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实习生涯(陈振滨)

2013-11-06 11:16:54   有人参与

2012年9月底至2013年1月中旬,我在广东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实习。实习内容为协助老师在实验室里的一系列实验,主要做的是植物组培的工作。......

 

2012年9月底至2013年1月中旬,我在广东省农科院花卉研究所实习。实习内容为协助老师在实验室里的一系列实验,主要做的是植物组培的工作。

第一天进入实验室的时候,于老师的诚恳就深深地打动了我。亲自给我和另外一位也是新来的同学讲解并教授实验的原理和实验操作步骤,连培养皿的洗涤都亲力亲为。他说希望我们可以帮他一个忙,协助他把实验做好。想象中他这个地位的人会有的架子与清高一点也没有,反倒给人以务实而亲切的感觉。我当即在心里暗下决定,这个学期都要在这里干了。

刚开始的几天,对实验的新鲜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干劲,我照着老师先前授予我们的方法做,在保证不出差错的情况下尽力提高接种的速度,成就感让我不觉得累。然而几个星期后我渐渐对重复枯燥的实验感到厌倦,支撑我只有先前答应老师至少做两个月带给我的责任感——我不能失信于人,亦不能草率应付老师派给的任务。

回过头反察我来实习的动机,只是为了能在毕业前取得一张实习证明,我对和我一起来的同学说,只要有实习证明,补贴有没有也无所谓。并不是对组培感到兴趣,不是想要提升自身的实验动手能力,仅仅是为了那一纸实习证明,给我将来找工作增加一个砝码。

我开始反思自己。既然无法从生活中完全彻底地脱离,逃开这让我感到倦怠的境地,那么我就要学会改变自己,去发现并享受实习带给我的种种可能。

我在周四晚定好第二天起床的闹钟(每周实习时间为每周的周五和周末,总共3天),不再晚睡为了次日可以准时起床,这样就不会因为担心迟到而匆匆忙忙甚至没有时间吃早餐;在从宿舍到农科院15分钟的自行车车程里,我放慢车速,看蓝天白云,路边的红花绿树,听鸟叫,在唯一的红绿灯路口遇到穿着校服的高中生,感受他们身上散发的青春朝气,不觉中身体里蓄满了力量;抵达农科院的时候,不再走侧门而是从大门进入,学着微笑跟值班的保安叔叔打招呼。我默默告诉自己,我将在这里把课堂学到的知识付诸实践,接触并学会在课堂上没有的东西。

周末于老师有空的话会来和我们一起配培养基或接种。有天和他一起坐在无菌操作台前,聊着聊着他突然就说:"可能是我瞎想吧,我们所在的世界,整个宇宙,有没有可能是这样的——在宇宙之外,存在比我们大得多的物种,宇宙只是一个像我们一样的'人'不小心打翻了一个杯子溅出来的一滴水,整个宇宙在他们的世界里只不过就是一滴小小的水,而我们就活在这滴水里。"我先是错愕,反应过来明白了老师的意思后,笑了起来。

于老师还给我们讲他大学的生活,他的考研,以及和老婆——大学同学后来考研也在一起,现在结婚了工作都在农科院,的那些事儿。他带着些许神往的表情说,那时她成绩非常优秀考研是专业的第一名,比他要好很多,"但是论动手能力的话,我要比她强一点。"听到这里的时候,我看到于老师脸上掠过的那一丝看似心虚又像小孩子说错话怕被拆穿的神情,我笑了,心想在家里,他一定是个"妻管严"患者。

更多的时候,于老师周末是不来的,出差或者开会,有时还要去花卉基地干活。有天另一个实习生临时请假了,为了完成前一天老师交给我们的工作量,我不得不起得比以往更早。周日的农科院静悄悄的。我用老师给的卡刷开四楼实验室走廊的门,走进实验室着手准备接下来一整天的工作。那一刻,我心里有"农奴翻身把歌唱"的兴奋感,对于老师这样放心地放手让我一个本科生独自一人干活心生感激。我必须不能辜负老师对我的信任。那天我在实验室待到晚上7点多才完成工作离开。最后摘下手套站在操作台前,看着地板上被我一组一组摆得整整齐齐的培养皿,巨大的成就感像室外的夜晚一样把我包围。一瞬间我像小学考试时拿了100分的孩子,不禁期待起明天老师看到我今天的成果后对我的表扬。

随着期末的临近,元旦假期再去了一天后,我的实习生涯就宣告结束了。大四上就要开始毕业论文的实验,我无法再在农科院继续待下去。最后那天从农科院走出来,天还没黑,傍晚的风凉凉的,深呼吸后大大地呼出了一口气,还会再来的——于老师要求我们在期末考试后再来一趟,教一下新来的实习生,完成接洽工作。所以我并没有在心里对待了3个多月的实习单位做告别,却不知那天是我在农科院的最后一天了。期末考试后接到于老师的电话,告知我新的实习生来的那天他有空,我们不需要过去了。如同所有在平常不过的通话一样,末了我跟老师说再见,然后按下了手机的挂机键。

这一次,我也没有在心里对我的实习生涯做一场虚张声势的告别。

是在寒假的某一天,夜里在家中的大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的时候,想起了我业已过去的大三,然后我想起了在农科院实习的那些日子。在那里,我学会了配制培养基,知道接种的操作步骤和注意事项,懂得怎么使用灭菌炉,温习了在学校里做过的DNA提取实验。。。。。。还有什么吗?我想。我学会了于老师对待实验一丝不苟的态度,得到了他和气的对待,得到了他的信任和认可——这些对我来说,显得尤为珍贵。而我突然惭愧地发现,在最后的那通电话里,我甚至忘记了对他说一声"谢谢".

记得有一个天气晴好的上午,我和于老师在实验室里配培养基,他问我接下来有什么打算,要不要考研,毕业后想要去哪里。梦想这样的字眼说出来总会让我感到尴尬,我支支吾吾答不上来,只说我想回到家乡工作。接着他转移了话题,跟我说起了我的家乡,漳州的水仙,平和的蜜柚,和安溪的茶。我绷紧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我有我的兴趣和追求,从踏上高中的那个9月起,梦想就在我的心里扎了根。这些年过去,梦想已经在我的心里根深蒂固,枝繁叶茂。时至今日再次回首实习的那些日子,我再次确认并坚定了心里的追求,坚信只有信念不死,生活才有希望和乐趣。

实习的日子早已过去,成了记忆电影里的一段。尽管我的梦想不在实验室里,然而现在,我要感谢实习的那段时光,是它让我在倦怠的时候,学会了如何与困境一般的生活相处,在其中发现生活的可能与安生之道。谢谢端重又平易近人的于老师,他教会我的东西以及对我的信任,我会在将来的日子里,把它们带给更多的人。

那么,再见了。就算是宇宙这滴小小的水里的一个小小的分子,也要以自己的姿态,为梦想而蒸发。我重新出发了,走我的路。

投稿人:陈振滨   学校:华南农业大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