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场实习的几件小事(黎国森)

2013-11-06 11:35:36   有人参与

在华农大一眨眼便已走过四年,经过这些年的磨砺,终于迎来了"亮剑"的一刻——毕业实习。带着期待又略彷徨的心情,我和H、B两位同学一起来......

 在华农大一眨眼便已走过四年,经过这些年的磨砺,终于迎来了"亮剑"的一刻——毕业实习。带着期待又略彷徨的心情,我和H、B两位同学一起来到了梅州SY猪场,开始了我们为期三个月的实习之旅。

欢迎的盛宴

到猪场的第一天晚上,整个猪场的热情之火似乎已经被我们的到来点燃了。傍晚快要开饭的时候,猪场的员工陆陆续续地从生产区归来,看见我们几个人在生活区的篮球场打球都议论纷纷,其中有几个年龄跟我们相仿的员工还跟我们一起打球。娱乐室里放着歌,声音贯彻整个猪场,人们三五成群地进行各种娱乐活动,好不热闹。

到晚饭时间,我们向饭堂走去,饭堂的阿姨却让我们去生活区另外一边的宴客厅和场长他们一起用餐,于是我们跟着一群生面孔去了宴客厅。宴客厅里有一张大圆桌,内部装修得跟豪华餐厅的包房一样。圆桌上已经摆满了各种"野味",那些食材都是来自于山坡上自由奔跑的猪,树林里东奔西窜的鸡和山泉水池塘里养的鱼,对于吃了几年饭堂饭菜的我们来说,用"野味"一词来形容它们恰到好处。众人坐毕,场长首先致辞欢迎我们的到来,然后给我们一一介绍同桌的其他人。原来这些人都是这个猪场的管理层的干部,他们之中有越战的老兵,有毕业不久的中专生,各有不同的人生经历和故事,但是他们热忱的面容下都写着一个共同目标,那就是好好招待我们。他们轮番"进攻",不断地给我们夹菜倒酒,在你来我往的敬酒中,我们享受到了从未有过的礼遇,就像是凯旋的将军在接受万众的恭贺和祝福,心早已飘飘然的我们已经将师兄师姐诉说的那些艰苦和寂寞抛之九霄云外。那天晚上之后,我们就很少见那宴客厅用来接待客人,即便是领导或者股东。而自那晚以后我们在这里也有个通称——大学生。

领导的检查

七月某个晚霞很美的傍晚,大家正在饭堂吃晚饭,同一饭桌的员工都在分享着一天工作的点点滴滴,欢笑声中,场长突然站了起来。他站姿不是很端正,身体歪向左侧。他身上总会带着一股跌打药膏的味道,那倾斜的身体似乎也在诉说着他艰辛的过去。只见他用一口客家话口音很重的普通话跟大家宣布着一些事情。干了一天体力活的我又累又饿,在埋头狼吞虎咽的时候隐隐约约听到离我最远一桌的场长说道"……验收……领导检查……除草……加班……".我不懂在猪场加班的形式如何,便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用眼角的余光来观察邻桌的同事是什么反应,只见他们面无表情地吃饭,活像个木头人。大家都很沉默,只能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和场长的声音,于是我抬头看场长,只见他双手在胸前合着,像是两掌合并又像是抱拳,讲话断断续续,不时轻微摆动身体将重心落在不同的脚上。他的整个讲话让人感觉缺乏一点作为场长的自信和威慑力。

不管听明白通知的还是没听明白的,第二天所有员工都被叫到了猪场的道路两旁,人手一把镰刀。那时是中午一点半,晴空万里,气温高达36度,你能想象的所有艰苦条件几乎都齐全了。白天的工作很辛苦,晚上为了慰劳大家,晚饭加菜了,还有啤酒喝,虽然大家都很疲惫,但是脸上却都带着一丝轻松和喜悦。

阿姨的热情

H君是个阿姨蜜,很喜欢和阿姨聊天。我们的实习时自由选择岗位,一段时间后再另选岗位。B君和我分别留在了C生产区的产房和配怀室,而H君选择了B生产区的产房。那个产房只有李阿姨一个人打理,有了H君的帮忙,简直让李阿姨乐开了花。果不其然,H君也和阿姨聊得甚欢。就在我们要轮换岗位前不久的一个晚上,H君敲开了我和B君的门,说阿姨做了"仙人粄"要请我们吃,我和B君都知道或许阿姨有意让我们去她岗位帮忙,有点犹豫但盛情难却,我和B君还是去了李阿姨寝室。李阿姨和她丈夫二人都十分热情地招待我们。自此之后李阿姨还经常请我们吃东西,但最终我和B君都没有去李阿姨的岗位,因为我们都已经事先定好了计划,打乱计划会影响我们目标的完成。

事实上猪场里的员工对我们都非常热情,也很希望我们能到他们的岗位上去,一是因为我们活泼的性格和新鲜的思想能冲淡他们工作的单调乏味,二是知识丰富学东西快的我们能大大减轻他们工作的负担。但刚从学校出来的我们真的很不擅于处理这些"热情",生怕有一天两边都要帮忙的时候自己不能分身做到两全。

与场长的谈话

来实习一段时间后我才意识到了大学教育给我带来了什么,那就是逻辑的思维和据理分析的能力。猪场员工的文化水平普遍不高或者很缺乏畜牧兽医的知识,可似乎每个人都有一套自己的做事方法,只是很少人能对他们自己的方法说出个所以然来,有些甚至能将一个错误的操作练得非常熟练,不知从何纠正他们的错误。

有一天和场长交流仔猪护理的一个错误操作的时候,他道出了现今猪场普遍面对的困境。面对工作单调、工作环境封闭、工资水平不高的现状,猪场的员工呈现年老和年轻两种反差,加之文化素质不高,流动性很大,猪场员工的管理比生产管理更为困难。他接着又说其实那些问题也已经强调过很多遍,但是过多的强调或者批评员工又怕造成员工的流失。

通过与场长谈话,我渐渐地明白了为什么场长跟大家宣布通知的时候会缺乏一点自信,也感觉到了专业的人员管理对于猪场的重要性会与日俱增。

结尾语

来猪场实习被问得最多的一个问题是我毕业后会不会在猪场工作,对于这个问题我没有给过很肯定的回答,没有发生的事情谁又能很肯定呢?至少现在我很享受跟那群可爱的猪相处的时光还有那傍晚山边美得令人窒息的晚霞。