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实习的日子(张童)

2013-11-06 10:37:35   有人参与

2013年的夏天,作为首届"温氏班"的成员,我有幸来到温氏集团的下属猪场实习20天。这对动物科学专业的同学们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在大......

 

2013年的夏天,作为首届"温氏班"的成员,我有幸来到温氏集团的下属猪场实习20天。这对动物科学专业的同学们来说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在大二暑假就可以进入猪场实习不仅为以后专业课的学习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时提前了解了行业运作实况,有了一线的实际操作和观察在看待中国畜牧业发展前景上也有了更全面的视角和更独特的见解。

在正式进入猪场实习之前,我们来到温氏集团总部,参观了温氏在新兴的新办公楼和依附在办公楼旁边的大华农和华农温氏。整个园区占地400亩,拔地而起的办公大楼、具有先进设备的疫苗生产基地和远处正在修建的员工高层生活住宅都不禁让我感叹短短40年不到,一个从8000元起步的养鸡场竟然成长成为年产值300个亿的龙头养殖企业,我想眼前这些超出想象的景象的背后除了几代人的努力一定还有着温氏独特、高效的基业长青的基因。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先后有温氏高层和从华农毕业的师兄师姐给我们做经验分享,大到人生态度的转变、如何积累财富,小到课前课后的学习时间安排,让我感受到温氏企业文化所带来真挚的人文关怀而非企业宣讲的乏味。经过培训,我们每个人都对这次实习抱有很大的决心和信心。相信自己可以在相对较差较封闭的生活环境里坚持到最后并积极主动的投身于生产实践中,弥补本科生不足的生产经验,发扬较强的学习能力及可塑性,学到从书本里学不到的知识,发现从学校里发现不了的创新。

进入猪场

8月的太阳晒得生疼,我们一行4人被分到阳春石望二场进行生产实践。从新兴到石望,沿途不断的出现温氏的食品加工厂、机械设备公司等让我们小小感受了温氏的影响力。车子逐渐驶入山里,经过坑洼泥泞我们终于到了目的地。猪场坐落在一个盆地上,周围的石山有明显的喀斯特地貌的特征,这里基本与世隔绝但是风景优美空气新鲜。

进入猪场的第一步便是严格的消毒防疫程序,洗澡换上隔离服后我们被带入生活区安排好的宿舍。石望二厂是一个拥有120位员工的大猪场,年出栏30万头的产量在阳春县也小有名气。针对实习内容,场长安排了不同的区长、组长带我们轮流换岗,希望在实习结束的时候可以让我们走过一遍生产流程,对养猪有一个全面立体的了解。面对第二天要进入生产区的实际操作,我的心中莫名的紧张兴奋起来,也许有将要实战的跃跃欲试和好奇,但更多的是还未接触专业课对专业知识匮乏的担心。于是我借来场里的作业流程和科技杂志在闲暇时间恶补养猪学。

产房

进入猪舍的第一天我开赴三线产房,没有进过猪场的不知道产房在整个猪场里是怎样的存在,它直接决定了猪场的效益,当然产房的工作也最繁复琐碎,气味也是最难闻的,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作为新人,我秉承谦和的学习态度虚心求教,一切都要从最简单处着手,于是我的第一项工作是擦猪屁股。母猪产仔多选择夜深人静的晚上,值夜人员接生完仔猪后擦猪屁股的工作就留到早上了,主要是把猪的外阴擦干净防止感染。这对我来说是有一些难以接受的,看着大片的血渍混着猪粪干在屁股上,扑鼻而来的浓浓的异味,吹散了我满心的好奇。但是看着一群群的小猪撒欢的蹭在母猪身边用鼻子拱来拱去示意亲昵,这种亲情让我体会到做一个母猪的不容易,而我更应该尽全力给她提供一个舒适的环境,为她的健康保驾护航。于是我撸起袖子,毛巾刷子一起上,最后把猪屁股擦干栏内拖干,站在走道上看着一整栋猪白白的屁股和摇晃的小尾巴,我们心里也舒坦。

随后我参与了给一天龄的仔猪注射补血"铁血龙"和尖牙断尾的行列,这对我来说是个体力活,仔猪平均4斤重,需要一手抓着它的头部一手持钳或者注射器,一个上午要完成8、9窝的任务量,我的左臂整整痛了一周,看来养殖业也是要有强健体魄的。随着我对基础工作的熟悉程度,组长同意教我如何给母猪接产和给小猪去势,我知道这些工作在产房是很重要的,对小猪的应激也是较大的,所以我可以理解为是我的肯定和信任吗?这大大鼓舞了我的斗志。

