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那月·那片海(常帅)

2013-11-06 09:31:10  来源: 农财宝典  有人参与

实习让很多人畏惧于这个行业的苦与累,有人想要考研以逃避就业,有人想要转行从事一些比较轻快地工作,最后能坚持下来的人寥寥无几……...

 新学期的教学实习是我对这一年课程的最大期待,我想,这不仅是对个人能力的考验,也是收获整个班集体凝聚力的最佳时机。这次实习,我们被分到了三个地方,我有幸分到了昌邑市海丰水产养殖有限公司,开始了为期七个星期的实习生活。

一路欣赏着风景,从村庄林立到荒无人烟,我知道再次回到养殖场意味着远离城市的喧嚣,欣赏海边美丽的落日,仰望繁星满天的夜空以及把自己变成一个彻头彻尾的渔家女形象。

校车直接停在宿舍外面,这里的宿舍环境比我想象中好很多,甚至可以说是perfect!没有每晚11点的定时熄灯,没有限电,没有所谓的违章电器,一切可以像家一样以自己的方式生活。男生们就住在隔壁,再荒芜的地方也有了安全感。

实习的第一个星期,我们做着一个看似与专业毫无关系,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无聊透顶的工作——缠塑料卷,从早到晚,永无止境的工作,只是机械的等待上班下班。这是前话,后来我们亲手缠的塑料卷回到我们手中时,我们就有了一丝丝悔意,当初不该贪图缠的快一点而把每一卷塑料都卷的那么厚,以至于如今缠各种水管、暖气管道时很不方便。

第二个星期正式开始了车间生活,我被分到了四排,与老马、小平、亭亭在一个车间,我敢说这是我见到的最大的车间(忽略掉小女子的孤陋寡闻),最大的池子有74㎡,我一直认为我家90㎡住起来很宽敞,不过俯视这个池子,想象着如果让我住在里面一定很憋屈,由此可见,建筑工程是一个很有必要存在的专业。

四排给我还原了一个养殖车间的原始模样,这里看起来很久没用了,干净的一滴水都找不到。我们来到这里的第一项工作是补池子,每天用"水不漏"和抹刀、刷子蹲在池子里到处涂抹,对于一些漏水严重、缝隙较大的地方要用锤和凿子先凿开,凿到非常干燥为止,再用水泥抹好。如果不彻底凿开,池子壁内部其实已经漏水了,只在表面涂抹相当于豆腐渣工程,毫无效果,而且这是育苗池,幼苗常常会钻到缝隙中造成浪费。补池子缝是一项很繁琐的工作,一个池子常常要经历补完、放水试验、再补几次反复后才能补好,如此坚固的东西也经不住时间的历练,搞的浑身都是"补丁",7个星期的实习不知道是会使自己变得更坚固还是千疮百孔呢。

4月3日第一批三疣梭子蟹亲蟹从二排倒到了我们车间,终于车间有了点生机,这些抱卵的"孕妇"们受到了极好的保护,倒车间时一只亲蟹放在一个桶里,不能剧烈晃动,防止它受到惊吓流产。倒车间能促进亲蟹的产卵,此外,遮光,升温都有利于促进亲蟹的产卵。产卵都发生在夜间21:00-00:00左右,随产卵盛期过后产卵时间逐渐延迟至00:00-04:00,所以车间安排了夜班工作。亲蟹池子里的温度缓慢升高,每天升高0.5℃,温度控制在18-22.5℃。对于一些快要产卵的亲蟹,在甲壳上绑着一根橡皮筋做标记。亲蟹每天喂食沙蚕,因为螃蟹只吃活饵,所以每天都买刚挖出来的新鲜沙蚕,然后用高锰酸钾进行消毒并清洗掉粪便,再投喂。

4月4日,刷出了3个小池子,用EDTA调节了水质,水温调到19.5度,加水60cm,留待育苗用。

4月5日把待产亲蟹挑出来放在已准备好的空池子中,挑亲蟹的标准在于观察卵子的成熟度,按照颜色黄→橙→茶→茶褐→黑色的顺序变化,在显微镜下观察,卵膜内的溞状幼体心脏会搏动,频率很快,每分钟达130次以上,我每次计数时坚持不到一分钟就已经跟不上它的心跳节奏了。

