蜕变(傅叶琪)

2013-11-06 11:14:17   有人参与

大一那年暑假,抱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我和另外两个同学来到阳江阳春大洋食品有限公司的阳春黄村种猪场。那时真的什么都不懂,天真的......

 

大一那年暑假,抱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态,我和另外两个同学来到阳江阳春大洋食品有限公司的阳春黄村种猪场。那时真的什么都不懂,天真的以为规模化猪场工作环境和生活环境应该还不错,干点活没什么问题。就这样,我们三个简单收拾行李,坐上了前往阳江阳春的汽车。

一路上我们说说笑笑,像三个假期旅游的人一样憧憬着我们的实习生活。四个小时的奔波,我们来到阳江阳春,打电话给黄经理,确认了猪场的位置后,我们便打的前往。车从相对繁华的市区开往偏僻的山区,最后开进一条长长的上路,短短20分钟的路程,我伸长脖子好奇地看着周围的环境,心情激动不已。

很快,我们到了猪场的生活区,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大的半包围院落,四周整齐地排列着十几间平房。猪场员工带我们到一间破旧的房子,看到的是一扇挂着生锈铁链的木门。他为我们打开门,一股浓烈的发霉腐败味扑鼻而来,我们都有些震惊,愕然地站在门口不知所措,当时真的很难接受这就是我们半个月实习住的地方。走进房间四处看看,更加绝望了。整个房间阴暗潮湿,四处长霉。中间有两块床垫,上面堆满了垃圾,也都长了霉。房间收拾得差不多时,黄经理回来了,他热情的招待我们,了解了我们的基本情况后就安排我们第二天下午开始进场工作。当天晚上,我躺在弥漫着霉味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来之前的期待荡然无存,实习时的美好幻想也在一点点破灭。迷迷糊糊睡过去,我梦到自己来到一个环境优美,全智能电脑控制的猪场,在那里工作得很是开心。

下午2点开始我们第一天的工作,我们准时前往猪场工作,一进猪场大门,猪场特有的气味扑面而来,我们快速换上工作服,跟着主管一起参观猪场。当真真实实的猪场摆在我面前时,我觉得我所有的幻想与美梦都破灭了,整个猪场密密麻麻地排列着长长的猪舍,四周都是荒山野岭。作为一个从小在城市里长大,不喜欢动物,专业是被调剂的我来说,这里真的如恶梦一般,那一刻,我重新回高中复读的心都有了。看到这些庞然大物在我身边肆无忌惮的嚎叫,时不时的用鼻子拱水洒我身上,我既厌恶又无奈,感觉自己像被流放到了这里。我头脑一片空白,不断质问自己:好好的干嘛跑这种地方折磨自己。主管在一旁认真介绍着猪场,我什么都没听进去。这一刻,我有了马上离开的想法。那天下午,主管安排我们四处参观,我一个人跑到猪场外围,蹲在那里不知所措。我决定第二天再看看,真受不了就离开。晚上我更是睡不着了,和我两个同学说了我适应不了,和我一样来自城市里的同学小向说要走一起走,他也有些适应不了。

第二天,早上7点我们准时进入猪场,主管分配我和小向在产房工作。一进产房,可能遇到生面孔吧,那些母猪都躁动不安。主管说是天气太热了,让我们先做些产房常规工作,再给母猪们挂风扇。我开始掏粪,扫粪。就是拿块用了很久的小塑料板,弯下腰伸手到母猪栏里把猪粪掏出来,再扫进粪沟里。看似简单的工作,却让我觉得很恶心,我硬着头皮做着,内心一直想着今天一定要离开这里。随后主管又让我们掏料槽,就是每次放料前要把料槽里吃剩的,混着水的饲料掏干净才能放入新饲料。这个工作基本上就是你直接用手去把混着水的黏糊糊的饲料掏出,我当时就濒临崩溃了。我和小向说:"我做不下去了,我想今天马上离开这里。"他看我状态很不好,就安慰我说可不可以再坚持一个星期我们再一起走。我瞬间就情绪失控了,竭斯底里地大声说:"你可以坚持你就坚持吧,我是一刻都呆不下去的,我下班马上就搭车离开,我永远都不想来这种地方了。"此时,我完完全全崩溃了,想逼自己不要哭,但是眼泪已完全不受控制,小向被我吓到了,马上答应我说下班联系一下老师和父母,然后就一起离开。整一天我都在情绪极度低落的状态下工作的,被动接受主管的工作安排,每项工作都做得很慢,只想着拖时间好下班,然后离开这里。