首先要经常巡栏学会观察母猪,母猪在产前3~5天开始减料,不能吃的太饱造成难产,根据母猪预产期:如阴门红肿,频频排尿,起卧不安则1、2天内分娩;乳房有光泽且有较多乳汁排出则4~12小时分娩;如果羊水破了那么就要准备接产了。先用0.1%高锰酸钾对母猪外阴、乳房和腿臀部及产栏进行消毒,准备干净的毛巾,麻线和剪刀待产同时保温箱内的灯。仔猪出生后立即用毛巾把口鼻粘液擦干净,把胎衣擦掉然后断脐带。将脐带内的血挤入腹腔,用麻线结扎在距腹部2~3厘米处,在结扎处下方1~2厘米剪断并涂抹5%碘酒放入保温箱内,待仔猪自己爬出吃奶。仔猪吃奶前先挤掉乳头内的几滴奶水并放个头小的在前排吃奶,这个过程有利于母猪的分娩。我接生的几窝小猪都比较顺利,但由于母猪分娩的时间不等,同时生产的时候让我忙的晕头转向。阿姨那边有难产的母猪,我也有幸目睹了所谓的人工助产。当母猪羊水破了,不断努责后还是没能产仔或者产仔中间隔的时间过长需要注射一针氯前列烯醇,然后用消毒水消毒、石蜡油润滑整只手臂,随着子宫的收缩慢慢伸入阴道,然后将仔猪缓慢拖出。产后还要加强护理以防子宫炎和阴道炎的发生。当然,这对于我这种没见过世面的人来说是一种视觉冲击。

在产房我最对不起的要数那几只被我去势的小公猪,我觉得像去势这种强烈的刺激会对猪造成很大的应激,我们一定要可怜那点麻醉成本而忽略动物的感受吗?最开始我一直都站在旁边看都不敢看,这要是人放古代就是极刑,放现代就是犯法。但是,生产就是生产,阿姨说现在他小受点伤害记不住,等他大了对他的伤害更大。看来今天这一关我是难逃了。阿姨给我挑了一只最小的猪,我照样握住他紧并的双腿挤出睾丸,当颤抖的尖刀划破阴囊的时候,撕心裂肺的尖叫划破我的耳膜,本能的挣扎嘶叫唤起了他的母亲,但是产栏空间有限,母猪只能拱我的屁股以示不满和威胁。我觉得自己万恶不赦,手就更加颤抖了。于是在挤睾丸时用了好长的时间以至于小猪吓的拉稀蹭了我一身。我在阿姨的嘲笑中我终于完成的时候那只猪的腿已经缺血发紫,嗓子也喊哑了,正当我无比内疚不知所措时看到他楞了两秒又跑去和同伴嬉戏了,唉,我还能说什么。

隔离舍

隔离舍是猪场引进3个月后备母猪的饲养地方,在这里保健是重中之重。从农户手中引种过来,一定要清除后备母猪体内的病原体,增强后备母猪的体质提高免疫力,促进发情,获得最佳的配种率。首先针对细菌性病原分时段接种疫苗,包括猪瘟、口蹄疫、伪狂犬等;随后添加驱虫药进行寄生虫净化;疫苗生效后,将新老母猪混养使猪自然感染获得免疫,成为猪群同化。

在这里的员工多为叔父辈,自然是不用我们推着几百斤的饲料车灰头土脑的喂料,但我们还是得冒着被蹭一裤子口水鼻涕的风险深入猪圈打疫苗抄耳标。不同日龄的猪住在不同的圈舍内,期间在赶一批猪进另一个猪圈的时候,一只猪把它积压已久对自由的渴望释放了出来——它"越狱"了。只见它瞅准时机纵身一跳,跑向南瓜地深处。当我们发现它的时候,它正在低地水洼里兴奋的打滚,俨然变成了泥猪,于是我和几个小伙伴包抄加恐吓终于将这个脏兮兮又心满意足的小家伙押了回来。还要偶尔给猪改善伙食喂点青饲料,我们就去南瓜地里掏南瓜、割红薯藤还可以挖红薯煮来做下午茶。闲时跟着大叔去雨后的水沟里面摸螃蟹,他说最喜欢喝螃蟹煲的汤,我们也把长熟的木瓜送给他做辅料。一原来猪场里的生活不是我想像的那么枯燥,让我这个城市长大的孩子过了一把父辈嘴里念叨的童年生活。生活是自己创造的,不是吗?

我们随后又去了配种舍、公猪站、实验室,学习了输精、采精和精检。虽说那个味道难以形容,五味陈杂,但我们始终抱着专业态度认真对待每一只猪每一次实验。

时间过得真快,20天的时间伴随着清晨腾冉的雾霭和远方温柔的夕阳而过,在这里我卸下都市的浮躁和年轻人追求速度的生活,不再急功近利,不再斤斤计较,呼吸着大山的气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沉静祥和。在这个宁静的猪场里有一群可爱质朴的人们,他们辛勤劳作和谐一家。也许我们的出现只是他们的点点插曲,但对于我却是一段不同寻常难以忘怀的珍贵记忆。我想它除了带给我专业知识的学习,更弥足珍贵的是它给我走进真正的养殖领域浓厚的兴趣,让我相信在这里,我的未来会更好!

作者:张童   华南农业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