4月6日挑选出的亲蟹有两只成功产卵了,用烧杯舀水观察刚产出的白色透明的溞状幼体,可以见到它们在里面一跳一跳的游动,高老师说要每天都观察它们,主要观察活力、大小、是否有死亡等。使用烧杯检查幼体时,每观察一个池子后都要在盆子里涮几下烧杯,这样可防止有幼虫黏在烧杯壁上被误带入另一个池子。此时的我并不明白都是幼体,难道不能在一起养吗,难道是怕传播了病毒。这个问题在卖苗时我弄懂了一些,很多幼体发育时期不同,卖苗时都是卖同一时期的幼体,幼苗发育很快,如果有两个时期混在了一起,卖苗时还要单独挑出来那些长得快的个体,很麻烦。

溞状幼体每天投喂虾片、螺旋藻和Vc,用120目筛绢过滤,一天喂8次,平均三小时喂一次,4月7日,加喂轮虫,每天两次。对于喂食后水面产生的沾有残饵的气泡,要及时捞出。溞状幼体阶段一般为10-12天,每三天蜕皮一次,溞状幼体一般分为4期,每一期的区别可通过观察它们颚足外肢的羽状刚毛数,分别为4、6、8、10根,出现3根或者5根时则为不正常。再变态为大眼幼虫经5-6天后蜕皮变为幼蟹,待养到幼蟹Ⅱ期时,此期的幼苗已基本稳定,可以卖苗了。蟹育苗时需要光照,所以每天晚上要开灯,安排值班人员,定时投喂饵料,量水温,加换水。由于幼体生命力相对比较脆弱,所以不采用大规模换水形式,而是每天加一定量的水,加入的水来自于车间内的小蓄水池,水温已经调控到最适。

5月份进入全面的卖苗期,每天都是各个车间互相帮忙着卖苗,这几天应该是最忙的几天吧,遵照"客户至上"的原则,我们中午常常不能按时吃饭,有时会加班到下午两点,厂里买些面包火腿肠矿泉水为大家充饥。运输蟹苗前的简单流程为捞苗→称量→混在湿麸皮中→装袋→充气→打包→装车,运输虾苗的不同之处是把湿麸皮换成冷水。

虽然我主要的实习品种是三疣梭子蟹,不过厂里还有两个车间是育苗海蜇的,养海蜇我还是第一次听说,不过通过短短几天与技术员顾师傅的接触,我对海蜇也有了些简单的了解。海蜇幼苗可分为息状体、碟状体、伞状体几个时期,息状体要附着在基板上生长,肉眼观察只能看到一些小白点,在显微镜下观察可见到小海蜇。海蜇对温度要求很严格,如果太热会化掉,饵料要求也很高,如果饵料质量太差,海蜇的伞盖与身体会自动分离死亡。海蜇的主要饵料为丰年虫,每天早晚各投喂一次,用烧杯舀起海蜇观察,可看到已经摄食的海蜇在顶部有一个深色的斑点,仔细看会发现是它摄入的丰年虫。海蜇苗的运输与虾苗很相似。

7个周的实习很快就过去了,只觉得自己刚刚与这里的人熟悉了,就要分开,很舍不得,这七个周收获的不仅仅是经验知识,还有更多的人脉与朋友。在这里有着从事虾蟹育苗二十多年,经验丰富的车间主任,有每天早起晚睡视察苗种情况的厂长,有管理所有仓库、冷库的大叔,有从南方专程请来育海蜇苗的技术员,有黄海所做实验研究的老师们,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一个职业水产人一丝不苟、坚持不懈、不怕劳苦、力求上进的精神,我学到了书本上不曾见过的专业知识,他们像老师一样,把自己的经验与知识毫无保留的告诉你,并且不断地鼓励你从水产这条路走下去。

实习让很多人畏惧于这个行业的苦与累,有人想要考研以逃避就业,有人想要转行从事一些比较轻快地工作,最后能坚持下来的人寥寥无几。然而,我对它的热爱却丝毫不减,任何工作的开始都是艰难的,但是丰收的喜悦也会随之而来。

作者:常帅     青岛农业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