就这样熬到下班,我们吃完饭,三个人来到一处空地上。小向开始和家里人打电话,我和小蔡坐在地上聊天。小蔡知道了我的情况后表示理解,他说毕竟从小生活环境不同,他家养有几头母猪,来猪场觉得挺好的,能学到很多东西。而我从没接触过这些,又不喜欢这个专业,难以接受是正常的。我们聊到了以后的想法,他提到以后出来工作难免遇到各种困难,如果每次一遇到就想着躲避和退缩,那注定什么事都做不好。听了之后觉得自己很软弱无能,内心很复杂。就在这时,小向那边情绪很激动,感觉他在和谁吵架,等他气愤地挂了电话。我们过去询问,他很生气的说他和父母吵架了,他爸妈不同意他只实习一天就想走,他爸还放狠话说除非他病倒了还是出事故了,他才会开车过来带走他,否则,别想离开猪场。他有些情绪失控的说他对不起我,没能和我一起离开猪场。

突然间,我觉得自己好没用,一个小小的猪场工作就让自己受不了,以后谈何工作,谈何立足社会?再想想小蔡和我说的一番话,小向为了我和父母吵架。我明白了我该怎么做了。我起身和他们两个说,我们回去洗澡吧,今晚早点睡,明天还要好好工作呢。他们有些惊讶的看着我,我笑着说,我一点都不想回去,这里实习挺好的,然后大步往生活区走去。内心有一个声音告诉我,坚持下去,你会得到不一样的成长。

第三天,当阳光开始照向猪场,我们已经忙碌在猪场里了。主管开始教我们给母猪接生,仔猪剪牙,补血,断尾,还有技术含量高一点的产后母猪输液。我们很认真的看着主管示范,争着自己尝试。特别是给产后母猪输液,从耳缘静脉进针,明明看到血管,但进针后就是没有血出来,一拔出针头就出血肿了,看了挺心疼那些母猪的。还有些母猪比较活跃,你一进针就甩头,不得已只能用绳子套进牙齿,把它整个头绑在柱子上。与母猪的力量博弈对我们也是很大的挑战,如果套住牙齿没能快速把它拉到柱子边绑上,就有可能被它反拉回去,就输不了液了。接下来的十几天,我们俩每天给十几头产后母猪输液,两个人配合越来越高效和默契。早上到产房先配药,接到哪一栏的母猪生了,我就去拿药,小向抬着输液用的工具就赶过去。我笑说他像乡村的赤脚兽医,而我就是他助手。顺利地话20分钟就可以为一头母猪输完液,赶往下一头。做到后来,我们干脆一人负责一头,2头母猪同时进行,效率大大提高。连主管都说我们帮了他不少忙,他说如果没有我们过来是实习,由于人手紧缺,他们只能挑产完仔比较虚弱的母猪输液,做不到每一头母猪都输液,但我们实习的半个月,基本把每天产仔的母猪都输液了,大大增强了母猪的抵抗力。

就这样,不知不觉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我们的实习也结束了。临走时,猪场的员工都跑到院子来送我们,黄经理也热情的说,这次实习时间比较短,欢迎我们下次再过来。带着满满的收获和一份别样的心情,我们踏上回家的路程。一路上,我们讨论着在猪场学到的东西。但我更想说,实习第二天晚上那个蜕变,才是我这次实习最大的收获。猪场,蜕变,成长。想到一个成语——化茧成蝶。动物如此,人,又何尝不是在蜕变中成长的呢?

作者:傅叶琪   佛山科学技术学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