长。

能繁母猪存栏恢复态势虽然向好,但释放的产能想要短期内满足中国一年近5000万吨的猪肉消费需求,仍然比较吃力。“猪肉供应偏紧的格局还没有根本改变”,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局长杨振海曾表示。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消费被阶段性“压制”,但进入下半年,随着疫情逐渐缓解、消费回升,加之节假日推动,猪肉消费预计会恢复至可观水平,届时,供应或将面临压力,利好猪价上涨。

后市行情被看好,也能从大规模猪场持续的扩张行动上看到一二。一则来自天眼查的信息显示,2020年3月份以来,国内新增猪养殖企业1.8万余家,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速高达131%。

另一方面,受自身条件限制,目前复产扩产的中小养殖户数量虽然有限,但高利润仍是持续强化他们复产意愿的主因。

据秀博基因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公司的猪精销量仍保持在一个较高水平,受猪场集中复养增养的影响,猪精需求量激增,秀博基因目前猪精年产能已达1000万袋。

\

(图为秀博猪精生产实验室)

当前,生猪价格阶段性回调虽然“冷却”了部分中小户的养殖热情,但并没有影响到“有能力”的养猪企业对行情的看好,随着生猪产能恢复进程的不断推进,市场对于猪精的需求量还会不断增加。


2、非洲猪瘟是生猪产能恢复的最大“不确定性”

5月21日,农业农村部印发了《非洲猪瘟防控强化措施指引》,明确了12项强化措施,引发广泛关注。

农业农村部畜牧兽医局有关负责人就相关问题回答记者提问时说到,抓好非洲猪瘟防控,保障生猪产业健康发展,事关今明年生猪生产恢复目标能否如期实现。

虽然非洲猪瘟防控工作取得了一定成果,但当前防控形势依然复杂严峻,从各地反映和调查的情况看,有几个突出问题:

一是病毒污染面较大,疫情发生风险依然较高,稍有松懈就可能反弹扩散。二是生猪生产加快恢复和境外疫情高发,仔猪、种猪调运频繁,增大了疫情反弹的风险。三是今年发生的13起家猪疫情,全部是在调入地或运输途中查获的,但根子在调出地,反映出一些地方防控措施落得不实,存在监管漏洞。

农业农村部专项调查发现,在生猪养殖、运输、屠宰、交易等环节都有非洲猪瘟病毒检出,特别是在野猪样品中也有检出,说明非洲猪瘟病毒已在我国定殖,控制和根除难度极大。

也就是说,非洲猪瘟将在我国长期存在已成定局,在恢复生猪生产过程中,非洲猪瘟仍然是最大的“不确定性”。

3、猪精安全,只有0分和100分

生猪养殖周期长,在能繁母猪存栏骤降的情况下,恢复市场生猪供应,需要经历后备猪培育、配种、妊娠、分娩、哺乳、保育、育肥等多个环节,耗时长达一年半。

\

在非洲猪瘟常态化背景下,上述每一个环节的安全都要有所保证才可能实现肥猪顺利出栏,尤其在配种环节,对生物安全细节方面的要求几乎到达了极致。

非洲猪瘟发生后,公母混养易引发疾病感染风险,增加非洲猪瘟防控难度,“自建高标准公猪站”成为有条件猪场的最佳选择,但是还有更大体量的不具备条件的养猪场(或养猪户),外购高端安全商品猪精成为一种选择趋势。

湖南省怀化市溆浦县唯一一个公猪站的经营者黄贵表示,2019年7月,迫于防疫压力自己清理了公猪站,转向经销大公司的商品猪精,但当地复产热情高涨,大多时候品质好点的猪精是不够“抢”的,尤其规模猪场对猪精的安全和品质要求更高,价格不会成为他们的顾虑。

虽然这样的转变给国内商品猪精市场带来了很好的机遇,但对于猪精生产企业来说,面临的境地也更“极端”了,因为生产的猪精一旦在安全问题上出了点差错,那么所要承担的压力也会指数级放大。

这不单单关系到企业自身发展的前途命运,还与成千上万家猪场的命运息息相关。

“高要求的选址,高强度的生物安全设计,高保障的运营要求”,在秀博基因董事长李家连博士看来,生产一袋安全猪精,需要从顶层的生物安全结构设计到运营过程中的安全生产再到物流配送过程中的安全保障,层层把关,点、线、面结合,打造出高强度的“结构化”生物安全体系。

“在猪精的安全问题上,没有可放松的地方,100分少一分,不是99分,而是0分!”他表示。

那么秀博猪精是怎么做到100%安全呢?

1、种源的安全:

(1)种源:种猪均来自内部核心育种场,内部核心育种场和公猪站处于相同的生物安全圈条件下统一管理,信息公开透明、高度协同,每一批次后备种猪都要进行相关病原的普查,以保障安全;

\

(图为秀博公猪饲养环境)

(2)规范隔离驯化环节:建立了专门、独立的隔离驯化公猪站,建设规格和工艺结构与生产用的公猪站一致。隔离驯化前,对后备公猪进行相关病原普查,隔离驯化期为2个月,隔离驯化时再次进行普查,经过两次普查合格后才能进入生产用的公猪站。

(3)生产过程:公猪站以单元为单位实行全进全出管理。单元全进全出在母猪场运用比较多,但在公猪站能做到单元全进全出在全国来说都是非常少的。每个月抽检一定比例公猪进行病原、抗体监测,每天采集的每一头公猪的精液都进行病原检测,合格精液才能出库。

2、公猪站建设最高级别生物安全体系

(1)“铁桶”楼房饲养:公猪站生物安全防控级别非常高,打造了一个达到高强度生物安全要求的“铁桶式智能化”楼房公猪站。每层每单元的空气(空气过滤)、人员、猪群、物品,以及精液都没有交叉,这些功能对保障猪群的安全具有很重要的作用。另外,整个封闭的结构还能够阻止外部的蚊、蝇、鸟、老鼠进入,有效降低了细菌、病毒传播的风险。

\

(2)外部防非:在公猪站外部建立一个防非服务中心,把隔离中心,中央厨房,物资总仓,洗消中心,检测中心等这些功能集中在这个平台里运营,然后由平台赋能公猪站,平台上每个板块都有专业的团队进行操作,达到执行更到位,更彻底的效果。

(3)内部防非:对于猪场内外互动的途径,至少有3层的防护和切断,制定严格的生产、生活规范制度,把风险降到最低。

(4)洁净运输:不可避免的是,公猪站内部与外部会有频繁的互动,这种互动由“洁净管道运输”连接起来,所有进入公猪站的人和物资都必须要在服务中心隔离消毒到位,再由洗消干净、经检测合格后的专车运送至公猪站,比如:通勤车,物资车,拉猪车等。

\

(进入公猪站区域内的车辆提前洗消干净)

从引种、驯化、饲养、生产、包装再到配送,每一个环节都把生物安全做到近乎极致,为此秀博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更是其自2015年成立以来一直坚持的安全理念和态度。

扫一扫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本文来源:扬翔科学养猪服务 责任编辑:唐文豪
  • 分享到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